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仙帝《万古仙帝》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简介  无尽岁月前,一场仙战爆发,整个世界被打得支离破碎。   仙战结束后,破碎的世界被整合为两个部分——清者升而为仙,浊者降而为凡,自从仙凡两隔。   世人有一言:仙凡相隔八万四,登仙路处无尽头。   一个

浩瀚的仙侠世界,光怪陆离,神秘无尽。令人热血沸腾的仙门扣关,如深渊般无止尽的成仙路,还有跨越万古时空的战斗,让凡人能够平山移海的阴阳术......   证天道,寻世仙,觅长生,踏破仙路八万四,登上妙高遥望凡。

万古仙帝》小说完整版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薇·信·公·众·号:小牛小说,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看全文了哦

第一章 序章

漫无边际虚空之中,一艘黑色的铁船划破混沌而行。铁船巨大无比,甲板上有一滩殷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黑色铁船不知道在虚空之中漂流了多少岁月,悄无声息,漫无目的的漂流着,亘古长存。

终于,那艘铁船慢了下来,逐渐停留在一个世界之外。

“就是这里了,一个完美的寄体,完美的种子。”铁船内传出一阵波动。

那是一个浩瀚的世界,万灵共存,飞禽走兽不计其数,种类繁多。在世界中心,有一座雄伟的山峰,那座山不知其高,直插云霄。山的最高之处已经到了世界的顶巅,从此处看下去,其余一切皆是密密麻麻。

山顶之上有两片湖泊,一黑一白,缠绕在一起。

铁船缓缓降落在黑色的湖泊旁,一阵黑色的迷雾从甲板间的缝隙飘出来,慢慢飘向湖中。

“幽荧!”

“烛照!”

在黑雾触碰到湖泊之时,两股低声地怒吼传来。湖泊发生了剧变,黑白两色的湖水不断飞向空中。湖水在空中交融,形成一个巨大的球,那个球浑身遍布的黑暗,在球的边缘有一层白色的光芒环绕,形成一个光冕。

“混沌一炁!”铁船中也是传出一阵剧烈的波动,铁船摇晃不已,铁船之上的铁链被震动得叮当作响。

那个被称作混沌之炁的球默不作声,径直撞向铁船。铁船之中也发出了一声怒吼,与混沌之炁撞在了一起。

这一天,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看向那座最高的山峰。一个黑色的大洞从那山峰之巅扩散开来,悄无声息。黑洞渐渐扩大,逐渐覆盖整个天际。

“啊!那是什么?”

地面之上,人们十分的慌乱,有人在翻查各种典籍,有人在相互询问,更有人腾空而起开始逃离这片地域。

一座古老的宫殿中,几个老人在那里争论。争论十分的激烈,更有人红着脖子在大吼。

“咳咳!”宫殿的中央坐着一个白衣老人,满头白发被梳理得很整齐,用一根木簪扎住。

随着那个老人的一声咳嗽,整个宫殿都安静了下来。老人看了众人一眼,顿了一会之后才开口说道:“如果没有错的话,敌人已经来了。圣兽大人正在与敌人作战,这时正是需要我们安顿后方。”

老人说完,又是一顿,继续说道:“我们要相信圣兽大人,圣兽大人曾经在圣母的带领下击退过敌人,这一次定然能够再次击败敌人。”

“可是,当初一战,我们不仅有圣兽大人和圣母,还有槃瓠、少典等大人共同迎敌啊!”一个身穿红衣的老者说道。

“当年一战,除却两位圣兽大人之外,其余大人全都战死了啊!”

“对啊,如今仅剩下圣兽大人,我们该如何迎敌啊!”

“或许这一次抵挡不住了吧?”

宫殿又喧闹了起来,几乎所有人都面容悲戚,但也有不少脸色坚定的。

“闭嘴!”坐在宫殿中央的那名白衣老人发出一声暴喝。

“即便圣兽大人挡不住敌人,我们一群半入土的老头子照样可以一战!”那老人脸带怒容,大声喝道:“敌人虽强,不过一战而已!”

说罢,老人一挥衣袖,大步向宫殿外走去。

......

......

