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新书《睫毛下的伤城》小说在线阅读免费

第一章 太爱太爱了
夜很沉了。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周迦胸口一沉,鼻息涌入一阵呛人的烟味。

   她睁开眼。

   陆以沉脸色阴鸷,冰冷的身体盖在她身上,手轻车熟路地探入她的睡裙下摆。

   没有情话,没有前.戏。他的动作强势又粗暴。

=================================================

《睫毛下的伤城》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小牛书单,搜索关注即可。

   周迦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生怕他听见她的声音后,连碰都不愿意碰她。

   她咬着牙,忍着干涩的痛意,吃力地、几近卑微地弓着腰,试图讨好他,取悦他,好让他更舒服一些。

   她实在太爱陆以沉了。

   太爱太爱了,所以为了陆以沉,她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出来。

……

一直到结束的时候,陆以沉像以往每一次一样,连个吻都不愿施舍给周迦。

   他使劲地拿着周迦的下巴,眸子深黑得与夜融为一色,面色微讽,毫不留情面地评价周迦刚刚的卖力讨好:“周迦,怎么会有你这么贱的女人。”

周迦心口一痛。只是痛到麻木,也就习惯了。

   手机响了。

   铃声在静谧的房间格外刺耳。

   陆以沉拿过电话,瞥了眼来电显示,“怎么了?”

   “陆总。陈水沫小姐昨天下午已经从医院回院了。我按你的吩咐去接她,可是——”

屋子很安静,周迦听清了,是陆以沉的秘书方建力的电话。

“可是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陆以沉边说着,一边用略带狠意的目光,盯了周迦一眼,仿佛认定了她又从中作梗了一样。

“可是水沫小姐脸上虽然整容康复了,但因为是重度烧伤,她背上烧伤的皮肤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了病变,所以水沫小姐就又被送回了医院……”

陆以沉眉头轻蹙,担心地问:“那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水沫小姐必须马上进行植皮手术。而且因为水沫小姐几乎是全身性烧伤,医生建议水沫小姐采用异体植皮手术,越快越好,不然,皮肤溃烂的话……”

陆以沉目光一沉,打断他,“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

   ……

屋子里越发地静了。

   陆以沉鹰隼一样的目光,审视着周迦,半晌后,他猛地掀开了盖在周迦身上的被单。

   月光之下,周迦光.裸的身体干净得恍若透明。

   周迦要去抓被子,陆以沉却拷着她的手腕不让她动弹。

   周迦其实已经听清了陆以沉的电话,也明白此刻陆以沉打量她的身体的意思。她红着眼圈,第一次失控对陆以沉大吼:“陆以沉。你想都别想。这是我的皮肤,这是我的!我绝对不会,绝对不会植皮给陈水沫那贱人!”

陆以沉捏着她的下巴,冷冷一笑,“一天不收拾你,就敢横了?贱人?周迦,你是不是忘了,你才是最贱的那个?水沫才回国一个月,她刚回来你就一把火烧了我买给她的别墅,差点没把她活活烧死,还害的她饱受折磨!这种事你都做得出,你这个恶妇!”

周迦眼底水光满腻,无助道:“我已经说过,那不是我放的火……”

她其实跟他解释过无数遍,她没有放过火。

   但当时发生火灾后,陈水沫第一时间告诉陆以沉是她放的火,陆以沉轻易地就相信了,还把她以纵火罪直接送进警局。

   要不是找不出证据,周迦都觉得,陆以沉很可能直接送她进监狱关个三年五载。

   陆以沉一点点抬起周迦的下巴,那力道,让周迦痛得脸都快扭曲了。

   他的嗓音低沉又阴森,一字一句砸在周迦的脑门上,“周迦。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给水沫植皮,要么……你就等我的离婚起诉书!”

