惊魂小说《阴阳风水事》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第2章 啸山鞭
  突然,贾二贵的嘴里呼出一团黑气来,同时仰头向月。

  “不好,管不了那么多了。”爷爷喝了一声,手提伐木用的开山斧,快速窜过去,一斧就将贾二贵的脑袋割了下来。

  随着脑袋的割落,贾二贵全身的骨骼,就像失去了支撑和连接,哗啦啦散落了一地。

  爷爷把斧子一扔,对银花说道:“明天我帮二贵扎个坟,你把二贵安葬了吧。”

  对于贾二贵私自去后山的事,爷爷在那件事后只字未提。但是村里人都知道私闯后山的后果,对于后山别说去了,就是谈起来都唯恐牵扯到自己,这后山倒是清净了。

  爷爷一如既往地每逢初一十五去巡山,每次都让我留在山神庙,从来不会带着我。

  在我眼里,后山不至于那么可怕,不然爷爷怎么经常出入而毫发无损?

  但是后山到底有什么秘密?我为什么要一直睡在棺材里?爷爷去后山为什么不带着我?

阴阳风水事已完结,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心痛文学 回复:阴阳风水事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这些疑问之间,是不是还有什么关联?

  这一切的一切,我想是因为我年龄还小,如果等我到了十八岁,谜底会不会到了要揭开的时候了……

  发生白骨托头的那件事,是在我十五岁那年。

  转眼三年过去了,我也十八岁了。

  由于发生了这么一件恐怖的事,这三年间的确没人再敢偷去过后山。但是爷爷和村民之间却少了以前的那种融洽,多了很多矛盾。这从村民看爷爷和我的充满敌意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

  我是知道其中原因的,最近三年,周围的林区资源愈加匮乏,唯有爷爷的后山,由于这些年一直没怎么开采和利用,被爷爷养护得很好,大家都觊觎爷爷的山呢。终于,村民们鼓动村长吴有德出面,试图说服爷爷让出后山,为村民造福。

  老村长两年前就病死了,吴有德是新上任的村长,他来找爷爷,说爷爷当初并没有和村里签协议,后山是属于村里的,不是属于爷爷个人的。

  爷爷一听就火了,把桌子拍得啪啪响,指着吴有德的鼻子骂道,当初的确是没有字据,但是是当时老村长当着全村老少爷们的面儿包给我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证。而且贾二贵的事才过去三年,你们就动了歪心思了?不信邪的,你们尽管去后山,看看会不会比贾二贵死得更惨?你看我这次还管不管你们的死活?

  吴有德的脸被爷爷骂得一红一白,其实我知道爷爷说的那个老村长包给他后山的理由并站不住脚,毕竟官凭文书私凭印,没有白纸黑字,你说出龙叫也没人会认账。真正让村民惧怕的,还是后面的理由,贾二贵的事相信对村民来说,还是心有余悸的。

  吴有德被爷爷骂跑了,我知道这事不能完。但是我也知道爷爷绝对不是小气的人,这么些年,我们也没从这个后山捞到任何好处,可是他就死守着后山不放,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从吴有德走后,我发现爷爷一直若有所思,他把上香的时间改为每天一次,每天上完香,就叼着旱烟袋,冲着后山的方向发呆,他每天的话很少,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直到我十八岁生日那天,爷爷一反常态地炒了四个菜,弄了一壶烧酒,拉着我坐下来。

  爷爷这几年明显见老,虽然还不到七十岁,平时也刻意地挺着腰板,但是身体已经佝偻起来了,头发和胡子也变得灰白,乱蓬蓬的。看到他的样子,我不由地心疼。我是爷爷一手带大,对于我的父母,爷爷缄口不言。村民们也好像是避讳着什么,从来没人跟我提起我的身世。

  爷爷给我倒了一碗烧酒,我连忙推脱。这些年爷爷对我管教极其严格,从来不让我碰烟酒的。

  爷爷一摆手:“伢子啊,你十八岁了,已经是大人了,可以陪爷爷喝酒了……”