黄昏的荒原远方悬挂着两颗巨大的星辰,一颗星辰散发着红色的光线,像是一团体积巨大的火焰,而另一颗星辰则是暗淡无光,周围却有一阵阵阴冷的气息散发开来,像是一个巨大的冰球。

空旷的原野上出现一支小队,这支小队一共八个人,八个人相互搀扶着而行,面带疲惫之色。

“就在这里歇息一会吧。”一个精神相对较好的年轻人开口说道,他的两只手都搀扶了人。

其余人皆是点头,一屁股坐在地上,沉默不语。

一团篝火燃了起来,八人没有说话,全都看着篝火,整片空旷的荒原也只有篝火燃烧的声音。

不知是看了多久,似乎有人忍受不住这种寂静的气氛,指着那两颗星辰开口说道:“听说那两颗星辰是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

“似乎是这样的,家族的记载中曾说过,太阴烛照和太阴幽荧一直在与敌人作战,已经跨越的时间。”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他的手臂上插着一根箭矢,不知为何没有拔下来。

“敌人......到底敌人是谁?”有人低声自语道。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沉默不语。最先提议歇息的那个年轻人岔开话题,说道:“你们现在可曾恢复了一些修为?我感觉我的封印有些松动了。”

“魁隗氏族的术法很是奇特,能将修士的修为封印,变成凡人,我现在只能感知到灵气,封印丝毫不能撼动。”一个身穿道袍的青年说道,那个青年体型发胖,身后背了一把无鞘的木剑,一头长发梳成一个髻,有跟木叉横穿其中。

“还是野蛮子好,就算修为被封印了,肉身的力量也是无比强大。”那胖道士看着一个少年说道。

“嘿嘿。”一个少年傻笑道。那少年身体精壮,裹着一件兽皮做衣裳,赤裸的双腿像金属一般坚硬,粗糙的皮肤下能够清晰地看到蕴积无穷爆发力的肌肉。

突然,大地传来震动。那个被胖道士称呼为野蛮子的少年爬在地上,用耳朵倾听。

“是魁隗氏族那些人。”野蛮子说道。

“嘿,怕什么,跟他们一战便是。现在他们自己的修为也被封印了,不就是肉搏吗?我们有野蛮子,还怕什么。”胖道士吆喝了一声。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手持兵器,没有反驳他的话。

“发现他们了!”

......

......

这是一座大到没有边际的城池,城墙是以星辰熔炼铸就,镇压大地,高耸入天。城墙上有着数不清刀痕剑痕,随处都是触目的血迹,整座城墙像是被血迹侵染过一样。

在城墙的中央,有一扇城门。城门不知和以何种金属炼制而成,上面刻有花虫鸟兽,弥漫着古老的气息。

“轰隆隆......”城门打开了,一支队伍默不作声的踏进城门之中。城门之上有一扇铜镜,每当有一人进入城中,铜镜便照射出一道光芒在那人身上。

城门之内站立着一大群人,全都屏气凝神地看着进城的那些人。突然,一个老妪大哭了起来,那人看见了一具尸体,是她的子嗣,本是正值壮年,再相见却是生死相隔。

哭泣的声音不断多了起来,那支进城的队伍是一支专程在战场上带回同伴尸首的队伍,这支队伍的每一次进城,都会有人在城内等待,看看自己的亲朋好友是否战死。

有人面容悲戚,也有人暗自庆幸。

“这一次带回来的尸首比上次还要少,战况应该是越来越好了吧?”有人在低声讨论着。

自从大战开始之后,所有有一战之力的强者全都出城了,修为弱者皆留在城中修炼。关于大战的消息,城中的人知道得很少,唯一了解大战的方法就是从带回尸首的队伍中了解。可是,那支队伍从来不对外说任何关于大战的消息,所以城中的人只能从他们带回来的尸首多少去猜测战况了。

“咻!”一道虹光兀然落在城门前,紧随其后的又是几道虹光落下。

“开城门!我要出城!”说话的是一个女子,那女子面容清秀,声音却是十分冷漠。

“不行!”女子身后出现几名面容苍老的修士,他们出手将女子拦住。

“你如今伤势严重,这才痊愈,不可出城,更何况大人说过,未到最紧急的时候,你不可出城。”一名修士沉声说道。

一听见大人,那名女子咬了咬牙,安静下来。

女子走到城墙之上,看向天边,似乎看见了战火蔓延,血与泪在交织。她的手里紧紧握着一块青铜片,那青铜片上有一轮弯月,弯月的两角是两条一指宽的曲线,像是泪水流过的痕迹。

“你一定要回来......”女子低声自语说道。

......

