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超级修真》完结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

时间,早已没有人记清,只记得神州大陆上曾经演绎过这样一段凄美的故事。

深夜,伸手不见五指,月亮不知隐匿在何方。

村庄里的居民已经沉沉的睡去,不远处的道路上,急促的马蹄声渐行渐近。马背上的人们,穿着统一的夜行衣,包裹着全身,只露出一张脸,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背后的兵器裹在黑色的长布中,只露出一把剑柄。

片刻,马背上的人群已经来到了村口,村庄里依然静悄悄的,只隐约的听见打鼾声此起彼伏的响着。这群人从马背上跳下来,他们大概有二十多人,领队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当他清点完所带的人群以后,对他们点点头,快速的沿着旁边的小路,向村里而去,从他们移动的速度和动作看来,都是这是世界上一等一的高手,而脚下所用的轻功,正在当今最大门修真门派的绝学——幻影迷踪。

修真门派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存在,他们很少出现在普通人的世界上,即使有,也只是偶尔几个出来游历的,大多的时候他们都在自己门派的山上修炼,以达到传说中的实力和那个让天下所有修真人梦寐以求的地方。

然而今天,在这个小镇上,突然出现这么多人,一个个化装成普通武学高手的样子,不难看出,接下来的事情,是一次秘密行动,很有可能修真门派的腥风血雨即将在这一刻上演。

当这群人来到一家偏僻的房屋前,停了下来。领队的青年做了一个手势,其余的青年便从背后抽出剑紧握在手中,他们手中的剑看似普通,却不普通,当这些人把剑握在手中的时候,一层淡淡的蓝光从剑身上缓缓散发开来。

众人在房屋的四周分散开来,快速的向房屋靠近,当他们离房屋还有五米的时候,却见房屋顶上突然炸开,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直射而出,每个人的手中皆握着一把利剑,剑在他们的手中嗡嗡做响,男人手中的剑身上还散发着耀眼的银光,女人手中的剑也流转着银光,却黯淡了许多。

这群人看见目标已经出现,快速的向后退了几步,等待着两人落在他们的围圈之中。

领队的青年看见夫妻两人剑身上散发的银色光芒,先是一愣,眼神中充满了惊讶,片刻消失不见,他毕竟也是修真的高手,这样情况还不足以影响他们的心志。

夫妻两人从空中缓缓的下降,落在地面上,却没有带起一粒灰尘,从刚才领队的惊讶和他们手中剑身的光芒,便可以断定,两个人都是这个世界上屈指可数的修真高手,内力已经练到收放自如的地步。

这时,夫妻中的男人说话了,他的名字叫段晴空,段晴空喟息着看着眼前那位领队的人,难以置信的说道:“七师弟,难道你真的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吗?”

那位领队,也就是男人口中的七师弟,名叫张圣全。张圣全深情的看着曾经的大师兄,无奈的说看着他,却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道:“大师兄,这些年你的功力又有新的突破了。”

段晴空听见以后,嘴角微微一笑,似乎有一点不屑。

张圣全从段晴空的眼神里面也看出了他们的想法,于是说道:“你知道这不是我的意思,是二师兄要杀你,掌门的命令我们无法违背,我只能照他的命令办事。”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而后缓缓地说道:“你放心,今天我绝不会出手,只要你们等逃出我的死门阵,我就放你们走。”

旁边的一个手下听见领队人说出这样的话,提醒似的的说道:“门主,掌门不是让我们……”

“有什么事我来担当,你们尽力就可以了。”张圣全打断了手下的问话。

“好!”段晴空笑了笑了,有一点嘲笑的感觉,只见他把剑轻轻的举起,悻悻的说道:“既然他无情,也别怪我无义,七师弟,得罪了。”说完,他和妻子同时飞向早已摆好的死门阵,只是他们飞行的方向是反的,一个前方,一个后面。他们都知道死门阵是绝杀八阵中攻击最强的一个阵法,要是让周围的人联合攻击起来,即使功力再高,也难以逃出阵外。当然,也逃脱不了一死。

绝杀八阵是残阳派的镇山阵法,当八个阵法同时发动的时候,当真是所向披靡,即使天神下凡也很难逃脱。自残阳门建派八百来以来,八阵还没有同时出现过,即使其实普通的一个阵法就可以对付一点胆敢挑衅的门派。

