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如此小说TXT在线全文免费阅读_青春如此小说无弹窗完整版连载

青春太短,你好难忘。我在青春年少的时节爱上了陆涛,此后他成为了我一生中最大的笑话。

青春如此

第十五章

我始终都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除了她们两个人以外的任何人,包括周宏宇他们。我觉得那是没有必要的,因为我根本就不打算承认这份感情,或者是因为我不想失去周宏宇这个喜欢我的男生。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种心理叫虚荣心,可怕的虚荣心。

展胜明也很守信用,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或者是他告诉了哪些人,但是我不知道。他也不敢要求我做什么,只是像以前一样地给我写信,因为他知道即使他要求我做什么我也不会做。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他真的在开始好好学习了,他的理科好像是他的强项,他的成绩也进步得很快,只是他没有持续下去的恒心和毅力。我则一直在鼓励他,在自己前进的同时,也驱动着他的前进。

我真的以为,我们可以一直那样,互不干涉,但又互相牵连,但是却淡薄、简单地一直过着,一直过完初三,接着毕业,接着分手。

却不知,我在我的以为里无视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种亘古不变的微妙感情,也是很多人意识不到的日久生情。

几年后,一个朋友跟我说:“其实日久生情的感情是可能发生的。”

我笑着回答:“是啊,其实日久生情要比一见钟情现实的多。”

是的,我相信,日久生情。

在答应成为展胜明女朋友后不久的那一个月里,我们确实互不相干地过着,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着以前的生活轨道。

我觉得这样很好,也从来没有想要去改变,但是有时候别人会帮你改变许多的东西。

在我们那么多的信里,我逐渐地了解了展胜明这个人。他不是一个安分守纪的人,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十足的混混。原来他的转学是因为在原来的学校打架,偏偏那个学校的校长就是他的一个舅舅却也无能为力,刚好我们学校的一个讲师也是他的舅舅,因为对姐姐的怜惜所以帮助了他,理所当然的他就成了我们班的一份子。

一直以来,我的世界里就没有混混的说法,我讨厌那些人,也讨厌那些和他们有关的人,那种思想随着二哥的变坏,就像一颗种子种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枯萎。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我那些腐坏日子的结束,那些生根发芽的厌恶好似季节里要凋零的花在慢慢地老去,当时机成熟的时候就会枯萎,再也不会重生。

在知道展胜明的那些事的时候,感受着心里的变化,承受着应有的波澜,时至那时,我才知道,那种思想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枯萎了。

我不知道是社会的力量,还是喜欢的力量。

“大脑壳,你是喜欢上他了。”这是毛敏跟我说的话。她还说,“只有你喜欢上了他,你才会彻底地摒除你心底里对那些人的厌恶,因为你想接受他。”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只是把他当做朋友来看待的。”我着急地解释着。

“姐,你不要再欺骗自己了,解释就是掩饰。你那么着急,只是害怕别人知道你喜欢他而已。”连暮雪都看懂了我。

唯独我自己不明白自己。

我一直摇头,一直摇头。

我不喜欢他,我真的不喜欢他。

我喜欢的是周浩,一直都是。

我不敢承认这个已经是事实的事实,我一直都坚信我喜欢的人是周浩,那个我暗恋了很长很长时间的人,我一直坚信我对他的喜欢是不会改变的,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但是,那只是我自欺欺人的坚信。

咸阳国中是一个全封闭的学校,每四个周会放一次假,每次放两天。我通常在那个时候都不会回家。沪离山城远,坐车都要浪费很长的时间,我也不想去姥姥家,每个月的那两天我都会呆在学校。寝室的其他同学也有离家远的也就不会回家,我们就会在那个时候相约去逛街,或者是去爬我们学校周围的山,或者是呆在寝室做点别的事,或者是呆在班上里看书。

可是总会有那么一个月或者是几个月的时间里只有你一个人。一个人的时间总会是自由的,但是自由到让你觉得孤单。

我记得的那个月就是这样的,只有我一个人。空荡荡的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自由到让我孤单。

在寝室呆得烦了我就去班上看书,班上里也空荡荡的,但是比寝室强了很多。我打算在寝室窝一天,接着再回寝室睡觉。

决定了以后,我就一直坐在班上里看书,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过,直到有一道身影掠过。我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窗外,觉得刚刚的那个身影有些熟悉,难道是他?但是很快我就给否决了,他说过他要回老家的,不可能出现在这的。我又继续看书,再也不理会那道烦人的身影。