......

“你已经无力回天了。”

说话的是一个古兽,那古兽龙首蛇身,长有六条手臂,每条手臂所持兵器各不相同,其中一只手臂持着一把战斧,对着一个人,神色冷漠。

被古兽指着的那人面容年轻,身体几乎四分五裂,一道虹光在裂口处闪烁,身体在快速愈合。听见古兽说的话,年轻人轻笑了一声,没有理会,加速养伤。

古兽并没有因此而被触怒,但也不想给年轻人太多时间养伤,想将其击杀。古兽的身躯开始变得异常巨大,日月星辰环绕在他的身旁,他伸出的两只手恍若天地。

年轻人在古兽的双手之间,古兽双手闭合,试图将他碾压。那年轻人没有坐以待毙,伸出刚刚愈合的双手,一拳向古兽的手掌挥去。

拳头和手掌发生了碰撞,宛如混沌的爆炸,星辰被碾压成齑粉,大战又开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古兽与年轻人分开,大战突兀的终止了。两人皆是没有言语,迅速盘坐养伤。

两人几乎是同时睁开双眼,而后迅速冲向对方,又是开始了战斗。

虚空在破裂,混沌在蔓延。两人就这样一直战斗,养伤,然后继续战斗。

也不知道战斗了多少次,在两人静坐养伤的时候,远处有一艘黑色的铁船飘行过来。

铁船上染满了血迹,在铁船后面拉了一口古棺,悄无声息。很快,铁船飘行到了两人战斗的区域。

两人同时睁开眼,看向那铁船。年轻人蹙眉,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原来是你。”

铁船在两人之间停了下来,黑色的迷雾从铁船甲板间的缝隙飘出来,迅速化成一张人脸。

“生命本是世间最伟大的奇迹,却总会被人在践踏,而我不过是那践踏者中的一员。”那张人脸开口说道。

“世人本无过错,你又为何要加罪于人?”

“所以我给世人留下了希望。”

“那不过是一个骗局!”年轻人突然暴喝道。

“那又如何?”

说罢,黑雾幻化成人形,向年轻人出手,而那古兽自始至终都沉默着。

“你就这样看待这个世界的吗?”年轻人在与黑雾交手的同时向古兽发问。

“桀桀,你待世人如亲,可世人又是如何看待你的?栖息于你却又残害于你,不若与我一同再造一个世界吧!我已留下种子,等待新生!”黑雾向古兽说道。

最终,古兽动摇,向年轻人出手。

那年轻人独战古兽已经是足够吃力了,此时古兽与黑雾联手,根本是没有一战之力。没过多久,年轻人落败了,身体四分五裂,元神即将消亡。

古兽出手,想将年轻人彻底击杀,然而那黑雾将他阻拦。

“世人是愚昧无知的,便让他去看这愚昧的世界,待他醒来,终会知道是自己错了。”黑雾说道。

说罢,黑雾将年轻人的元神提起来,一把扔进铁船后面的那口古棺中。古棺被打开一角,可以看见古棺之中——那是一个浩瀚的世界,年轻人的元神被扔到了这个世界的一处角落。

“灿烂的永恒,无尽的遥远,你会变成一条可怜的鱼儿,还是会奋力跃起,真正的醒来,与我等共存?”

timg (10).jpg

第二章 你认识我吗

这是一座位于东胜南部的城池,名为阳城,修士与凡人共存。城池很大,被一条黑色的河流贯穿而过,化分为两个部分——南城和北城。

阳城背靠着一座山,名为天池山。

天池山被人称作东胜三大帝山之首,有着许多的传说,最出名的便是古代强大的氏族想藉此帝山而成仙。有人将天池山视为不详之物,因为山内危机四伏;也有人将天池山视为得道之地,因为山内藏宝无数。危险与机遇,修士永远也逃不了的话题。

也正是因为阳城背靠着天池山而建成,所以这里没有冷清的那一刻。有人欢天喜地地回城,有人满怀期待的出城,当然,也有许多带着悲伤的人。

因为阳城被分为了两个部分,于是城主下令让凡人居住在相对较小的南城,至于北城,留给实力强大的修士居住。

凡人虽然没有修士那样强大的实力,但是俗话说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便有风花雪月。