=================================================

《睫毛下的伤城》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小牛书单,搜索关注即可。

第二章 一开始,是七年前
周迦怔怔地看着陆以沉,膝盖“噗通”一声,跪在了床上。

   泪渍横流。

   她不想、不甘也不愿和陆以沉离婚。

   她实在是太爱他了,什么都顺着他的意。他厌恶榴莲的味道,她哪怕再怎么爱吃榴莲,就再没有再吃过一个榴莲;他厌恶香水味,她就把她所有的化妆品护肤品全部都收起来,再没用过一次。

   她恨不得把他的一切喜恶都刻在脑子里,来讨好他,来取悦他,来顺他的心意,来哪怕让他稍微对她笑一笑。

   就像是这一回,她再一次无条件地妥协了。

   她垂着头,听见自己卑微地、委曲求全地,轻声说:“好。”

她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可浑身上下还是止不住颤抖,哽咽道:“好。我给她植皮。我给她植。”

见周迦同意,陆以沉松开对她的桎梏,仿佛都懒得再看她一眼,背对着她,起身穿衣。

……

他离开了。大概又是去见那个叫陈水沫的女人。

   连只言片语都不给她留下。

   他依旧厌恶她的人,嫌弃她的爱,恨她不要脸的纠缠。

   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

一开始,还是在七年前。

   周迦的母亲是陈家的保姆,陈家有一对姐妹,姐姐陈水烟,妹妹陈水沫。

   那一年春节,陈家设家宴,周迦在厨房帮助母亲准备甜品的时候,第一次看见了那个叫做陆以沉的男人。

   当时陈家姐妹二人都倾心于陆以沉,而那会的陆以沉,选择了和姐姐陈水烟在了一起。

   两人青梅竹马,郎才女貌。

   可惜不久后,陈水烟年纪轻轻被查出肺癌晚期,命不久矣。当时周迦因为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说再不移植一颗健康的心脏,周迦能活的时间就不多了。陈水烟心地善良,只是想碰个运气,就和周迦做了配型,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周迦和陈水烟竟然配型成功了。

   陈水烟毫不犹豫在死后把自己的心脏捐给了周迦。

   周迦获得了心脏,也意外地获得了陆以沉的婚姻。

   周迦知道,陆以沉根本就是为了陈水烟的心脏才和她在一起的。可她不介意,她太爱他了,哪怕这种方式缔结的婚姻,她也爱得掏心掏肺,爱得肝脑涂地。

   然而坊间却传出,结婚当天,周迦拿着一张假的孕检报告单去找陈水沫,威逼利诱把陈水沫赶出了国。

   从那一日起,陆以沉就恨透了周迦。

   哪怕周迦解释过很多次,她并没有赶沉陈水沫出国。

   陆以沉也从来不信。

……

植皮手术前,医院给周迦做了全身检查。

“陆太太,你现在可能不太合适植皮手术。”医生扶了扶眼镜,颇有些担忧。

“为什么?”

   “陆太太,你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孕妇不太合适做植皮手术。”

周迦有些难以置信。

   她颤抖着激动的声音,再次跟医生确认,“真的?我真的怀孕了吗?”

   “千真万确——”

门就在这时被踢开。

   一个陌生男人冲了进来,陌生男人后面还站着一对男女。

   是陆以沉和陈水沫。

   陌生男人猛地上前抱住了周迦,“小迦!我终于找到你了!小迦,你都怀了我的孩子了,就不要再和陆以沉纠缠不清了好不好?”

周迦一惊,连忙要把他推开,“你干什么!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压根不认识你好不好!”

陆以沉目光冰冷,他将周迦的手机砸过去,道:“接着装!周迦,你接着装!你微信都是怎么跟你的姘头聊.骚的,现在姘头找上门了,你还要糊弄我到什么时候?”

周迦瞥了眼神色得意的陈水沫,慌张地捡起自己前两天刚弄丢的手机,看见了微信上不知何时被导入了大量不堪入目的她和一个陌生男人的聊.骚记录……

何止微信,手机上不知何时还被装了陌陌、探探各种约.炮聊.骚的软件。上面都是她主动去勾搭别人的聊天记录。

=================================================

《睫毛下的伤城》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小牛书单,搜索关注即可。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233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