八阵分为东南西北和天地生死,死门阵无非是残阳八阵中最强大的,里面的修真之人,内力之深,手段之狠,是一般的门派难以企及的。一般的三流门派,只要死门阵的人同时出动,即使不摆开死门大阵,也足以让一些较小的门派承受灭门之灾。也真是这个原因,才使得残阳派在修真门派中独领数百年。

修真门派很少发生大规模侵略性的战争,他们大多的人已经看破世俗,专心修炼。但是,门派与之间偶尔也会出现一些小的摩擦,之间的战争也是不可避免的。

夜,虽然很黑,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级别的高手,是无法影响他们的技术了速度,对于修真的人来说,修炼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黑夜已算不了什么,只要一个声音一个动作,便可知道身边发生了什么事,这就是听声辩位。

死门阵里面的人,看见两个人握着剑飞了过来,快速的举起自己手中的剑迎了上去,张圣全抬起右手,在四周布下了一层结界,他可不想让今天的秘密行动传出去。结界是透明的,外面的人可以看见里面,但是里面的声音却无法传递出去。

剑与剑撞击后,发出清脆的声音,而后快速的弹开,很难看清楚他们的速度和动作。夫妻俩同时默契的退了回来,对望了一眼,刚才的一击只是试探,虽然他们在门派的时候就知道死门阵的存在和厉害,但是究竟有多厉害,还是一无所知的。

绝杀八阵中,每一阵都是二十五人,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分别站四个人,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个位子留下二人,最后一个人是阵法的阵眼,也是功力最高的人,在阵法发生变故的时候做出相应的调整,让损失减到最小。阵眼之人也是这一门的门主,而眼前的死门阵,他们的门主就是——张圣全。

夫妻两人动了,再一次向刚才的地方挥剑而去,这一次他们都用了七成的内力,看样子他们要来真的了。两人快速的在人群里面游弋着,虽然双方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死门阵里面的人们凭借着默契的配合,渐渐的缩小着控制的范围。他们知道,用不了多久,当中间活动的范围只有十米左右的时候,就是夫妻两人葬身的坟墓。

蓝色的剑光和银的剑光在天空快速的交织着,让整个夜空都变的绚丽起来。

夫妻两人在这个时候也同样感觉到了危机,用全身的内气抵抗着剑气,依然无法突破这几乎看不出破绽的死门阵,绝望在他们的心里缓缓的产生。

就在这个这时,女人的肩膀上突兀的中了一剑,剑口虽然不是很深,但溢出鲜血的速度却不慢。段晴空看见自己的妻子中剑后,心里很是气愤,当然还有一点心痛,他一生最爱的就是自己的妻子,曾经发过誓,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她。他不喜欢打打杀杀的日子,只希望与妻子和儿子过平平常常的生活。为此,他放弃了继承掌门的位置,可是今天,他依然无法逃脱本派人的追杀。

女人名字的叫董晓柔,此刻她伤口上的血,还在快速的流着,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的有些力不可支,但是她仍然在坚持着,坚持着。

董晓柔的功夫不如自己的丈夫,她知道如果不是丈夫为了带她一起突破出去,以丈夫的功力,一定可以一个人逃脱这并不是很强大的死门阵。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仿佛成了一个累赘。

董晓柔亦然很爱自己的丈夫,她在门派的山上,每时每刻都在缱绻缠绵的思念着他们之间的每一个相处的情景。她十七岁在山上邂逅自己的丈夫,并且相恋,在一起几十年来,他们从没有吵架过,她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因为丈夫总是让着自己。这个时候,她明白,如果阵法在缩小几米,即使丈夫有再高的武功,也很难逃脱出去。瞬息,她想到了死亡,想让自己死在对方的剑下。当对方一个人手中的剑将要挥动的时候,她几乎放弃了抵抗,闭上双眸,在心里暗道:永别的老公。而后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可是,就在剑即将落在她头顶的刹那,只听“哐”的一声,被另一把剑撞开了,而这把剑的主人,正是她的丈夫。