  我叫梁森,爷爷一直都称呼我为伢子。我捧起酒碗喝了一口,顿时被那辛辣的酒呛住了。

  爷爷拍着我的后背,一字一句地说道:“伢子,过了今晚,你就不用睡那棺材了……”

  “啊?真的?太好了……”我听了很兴奋,因为在我看来,睡棺材的不是正常人。我要做个正常人,不然村里的人见了我,一直都叫我棺材子。

  “你没看见,那棺材有变化了吗?”爷爷问道。

  我点点头,的确如此。我睡的那口小的黑漆棺材,最近在棺材壁上,出现了几道裂纹。那裂纹越来越大,现在已经裂开了几道口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月光都能从那口子射到棺材里来。

  “快些吃完,早点睡吧。明天跟我去后山。”爷爷说完,一口将剩下的酒倒进嘴里,转身进了他的那口棺材睡去了。

  我收拾了碗筷,觉得爷爷今天有点不对劲。爷爷为人并不古板,平时对我也是嘻嘻哈哈,有时候甚至开一些不大不小的玩笑。今天态度明显郑重了许多,而且明天居然要带我去后山?难道真如我之前想的,到了十八岁的时候,就是谜底揭开的时候?

  第二天一大早,爷爷看起来精神好了许多,容光焕发的。

  他先是照例在供案上点了三支香,拜了几拜。山神庙的门开着,不可能一丝风都没有,但是那三支香的烟气,却笔直升起。

  我看得新奇,便问爷爷:“爷,你这每天拜的是哪尊神啊?怎么上面没有神像?”

  这问题我也曾经问过几次,爷爷都没回答我。今天爷爷像是回应着我的问题,又像是自言自语:“山神庙里,供的当然是山神爷了……”

  爷爷话音未落,就见那三支香正烧着,突然齐齐地从中间折断了。

  我看到爷爷的身子一震,像是瞬间苍老了许多,那挺直的腰板,也再次佝偻了起来。

  爷爷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动作虽小,却被我看在眼里。

  爷爷沉默了一会,挥了挥手:“走,伢子,进山……”

  爷爷背了个包,提着他自己那把开山斧,带着我进了后山。

  这还是我记忆中,第一次进入后山。整个后山的范围,被爷爷用铁丝网给拦了起来。我们进山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

  整个后山的空气清新无比,到处都能听到鸟鸣,真正的让人心旷神怡。太阳初升,将后山的一条小路照得光灿灿的。

  但是随着后山的深入,一切就不像开始那么美好了。越来越密的林子出现在眼前,而且四周随处可见荒弃的坟冢,还有很多不知名动物的尸骨。

  看到这些我不由得紧张起来。

  爷爷将那开山斧让我提着,自己从腰里扯出一条黑皮鞭子来。

  这鞭子通体黝黑,鞭体抖开足有五米长。我从来没见爷爷拿过这条鞭子。

  爷爷将那鞭子唰地抖到了空中,我看到一个鞭花在空中抖开,随即啪地一声脆响响彻山谷。

  爷爷随走随甩,将那五米多长的鞭子抖开如玩物一般。

  啪啪的鞭哨声,在后山响个不停。而爷爷脚步不停,带着我一直绕着后山走,足足走了一个上午,到了中午的时候才稍微停歇下来。

  爷爷找了一个高处的山石,从背包里拿出干粮和水让我吃,但是看着没有回去的意思。

  我得空问爷爷为什么要在后山甩鞭子?

  爷爷笑了笑,告诉我:“这是啸山鞭,是向后山的精灵们发个讯息……”

  我不知道爷爷所说的精灵,是指后山的动物,还是指什么?