“吱”的一声,是开门的声音。我有些奇怪地抬起头来,这个时候谁还会来班上啊?可是抬起头来的时候我就傻眼了,那是他的笑脸,他正往里走呢,他一直看着我,我看着他的笑容竟然觉得很开心,或者是兴奋,见到他的兴奋。我感觉的到心一直在“砰砰”地激烈跳动,像是在不停地告诉我它的喜悦。

“我来拿点东西,没想到你在。”他看着我说,接着径直走到我的桌前看着我。

“我在寝室无聊,接着在这看书。”我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那是我第一次因为他羞涩。

“你没回家啊?”

“没啊,不然干嘛在这啊?你不是也没回吗?”和他说话的时候,我一直都不敢看他,那种心理像极了我第一次跟周浩说话时的羞涩。

“本来要回的,但是我舅舅叫我别回了,我就没回了。”

“我是一直都很少回家。”

“哦。你们寝室就你一个人吗?”

“恩。”

“你不害怕啊?”

“还行,白天就在班上里看看书,晚上回去就睡,也没什么,习惯了。”

“怎么不出去逛逛?”

“无聊,也不知道逛哪儿去,大多数地方都逛过了。”

我一直都没有看他,却突然感觉到他在我的旁边坐了下来。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了,我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是那是欣喜的征兆。

有那么几分钟,我们一直都没有说话,我实在矛盾,既希望他离开,又希望他留下,但是却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这样的寂静让我觉得有那么一点的尴尬。“你不是来拿东西吗?”我抬起头来问他,却看到他在拿着我的一本杂志在看。

他把视线从杂志上挪开,接着看着我说:“是啊,但是我不想那么快回去,就在这陪陪你吧。”

听到他的那一句话,我感觉到脸上有些微微的发烫,原来他是真的因为我才留下来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就像灌了蜜一样甜丝丝的。

看着的书也变得恍惚,突然想起毛敏和暮雪说的话来,原来我是真的喜欢上了他,是真的日久生情了。

不管他曾经怎样的不堪,不管曾经我怎样地喜欢着周浩,也不管曾经我们是怎样的陌生,如今,我是真真正正的喜欢上了他。

不知道是因为他络绎不绝的信,还是因为他绵延的温柔,还是因为他含蓄的关心,反正就那样在不知不觉中,我喜欢上了他。

我似乎是承认了,也似乎是面对了,所以心情也变得轻快起来。

“我要回去吃饭了,你怎么办?”临近中午的时候他问我。

“啊?你去啊,不用管我。”我有些不情愿地说着,似乎喜欢那种被他陪着的感觉。

“你不吃啊?”

“吃啊,我一会会出去吃,你快回去吧。”

“哦,那我走了。”他说完就站起来向外走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竟然有些不舍,落寞的感觉也顿时油然而生。

“下午我还来陪你。”走出去的他又回头跟我说了那么一句,还不等我回答,他就离开了。看着还在晃悠的门,我的心情似乎因为那么一句话的滋润而变得平复了。那一刻,我多么期盼着下午的来临。

那天下午,展胜明的确来了,我也等到他来了。那一天,我过得很开心,虽然我们没有说上几句话,也没有太多深入的话题要聊,但是我知道我的心里是很开心的,那种开心完全超越了平时的开心。

第二天的时候,我还是去了班上,只是希望他还会再来,可以再陪我一天。那个时刻的我们,很安静。没有别人的骚扰,没有别人的闲言碎语,没有别人的猜忌,更没有别人的指指点点。那样的感觉,是惬意,是幸福的。

最后他还是来了,但是他给我的不是静谧,而是让我陪他去买东西。从来没有男生邀我一起逛街,也从来没有和男生逛过街,那时的我觉得只要和他在一起就是开心的,所以我答应了。

我们一起去了沪城,逛了一个下午,具体的也没买什么,就买了一个白色的护腕。展胜明特别喜欢打篮球,他打的篮球也很好,我一直以为那个护腕是为他自己买的。

在回学校的路上,我们一言不发地走着。一步一步,我觉得自己的步子很轻快,或许是因为心情好就没有了压力。

“小肖——”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我回头看着他。

“什么事?”