银瑰楼是南城最气派的青楼。由四座三层楼和一座五层楼组成,楼与楼之间用飞廊连通,四周环绕着围墙,四面围墙四个正门,每个正门对应一座三层楼,名为东南西北四楼四门,四座楼围绕之中便是那座五层楼——银瑰楼。正门与三层楼之间设百步柱廊,柱廊以青石铺就,木质材料为柱,柱上施朱绿彩画,十分气派。

银瑰楼的花魁共有五人,一人坐镇一座楼。五位花魁气质各不相同,有冷若冰霜的,也有俏皮淘气的,不可否认,能成为花魁,都是绝世佳人。

银瑰楼处于南城的中心地域,四周都是大街。也正是因为如此,银瑰楼并没有设置门卫,任何人都可以进入,除了有一个人。

“凭什么?凭什么不让我进去?”一个少年囔囔着说道。那个少年约莫十五六岁,身上穿着一件灰色麻布长袍,长袍襟前有不少的油污和泥土,一头黑色的长发被他用一根木簪固定住,也是有一些油腻。偏偏那少年的脸洗得极为干净,眉眼显得十分清楚,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年。

“来来来,你说你每次进去都是去干嘛?哪次不是进去偷看红菱她们洗澡?诶,警告你一次两次了你还不听,还非得来。你说你又不来喝酒,你来干啥?你能干啥?你干得了啥?”一个穿着青衣的小厮用手指着那少年说道。

“咋了?我看看都不行吗?”那少年用手一扇,将试图降落在他染着油污的衣襟上的苍蝇拍开。

“看看?”那小厮听见这句话顿时脸色就变得铁青,手指都要插到少年的脸上了,说道:“上次我家小姐见你可怜,便带你进了这南楼,让你涨一番见识,可你倒好,等我家小姐一离去,就奔着南楼姑娘们沐浴的地方去了。若不是有人发现,你这个贼子真是能得手了。”

周围的人全都一阵哄笑,那少年脸色尴尬,用手拨了拨头发,还未说些什么,那小厮便开口继续说道:“莫忘见啊莫忘见,在这南城谁不知道你爱偷看姑娘洗澡?今儿你就别想进我这银瑰楼!你说你,还未及冠呢,就带上发簪,你装什么熟啊?你不回去看着你家那破烂小酒楼,出来晃悠什么啊?”

莫忘见两眼朝那小厮一瞪,嘴里嘀咕着“你等着”之类的话语,转身离开。

一路上,不断有人在跟莫忘见打招呼。莫忘见嘴里一边回应一边嘀咕着,咒骂那个小厮。掏了掏耳朵,随后又想起那个小厮说的话,自言自语道:“难道我在南城真有这么大的名气?”

莫忘见走过一条巷子,一转身撞到一个人怀里。莫忘见抬头一看,那是一个年约五十左右的中年男人,长着一张十分普通的面貌,双鬓有一些发白,在人群中根本无法引起注意。

那中年男子身穿一件黑白相交的长袍,双手背负在身后,低头看向莫忘见,轻声问道:“小友没事吧?”

莫忘见听见他的话,用手挽了挽垂落下来的头发,问道:“你认识我吗?”

中年男子有些诧异,问道:“你我二人从未见过,我如何认得你?”

莫忘见开心地笑了笑,自语道:“这南城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我嘛。”

随后,莫忘见避开中年男子,向前走去。这时,那中年男子伸手将莫忘见拦下,问道:“小友可知道忘尘酒楼在哪里?”

莫忘见疑惑地回头看了男子一眼,随后问道:“你问忘尘酒楼干嘛?”

“我乃是忘尘酒楼老板的好友,此次特地前来看望他。”

莫忘见双手抱胸,随后又伸出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顺着我来的这条路直走到尽头,然后......”