  接着爷爷叮嘱我,“伢子,下午看到什么千万不要大惊小怪。”

  爷爷说这话的时候,十分严肃,这让我的精神顿时紧张起来。
u=624058379,2499390139&fm=173&s=5DB62CD54C11CEC05020F1170300F0D5&w=639&h=399&img.JPEG

阴阳风水事已完结,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心痛文学 回复:阴阳风水事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第3章 蛇立香 猫坐朝
  爷爷甩了一上午的鞭子,好像很累的样子,下午就一直躺在那山石上睡觉。我一个人也不敢乱走,便也趴在山石上注意着林子里的动静。

  突然我听到了从山石下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我一愣,发现在山路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蛇。

  那些蛇大小不一,粗细不等,色彩斑斓,它们扭动着身体,正朝着后山的一个方向游走。

  那些蛇像是在忙着赶路,根本就不多做停留,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们,又像是它们感受到了更可怕的东西在躲避一样。

  那密密麻麻的蛇群,从山石下面游走过去,我看得身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爷爷自始至终都在睡觉,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了晚上。蛇群才逐渐变得稀稀拉拉的,直到一条蛇都看不见了。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整个后山的蛇都奔向了那个方向。

  等到月光初上的时候,爷爷终于醒了过来。

  我迫不及待地将我看到的情况告诉爷爷,爷爷却摆摆手,抬头看了看天,低声嘀咕道:“如果猜的不错,应该就是那个地方了。”

  爷爷说的很笃定,带我跳下山石,沿着曾经蛇行的方向奔了下去。

  顺着山路跑了一阵,大概有三五里的距离,前面出现了一片树林。

  结果我跑到近前才发现,那树林只有外围的树木遮挡着,里面是一片稍微平坦的空地。

  我们躲在一棵树后面偷看,此时月光正照下来,将那片空地照得清亮一片。

  而在那空地的中间,密密麻麻遍布着那些蛇。而此时,那些蛇正同时摆着一个奇怪的姿势。

  那些蛇的身体全都笔直地树立着,蛇头冲着天,蛇信一颤一颤。

  我从来没见过蛇会做出这种动作,自是看的胆战心惊,转头看爷爷。

  爷爷一脸凝重,低声说了一句,“蛇立香。”

  “蛇立香?”我听了这句话,再转头看向那些蛇,果然发现它们的姿势远远看去,真的像是在空地上插上了无数支佛香。

  这太诡异了,粗略估计这些蛇没有一万条,也有几千条。难道后山的蛇真的都到了这里?它们这是要做什么?我心里猛生出无边的恐惧。

  爷爷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瓶,从里面倒出一些绿色的粉末,让我抹在鼻子下面。那粉末我闻着有些腥味,不知道是什么做的。这个时候我也不好多问。

  此外爷爷并没有下一步的行动,只是带着我继续偷看着。

  那些蛇立了大概有十多分钟的时间,这时从树林的另一侧,传来了一阵怪叫声。

  那声音猛一听像是什么野兽在叫,可是叫了两声之后,我却听着更像是一个小孩子在撕心裂肺地哭。

  本来今晚月色很浓,再加上我的眼睛也逐渐适应了这个光线。所以空地上发生的一切,都被我看在眼里。

  顺着那怪叫声望去,我惊愕地看到了更为诡异的一幕……

  从树林的另一侧,先是有绿莹莹的光显现出来。

  那些绿光一闪一闪,我猛地意识到可能是有野狼之类的野兽出现了。

  可是,随着那些绿光越来越近,我惊愕地发现出来的并不是什么野兽,而是一只只的老鼠。

  说是老鼠,但是个头要比普通的老鼠大上几倍,身上的鼠毛光滑发亮,眼睛里凶光毕露。我看到这些老鼠,身体不由得一颤,下意识地想退出树林。

  爷爷一把大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低声说道:“伢子,没事,看着。”