他朝我走过来,接着在我面前站定。

“把你手伸出来。”

“嗯?”

“把你的手伸出来。”

“干嘛?”我把手伸给他。

他什么也没说,拉起我的手,接着直接把刚刚买的那个白色护腕套在了我的手上,虽然有些大,但是还不至于掉出来。戴完以后,他放开我就朝前走去。

我看着自己的手腕,又看看他,顿时一股暖流流遍全身,我微微一笑,接着也慢慢地朝前走去。

白色的护腕在冬日里柔和的日光的照耀下,微微的闪着耀眼的白光。我低头看着那个雪白的护腕,仿佛看到了在腕上慢慢生成的幸福。

原来,这就叫幸福,简单的幸福。

“大脑壳,你傻笑什么?”方芳碰了我一下,看着我问我。

“没有,呵呵。”我被她的触碰惊得从回忆中醒过来。

“没有?我明明看见了。”她依然不依不挠。

“没有,真的。”我微笑地看着她,企图用笑来掩饰我的内心。

“好吧,不说算了,你继续傻笑吧。”她讥讽地看了我一眼,接着回头做自己的事。

看着她放弃了询问,我松了一口气。

我是真的在傻笑,但是我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告诉她们关于展胜明的事,关于我和展胜明的事。

第十六章

自从那天回来以后,我就一直傻笑。我没有把我们在那段时间发生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毛敏和我的暮雪。我不知道是害怕告诉她们,还是希望告诉她们,我似乎已经在心里承认了我是喜欢展胜明的,但是我却害怕向别人去承认。是因为别人眼中的我一直是喜欢周浩的,还是我根本就不想失去那个喜欢了很久的人?其实我也不知道。有时候,我觉得我的心里真的很恐怖,我真的很可恶,我觉得不管我怎么做,我对他们都不公平,不管是周宏宇还是展胜明都一样。明明不喜欢周宏宇,却不希望失去他给的喜欢;明明承认了喜欢展胜明,却因为虚荣或者是因为那个已经离开的人而不告诉他。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真的很卑鄙。

不知道我是真的想补偿展胜明,还是我想感受一下恋爱的滋味,我和展胜明之间,因为一只护腕的开始而变得渐渐地密不可分了。

那次放假后的一个周,展胜明就开始约我了,不管是约我下晚自习后去散步还是送我回女生寝室,我都答应了。他约的时间也渐渐地从一个周一次到一个周两次,一直延伸到把一个周的时间全部占满。

我心里的蜜也像蜜蜂做的蜜,随着时间的增多越来越满,越来越甜。好似展胜明就是为我做蜜的蜜蜂,我心甘情愿地接受着他织的网,他做的蜜。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

我们的接近好像改变了我身边所有的人,或者可以说是改变了我身边所有跟我关系好的人。

毛敏和暮雪倒是没什么,因为她们本来就是知道的。其他的人,女生还好,只是问问我,但是我还是没有承认我们的关系,只是笑着说没什么,但是越是这样,越是让别人觉得有什么,她们议论的话题要么是展胜明追我,要么就是我们在一起了。似乎好多的版本,但是我也不知道哪一个版本是正确的。

“听闻展胜明在追大脑壳,是吗?”

“好像是吧。”

“大脑壳是一个好学生,你觉得她会答应展胜明这个坏学生吗?”

“我觉得不会,大脑壳好像最不喜欢展胜明那样的人了。”

“是吗?”

“是啊。”

……

“听闻,大脑壳和展胜明在一起了,是真的吗?”

“你听谁说的?”

“反正有人说,我们班好久没有出现谈恋爱的了,他们这一对可是掀起了一股热潮呢。”

“也是,但是大脑壳好像没有说他们好了哎。”

“大脑壳那是不好意思说嘛。”

“哦。”

……

我对这样的议论也不置可否。不管哪一个版本,我都不知道做出怎样的解释,就好像当初我喜欢周浩的事情一夜之间在班上传开一样,我选择了沉默。我清楚我的内心,我不希望承认什么,但又希望承认什么,就是我在害怕得到一些东西以后就会失去一些东西。