段晴空仿佛看出了妻子的心思,打落妻子头顶上的剑,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眼角一滴泪水正在轻轻的滑落,透过空气,落在弥漫着满天灰尘的土地上,激起一多朵斑驳的泪花。只是这一幕,正在厮打的双方并没有注意。远方的张圣全把这一幕看着眼里,心里突然一痛,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

《超级修真》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华华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华华文学,搜索关注即可。

段晴空飞快的把手中的剑举过头顶,突然原地飞起,剑尖向下一挥,蓦地大叫道:“落——叶——残——阳。”

张圣全听见这四个字以后,脸色突然间变的苍白,对旁边的手下大声喊道:“不好,都别去躲,全力防御。”他之所以说这句话,因为他知道这一招意味着什么。

张圣全的话刚说完,只见段晴空在天空高速的旋转着,手中的剑的旋转中激起一道道剑浪,刚才还是银色的剑光,在这一刹那变成了淡淡的金色,他握剑的手在颤抖着,似乎不能完全发挥这一招的威力。

突然间,张圣全心里跳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俨然知道了段晴空刚才做了什么,但他来不及想太多,结界里面的剑浪让自己难以承受。

须臾,四周的结界已经被段晴空使出的剑浪,变的扭曲,变形,最终消散。

张圣全也在这里时候从嘴角留出一股血液,显然受了内伤。

死门阵里面的人痛苦的抵抗着扑面而来的剑波,凡是内力差一点的人,身体已经出现了透支。此刻的他们想跑也跑不掉,一但他们放弃了防御,足以被一道道剑波杀死千万次。每个人的脸上都流出豆大汗珠,内力也在快速的消耗着,就在他们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剑波逐渐的慢了下去。

段晴空的旋转变的已经可以看清楚他们的样子了,这时候的他,体内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内力,但他仍使出最后一丝力气,把怀里的妻子远远的抛了出去,抛出了包围的区域,而他自己也沉重从空中摔落了下去,尘土飞扬。接着,就是一把把利剑缓慢的插在他的身体上。那一刻,段晴空俨然没有感受到任何痛苦,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很幸福的那种,最终他缓缓的闭上双眸,没有留下任何遗憾。

一声金属破碎的声音从他的身体发出,响彻了整个夜空,声音是那么的清晰,带有一丝凄凉。所在的都是修真之人,他们都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段晴空在最后的时刻,燃烧了自己的真元球,用生命之火瞬间提升了自己的内力,用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破开阵法。这么做也是只是为了救一个人,一个他今生今世最爱的妻子。

燃烧生命的真元是所有修真之人都知道的事情,也是所有修真之人都不敢去做的事,燃烧了生命真元,也就燃烧了自己的生命,虽然可以在瞬间把自己的力量提升了一个新的档次,但是所带来的结果是难以承受的,真元会随着那瞬间爆发的力量而烟消云散,甚至连转世,或者从塑身体的机会都没有,那是灵魂绝对的毁灭。

“不。”董晓柔看见自己的丈夫死在本派人的剑下,歇斯底里的喊着,流水在丈夫发起残阳剑法最后一招的时候,已经泫然了整个眼眶,如断了线的风筝般,簌簌的淹没了她的世界。在二十米外的董晓柔,完全可以轻松的逃脱,而她却没有动,怔怔的站在原地。丈夫为了救自己而燃烧了生命之火,自己有怎么会抛下他而去呢!董晓柔的世界不啻于在瞬间彻底的黯淡下去,脑海中完全是彼此曾经的记忆,凝固的视线停滞在空灵的角落,幻化出一幅幅灰色的画面。那段画面宛如一幕幕往事的再放镜头,在记忆中慢慢的放着走着,曾经的欢笑,曾经的甜蜜,曾经的岁月在这一刻沦为永远的曾经。董晓柔的心已经碎了,再也不能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模样。这个时候她明白,丈夫去了,她的世界亦然是索然无味。

张圣全带着死门阵的兄弟向女人靠近,由于都受了重伤,速度很慢,有些内力差的甚至都无法站起身体,在师兄帝的搀扶下拖沓的走着。董晓柔似乎没有发现他们,眼神也变的迷离。或者说,当他们不存在一般,茫然的伫立着,良久,良久。

张圣全来到董晓柔的面前,有些内疚的说道:“对不起,大师兄已经去了。”