莫忘见一口气说了一大堆,那中年男子认真地听完,想莫忘见道谢之后离开。莫忘见看着中年男子消失在巷子尽头,骂骂咧咧地说道:“呸,原来不是南城的人。”

他给那中年男子指的路是通往南城城门的路。

“嘿,老爹不做事之后,我就是忘尘酒楼的老板,还说是什么忘尘酒楼的老板,我呸!老爹这辈子都呆在忘尘酒楼没离开过,他的那些老朋老友哪个我不认识?还想我指路,你怕是在做梦。”莫忘见对着中年男子消失的地方比划比划说道。

转身,莫忘见双手抱头,哼着小曲,显得十分开心。

“哟,胖婶,你家姑娘可是越来越好看了。”

“嘿,王叔,你家大女儿今天是可以出嫁了吧?怎么样?考虑考虑我如何?”

“哎哟,老叔儿,今儿个怎么舍得让你家儿媳出来晒太阳了?”

“诶......”

一路上,莫忘见和那些人打着招呼,显得十分熟悉。然而那些人,有的只是瞥了瞥莫忘见一眼,有人根本不理会。莫忘见也没有觉得尴尬,仍然自顾自地和那些人打着招呼。

“诶,莫忘见?”

对面,一个与莫忘见差不多大小的人对着莫忘见招手。那个少年很精瘦,皮肤黝黑,眉眼寻常,上蹦下跳的像一只猴子。

“皮猴,啥事?”莫忘见双手抱头,走到皮猴面前。

皮猴擦了擦眉头的汗,激动的对着莫忘见说道:“你知不知道,东边的城墙上有人打架,听说还有修士咧。我一路跑过去瞧了两眼,好家伙,还真的是修士咧,飞得老高了。”

“现在还在打没?”莫忘见搓了搓手,问道。

“没了,我是看着他们打完了才回来的。”皮猴傻笑着说道。

莫忘见一听这话,一巴掌拍到皮猴头上,气愤地说道:“你早些时候怎么不叫我去?”

皮猴揉了揉脑袋,委屈地说道:“你之前不是说过了嘛,你要是去银瑰楼,除非天塌下来了,否则别去找你。”

莫忘见叹了叹气,随后又忍不住问道:“是谁和谁打架?结果如何?”

皮猴笑嘿嘿地说道:“一个年轻人和一个老头打架,那个年轻人真是厉害,打得那个老头还不了手。”

“那还用说吗?一个年轻人去欺负什么老头。”莫忘见撇了撇嘴,说道。

“可是那个年轻人后面认输了。”皮猴弱弱地回答到。

莫忘见嘴角一阵抽搐,皮猴挠挠头,在那里傻笑。

莫忘见看了看皮猴,叹了叹气说道:“你到底什么时候能不这么傻?”

皮猴嘴巴一列,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又不用想什么,自然就傻了点。”

莫忘见摇了摇头,向前走去,皮猴快步跟上。

走过几条人迹罕见的小巷,喧闹的声音传来。相对于银瑰楼那片地域的朱红酒绿,这块地方就要简陋得多。

不管在何地,只要有人就会有富贵贫穷。如果说银瑰楼所在的地域是南城的富人区,那么这片地域就是贫穷区了。几条小巷将两个区域隔开,宛如一堵小型城墙。

莫忘见和皮猴走在这片区域的街道上,不停地和周围的人打招呼。不同于之前,这里的人都很热情地回应莫忘见。

“哟,忘见回来了啊?你家酒楼好像来客人了,赶紧回去看看吧。”有人笑着跟莫忘见打招呼。

莫忘见有些诧异,自己家里的那个小酒楼向来都是没什么人来的,住在这附近的都是街坊邻居,大家都熟悉得很,平日里虽说也会来酒楼吃吃喝喝,但都算不得客人。

"难道老爹不在?“莫忘见将皮猴打发走之后,慢悠悠地向着酒楼走去。

不一会,一个小院出现在眼前。小院外有一处石坪,坪外围着一圈木制的篱笆,篱笆外插着一杆旗,旗子上写着“忘尘酒楼”,说是酒楼,其实更像是一个小酒馆。莫忘见站在篱笆外正准备进去,发现院子里站着一个男子。那男子身穿黑白交加的长袍,双手负在背后,打量着这个小院。

似乎是感受到了莫忘见的目光,那男子转头看向莫忘见,容貌普普通通,双鬓有些许发白,笑着问道:“你认识我吗?”

万古仙帝》小说完整版已出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薇·信·公·众·号:小牛小说,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看全文了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

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

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

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227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