因为我清楚得感受到我身边的男生对我的疏远,好似我做错了什么。

“周克华,这个题怎么做啊?”我拿着一个题去问周克华。以前他基本上每天都会来找我讨论问题的,可是这联系好几天他都不来了,就连每次遇到他也只是对我打个招呼,完全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同学,而不是一个朋友,一个我们曾经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这个啊,你等等我看看。”他的态度好的我想哭。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不停地斗嘴,只要我不会做的题而他会的,我就会被他奚落一番,接着我们就彼此奚落对方。如果有一天他不会再奚落我了,就说明我们的关系没有以前好了。

我有些悲哀地看着他,眼里是不解和痛苦。

“这个题要这样做。”他说着就把题递给我,边递的时候边说着。

我没有接也没有听,而是一直看着他,自始至终个他都没有抬头看过我,我就那样一直看着他,委屈的泪水也在眼里打转。我从来不流泪,就是在怎么痛苦,我也不会流泪,但是委屈的时候,我就会酝酿泪水,害怕它流下来。

他见我不理他,就抬起头来看我,并说着“你杂不理我,我说着你没有听吗?”可是在他抬头看到我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惊讶,“大脑壳,你怎么了?”他问我。

我不理他,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到不可思议的表情,不知道是我眼花了还是看错了,我竟然看到了心疼的眼神。我从他的手里接过我的书就回去了,我害怕眼泪掉下来,害怕别人看出我的委屈,我害怕在别人面前流泪,害怕被别人看成是柔弱。

我径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那本练习册,仿佛看穿了眼。

最近安静了很多,真的安静了了很多,以前的萧萧也不再烦我了,即使我们调开了,但是他还是每天不厌其烦地找我借作业,接着开始他长篇的说辞。现在听不到他每天在那儿一声“小肖”一声“大脑壳”的叫我,听不到他总是不停地给我借作业接着不停地在那么唠叨的声音,我竟然觉得有些不习惯。

“萧萧,你最近干嘛不给我借作业了?”

“因为你离我远了嘛。”他笑着对我说,仿佛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是吗?”我看着他的笑容,心里觉得落寞极了。

“是啊,你不是也觉得我烦吗?呵呵。”他还是没心没肺地笑着。

在那一瞬间,我自嘲地笑了,原来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在自作多情。

“是吗?我还以为是你们嫌我烦了呢。”这句话,我说得很小声,小得几乎只有我听得见。

接着我就转回了身体,不再朝着他。我眼神有些呆滞,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好像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不止如此,就连我认为一直喜欢我的周宏宇也不再怎么搭理我了。以前的他总是给我写信,除此之外,还会每天不停地鄙视我,打我,但是现在的他每天宁愿和毛敏、暮雪,甚是是孔玲艳玩也不再来招惹我。我居然再也没有勇气去问他,或许我没有资格问。

还有那个赐予我绰号的周聪也不再是我的笑星了,他成了别人的笑星。

他们都成了别人的那些人。

一直以来,不管怎样的他们,也不管怎样的我们,我们怎样的生活,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怎样的他们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因为有他们,我过得充实,因为他们是我最熟悉的朋友。

因为有他们,我过得开心,因为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

哪怕我们相处得方式是那样的别致,除了打闹就是斗嘴。

但是,我知道那里面还有一份隐藏在心里的关心。

可是现在,因为一个谣言,因为我喜欢上了一个也喜欢我的男生,我就失去了所有的大半部分。

突然,我觉得,这样的感情来得好重,好重。

冬天里,好似除了皑皑白雪之外就没有我喜欢的东西了,一切都是冰冷的。晴天的时候,冬天的阳光是冰冷的,照在身上,都会觉得像刺骨的冰箭直刺心窝。阴天的时候,灰蒙蒙的天,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心肺像生生被抽离氧气的窒息。

好久,好久没有再坐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天空和风景了,因为我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寂寞了。

是的,我寂寞了。

被人冷落的时候,就像突然被别人扔在一个巨大的黑洞里,看不见天,也看不见边,直到绝望到死去。

我虽然还没有绝望到死去,但是也气馁到绝望了,绝望到我快要放弃了属于我的属于展胜明的那份喜欢。

好久好久,除了毛敏和暮雪陪着我,那些我曾经放在朋友行列里的男生都没有再烦过我了,我觉得很安静,安静得可怕。

我独自写着曾经有周克华和我讨论的数学题,独自翻看着曾经有周宏宇教我的物理和化学,独自看着我和周聪曾经都抢的杂志,独自写着曾经有萧萧和我抢的作业,再独自发呆。原来没有他们的吵闹,把我丢在那一堆安静的女生里,没有毛敏,没有暮雪的时候,我就是一个孤独到无助的孩子。

无助到就算我写日记还是会窒息,无助到就算是我看小说还是会梦魇,无助到就是我认真看书也会疼痛。

展胜明问我:“小肖,你最近不开心,你怎么了?”