  我点点头,继续看着那些肥大的老鼠排成了两排从树林外面鱼贯而入。

  等到它们涌进空地,我才发现,它们每个老鼠身上都担着几根木枝,树枝又组合成了一个木排,在木排上面竟然端坐着一只黑猫。

  那黑猫的个头还没有老鼠大,但是端坐在木枝搭成的木排上,头高高地仰着,眯缝着眼睛,尽显王者之气。

  那黑猫不时发出一声嘶叫,叫声就是刚刚我们听到的类似小孩子的哭声。

  黑猫虽小,却能役使着这么一大群老鼠,看着那些立着的蛇也对黑猫俯首称臣,显然黑猫不是普通的黑猫。

  那些老鼠将黑猫抬到空地的中心地带,黑猫一窜就跳下了木排。

  这时那些老鼠,卸掉了身上的木枝,在空地中间屁股朝内,脑袋冲外围成了一个圆圈。

  我看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些老鼠是要做什么?

  那黑猫蹲在一边,突然再次仰头叫了一声。那声音我听起来,只感觉身上发麻。似乎那叫声中有着十足的威慑力,刺得人耳膜发麻,让人心慌。

  那几只老鼠听到了叫声,身体同时如筛糠一般抖动起来。它们的后腿同时发力,拼命地向后刨着地面。

  很快,地面上尘土飞扬,那些老鼠居然是在向中间攒土。

  只一会工夫,在那群老鼠的中间就攒成了一个半人高的土堆。这时,那只黑猫唰地窜上了土堆,再次发出一声嚎叫。

  叫声一起,引得那些老鼠匍匐在地,鼠头频点,似在膜拜,又似在敬服。

  那黑猫心安理得地居在土堆之上,眼睛闪着荧光,胡须如同钢针支楞着,犹如一只草头王,在受万臣膜拜。

  土堆之上的草头王黑猫、拜服的群鼠、再加上四下里插满的蛇立香……整个场面诡异至极。树林里鼓起来的风,阴冷阴冷的,吹得我脸上生疼。我大气也不敢出,屏住了呼吸。

  接下来,那黑猫连同下面的老鼠,开始仰头,对着天空的月亮,像是大口吸食着什么。

  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那黑猫再次嘶叫了一声,在原地直上直下地蹦跳起来。跳了又有二十多分钟,它唰地窜下了土坡,身影一闪,便从树林中遁去了。

  那些老鼠重新动作起来,将那刚刚攒起来的土堆重新推倒了。那些像是僵住的蛇,也瞬间活了过来,连同那些老鼠从树林里遁走。

  悉悉索索的声音一过,只一会的工夫,树林中间的空地上,就空无一物了。

  我转身看爷爷,发现他的鼻子下面也抹着那种绿色的粉末。

  “爷,这什么东西啊?怎么一股腥臭味?”我指着那东西问道。

  “这是一种草鸡的鸡屎晒干之后的粉,抹在鼻子下面,能够掩盖住我们呼出来的气,那些草精就不会发现我们。”爷爷解释道。

  “啊?鸡屎?”我赶紧一把抹去鸡屎粉,只感觉一阵阵地反胃,“爷,那黑猫还有老鼠,蛇啊,都是什么来头?草精?”

  “老林多精怪,很多自行修炼,但未修成草仙的精怪,便称之为草精。这些草精鬼灵异常,咱们刚刚看到的蛇立香,鼠抬辇,猫坐朝……都是草精所为。伢子,跟我来。”

  爷爷带着我进了树林深处,走过那片空地,直接站在了刚刚那只黑猫端坐的位置附近。

  那里的土很松,显然就是刚刚被老鼠扒过的。

  爷爷从背包里摸出一把铲子递给我:“伢子,从这地里往下挖。”

  我虽然诸多疑惑,但是不再多问,拿过铲子,从那块地里挖下去。由于那土刚刚被老鼠扒过,所以很松散,挖起来并不费力。很快我挖下去了大概有半米多深。

  突然铲子向下碰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一声闷响。爷爷赶紧止住了我,直接用手向下刨去。

  爷爷徒手刨土,将周围的浮土挖开,下面的东西逐渐露了出来。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阴阳风水事已完结,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心痛文学 回复:阴阳风水事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69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