我回他:“没事,有些烦躁而已。”

很久的时间了,不记得是一个周还是一个月了,我们的关系在一天天的进展,但是还是习惯于写信或者写纸条,或许我们都习惯了,那样会说清楚很多我们面对面说不清楚的事情,也或许是我习惯了,习惯了和喜欢的人这样交谈。

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又是阴天。我轻皱了一下眉头,这样的天气最容易让人心情不好,更何况是本来就心情不好的人。

“姐,你看啥呢?”是暮雪。

我对她笑笑,明知道她知道我不开心,但是还是不想让她担心。

“没有,我烦躁,想舒缓一下心情。”说完我又回过了头,尽管不喜欢看,但是比班上的风景好很多。

“姐,你是不是还为那件事不开心啊?我觉得他们可能是觉得你有男朋友了,跟你就不能那么熟了,不然展胜明会介意的。”

我没有回头,其实我已经猜到了,只是我不愿意面对,因为我不想在朋友和恋人之间选择,那是最无理的选择题。

“姐,是你说的,我们要一起为未来奋斗的,我尽量不为我恋着的那个人难过,只是想要快点赶上你们,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为我做好榜样呢?”她说到这儿的时候,语气很是悲凉。我知道她为陈德辉伤了很多心,最后也只不过是哥们。

“我只是难过,我不想在朋友和喜欢的人之间选择,那是很痛苦的事情。”我看着她,希望她能懂我。

“如果让你选择的人就不是朋友,那样的朋友就不用在乎了。”这次说话的是毛敏。

听到她的声音,我抬起头看着她,她正站在我们的面前看着我。

“毛妹,我……”我有些语塞了,或许我不知道说什么,毛敏永远那么了解我。

“朋友就是互相支持嘛,如果因为你找男朋友了就不理你了,那也不算是朋友了。是吧,暮雪?”毛敏看着我说完,还把手搭在了暮雪的肩上,像是和她结盟说服我一样。

暮雪果然是一个好搭档,“是啊,这是最对的话了。”

我看着她们,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有她们,真正的才是我的福气。

“好了,我没事了。”我看着她们笑笑,那是真的没事了,我想我已经做出选择了。

第十七章

以前我一直觉得,朋友重色轻友可怕,自己重色轻友可怕,因为朋友重色轻友,你只是失去了朋友,但是如果自己重色轻友的话,不但失去了朋友,自己也会失去了,连自己都失去的人还会剩下什么呢?

可是现在我觉得,不是是不是重色轻友,而是是不是真心。

所以我选择了喜欢的人。

我不再逃避展胜明,算是正式地接受了他,也算是正式地承认了我是他女朋友的事实。

我喜欢你。

那么简单的一个回答,表示了我所有的决心。不管以后怎么样,也不管将来怎么样,不管他以前怎么样,也不管他以后会怎么样,那一刻,我决定想要和他在一起,永远,一辈子。

展胜明对于我的回答很是开心,看着他的笑容,有一种守得月开见月明的意境。

我有些心疼,他一定等了很长时间。

决了那些事,我又重新安心回到了我的学习中,心情开朗起来的时候,做题也会很迅速。

但是我始料未及的是,那些我以为今后都要放在尘埃里的名字和友情又来到了我的面前,我不知道他们唱的是哪一出,但是他们真真切切的又回到了我的生命中。

“大脑壳,我们讨论一下这个题吧。”我正在做着我的数学试卷的时候,突然周克华拿着他的卷子凑了进来。

我怔了一下,抬头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我还没搞清楚他到底是怎么了呢?

“看什么?不认识了?”他笑着问我。

我这才反应过来,“是啊,好久不见你了,是不认识了。”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知道他会懂我的意思。

“呵呵,不说了,我们看题吧。”他绕过我的目光直接指着题说。

“好吧。”我看着他不好意思的神色,心情也好了许多,这算不算是意外的收获呢?

他们像是约好了,一起离开,接着一起回来。

“大脑壳,你的作业借我抄抄。”是萧萧。

我奇怪地回头看着他,像看一个外星人。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谁看你啊,你不是有抄的吗?不借。”我不客气地回道,接着就转了回来。

“大脑壳,好大脑壳,好小肖,不要嘛。”

“就是好姐姐也不借。”

“小肖最好了,大脑壳最好了……”

“你好烦啊。”我直接把作业扔给他,接着回过头的时候,我笑了。

“大脑壳,大脑壳,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脑壳。”不用说也知道,这是谁了。

“周聪,你要死啊。”我不客气地瞪他,好久没有骂他了。

“我又没说你,自作多情。”

“你……去死吧。”

“你才去呢,霸道的女人。”

“你……混蛋。”

……

就在那段时间里,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从前,欠揍的萧萧,欠骂的周聪,一直没有变的李强,还有疼爱我的我也疼爱的两个姐妹,还有那些其他的朋友。如今再在那样的生活里加上一个我喜欢的人,而不是像当初一样苦苦暗恋的人,好像这样的生活是最美好的。

只是美好里总会有一点缺陷,那点缺陷就是周宏宇。

他和我的相交随着我成为展胜明真正女朋友那天开始也就结束了,一句简单的“我们绝交吧”就摧毁了我曾经在他身上企图找到的虚荣心,也摧毁了我们之间除了那份他对我的爱恋之外的深厚友情。

他的话那样的决绝,我想是我伤他太深,所以他选择了放弃。他认识了我三年,追了我两年,最后我却选择了一个刚认识几个月的人。我说过,我和他只适合做朋友,永远都不适合做恋人。

我似乎做到了一次,他也放弃了一次。

我们再一次选择了绝交,只是这次选择的人,不是我,而是他。

随着寒意的又一次袭来,也随着再一次风雪的落下,我们暂时结束了这战火纷飞的生活,各自揣着那一张张战火中得来的战利品,准备回家过年。

没错,新年又来了。

二零零六年的新年钟声敲响了。

那一年,我考得不错,也就暂时不用担心几个月后的中考了,而且又逢喜事,所以精神也不错。但是有一件事却是值得我忧心的,就是展胜明的成绩一直都很烂。既然决定了和他在一起,我就把自己的以后也搭了进去,所以我是很希望我们以后能像我和毛敏她们承诺好的一样,和他一起上国中,一起上大学,接着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但是他的成绩似乎在告诉我,我们之间的差距不是一两句话或者是一两个心愿就可以完全划清的。

那一个寒假,除了帮助妈妈做一些家务外,我都在计划着怎样让他努力学习,怎样让他和我一起努力。因为那个时候手机还不流行,我们家除了妈妈的手机以外基本上也就一无所有了,所以偶尔也会接到他给我打的电话,说说我们各自假期里的事情,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知道了他的生日日期,虽然不能亲自给他过生日,但是还是要给他准备一份精致的礼物,毕竟他也算得上是我的初恋,第一个我记得生日的男孩子。

计划学习的事情先放在了一边,准备回学校的时候再和他谈判,我就把剩下的时间都用在了给他准备生日礼物上,决定要在回去的时候送给他。我想来想去都不知道送什么好,送集市上卖的那些东西吧,便宜的觉得太庸俗,表达不了自己的诚意,太贵的又没有那么多钱,在我踌躇不定的时候,我想起了二哥的那个小女朋友托我送给二哥的礼物,那是一罐幸运星,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物品,但也是亲手所叠,代表着自己的感情,也注入了自己的用心。

想着那样一件美好的东西,我就下定决心了,我准备给他叠一罐幸运星,祝福他幸运,也代表着我的决心,星星的数量将由他生日的数字来决定。计划好一切事宜,我也就开始行动了。

一直以来,妈妈都很轻易地就看透我,这次也不例外。看着我忙前忙后的,妈妈终于忍不住好奇地问我了。

“娜娜,你这是折了送谁啊?”

“一个朋友,他的生日快到了。”我没有抬头看妈妈,一直在继续手里的动作。

“男生?女生?”

“男生。”

“哦。”

“这次毛敏考得好吗?”

在家的时候,我跟妈妈亦是母女亦是朋友,我在学校的很多事情都会告诉她,我的朋友,我的姐妹,她基本上都听我说,但是我很少跟她说我的恋爱,也许我觉得那些事在学校是禁忌,在家里也会是禁忌。

“好。”

“那李暮雪呢?”

“她还行。”

“你可要努力啊,要中考了。”

“恩,我知道。妈,你希望我以后去那个国中上国中啊?”我这次抬起头来看着妈妈,我想确定一下妈妈是否为我选好了路还是留着给我自己选。

“娜娜啊,不是妈妈希望你去哪个中读就行,关键是你自己。我说过,只要你努力上学,你怎样选择,只要是对的,我都不会阻拦。”

“妈,谢谢你。”

“傻小妹,我是你妈嘛。还有,交朋友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要像你二哥那样。”

妈妈的微笑溢满了我的心房,这就是我的妈妈,一个善解人意的妈妈。二哥的事实我偷偷告诉妈妈的,但是事先跟她说好了,不许跟二哥说,也不许责怪他,我才告诉她的。妈妈的确也做到了,这让我觉得很欣慰。

忙碌的日子里,时间就像细小的绣花针在那一点点的缝隙里偷偷溜走。

终于走到了国中生涯的尽头,看着面前三年前曾经陌生的教学楼,如今白驹过隙,几个月后或许我们都远走,也或许会继续留下,所有的成败就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了。

挽着一个多月不见的毛敏和暮雪,心里有踏实的满足感,我们很快就可以实现我们的梦想,一起离开这个让我们伤心的地方重新开始。

“新学期,我们重新一起加油吧,为了我们的理想,为了我们的承诺,加油。”我从左右两边挽着她们两个说道。

“恩,我们一起加油!”她们俩一起说。

但是顿了一会儿,毛敏说:“大脑壳,你的梦想里面是不是多了展胜明?”

“是啊,他是我选定的人,肯定有他了。”我很幸福的说道。

“哦。”毛敏看着我幸福的样子没有再说什么,也许她也不知道她该说什么,但是她的表情却有掩不住的忧伤。

我假装去无视那份忧伤,我知道毛敏的忧伤在哪里,她怕我因为那份感情深陷一些原本我没有计划好的沼泽里,最后无法置身事外。

新学期一回来,我就很开心地把叠好的幸运星送给了展胜明,还给他写了一封信,那是我第一次给他写信,我跟他说了很多,无非就是希望他好好学习,和我一起营造我们幸福的未来之类的。

他似乎很开心我给的礼物,也似乎很满意我给的在乎,所以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会尽量答应。他说:“我会尽量,但是如果我尽力了,最后还是不能达成你的愿望,希望你不要怪我。”

看着那一句话,我的心是有那么一点点痛的。我想,也许毛敏的忧虑是对的,有些事,不是我计划好了,就可以一定实现,还要看那个被计划的人怎么样。他说的只是尽量,而不是一定。那一瞬间,我似乎有些气馁了,我害怕最后还是一无所获,害怕最后还是我一个人。但是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我逐渐地相信他是可以的,所以也把那些忧虑抛到了脑后,一鼓作气地准备着即将来临的中考。

人家说忙里偷闲。

在越是忙着准备中考的时候,我和展胜明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我们从最初的不说话,到开心地交谈,接着到牵手,再到拥抱,最后到亲吻,似乎一切都来得那么顺其自然,也来得那么天经地义。

他是我的初恋,所以在他之前,除了和周浩的那个拥抱之外,我的第一次基本上都给了他。不知道真的是爱情滋润了,还是我也懂得不知廉耻了,所以做那些事情的时候,除了刚开始的羞涩之外,我竟也觉得很自然了。

女为悦己者容。每一个女子都会懂得这句话,我也不例外,每天打扮得如意地和他约会,不管是晚上下课还是周日的下午,一切都来得那么顺其自然,一切都来得那么惬意。

就是以后回想起来,即使分开了,也即使不再喜欢了,但是那样一段美好的初恋时光,也是很难忘的。

阅读小说《青春如此》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号:❤“ 小牛小说”❤,回复:青春如此,即可在线阅读全文.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30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