董晓柔冷冷的笑了一下,什么话也没有说,抬起头,澹然的看了他一眼,但是瞳孔中已经失去了光辉。

张圣全想了想,对董晓柔说道:“你走吧!我绝不会再追杀你。”

“门主。”一旁众人轻声提醒道。

“滚,都给我滚。”张圣全在段晴空使出“落叶残阳”的那一刻,才知道掌门师兄为什么要让自己来追杀他,虽然那只是强行使用,但是用不了多久,他相信自己的师兄可以达到师傅都无法修炼到的境界。杀他是为了保住他的地位,还有一点就是杀了段晴空以后,带走他手中的剑。既然任务已经完成,又何必在下痛手,对于眼前的人,张圣全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

一群手下缓慢的离开了,说离开,其实也就站到了一边。这个时候,张圣全说道:“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他还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深情款款的看了董晓柔一眼,转身离去。

张圣全刚走几步,董晓柔动了,她抢过旁边一个体力不支的手下手中的剑,飞快的划过自己的颈部,脸上亦然露出了笑容,仿佛代表着重逢。

“为什么。”张圣全蓦地转过身,看见已经奄奄一息的董晓柔,快速的跑过去,在她身体倾倒之前,紧紧的抱着怀中。他的手下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不知不觉的站到了一边。张圣全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下,从自己的脸膀落在干涸的地面,最后滴打在还没有凝固的血泊中,他心中的那个结也在这一刻解开,只听他喃喃的说道:“小柔,我是叫你小柔呢!还是叫你小师妹?”说道这里,张圣全的话变的有些哽咽:“你知道吗?在我到残阳山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心里就莫名其妙的留下了你的身影,很多次想和你说,都没有说出来,而我想鼓起勇气想对你表达爱恋的时候,却看见你和大师兄甜蜜的依偎在一起。那时候,我知道自己再也没有任何希望,也在心里深深的祝福你们,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便拼命的修炼,希望有一天可以在武功上超越大师兄。”

说着说着,他的眼泪流的越发厉害,他继续说道:“我也不想这样,二师兄居然用掌门令来压迫我……看见你现在的样子,我的心真的很痛……柔儿,你真的好傻……”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他听见了刚才大师兄燃烧生命真元以后发出的金属破裂的声音,他知道小柔也去了,也以大师兄同样的方式离去了。

张圣全紧紧的把董晓柔抱着怀里,脑海中也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把董晓柔轻轻的放在地面上,才发现地面上有几个字,他知道是董晓柔临死前听见他的话以后留下的。看着用血凝聚成的几个鲜红的字,他的脑海蓦地一片空白。片刻,张圣全拿起手中的剑,站在旁边的空地上,手掌之上用自己全部的内力凝聚出一个银白色的真远球,凝重的抛向身前的土地上,炸出一个两米多深的坑,接着又缓慢的把董晓柔和段晴空的尸体放了进去。最后,张圣全深深的看了一眼,把旁边的尘土快速的推进去,尘土飞扬,掩盖了两人和他们的的模样。曾经残阳山残阳派最为强大的高手,就这样羽化而去,走的时候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张圣全掩好土灰后,正准备离开,突然不远处的山林中传出一声响动,立刻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一个手下在远处听见以后,警惕似的对张圣全说道:“门主,那里好像有人,会不会是……”他也怀疑那是段晴空的后人,只是不敢确定。

“既然事情已经办好了,你们先走,我去看看。”张圣全收起泪水,缓缓的说道。

一群人心里很是疑惑,但不敢忤逆张圣全的意思,只好点头说道:“是,门主。”说完以后就离开了。他们走了,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是带走了两个人手中的剑,缓慢的消失在夜幕中。

段晴空的剑,不是普通的剑,而是残阳派的镇派之剑———残阳剑。

张圣全来到丛林边,看了一眼漆黑的林中,淡淡一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没有说出来的是,这次之所以答应来追杀大师兄,是因为他正的很想看董晓柔一面。熟料,却是这样一个结果。其实丛林里面的人是谁,他早已经知道,即使小柔不说,他也会放过他的。

很久,很久,空气中静谧的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一个小男孩的头伸了出来。

K3kJCj5ZeVor8uT74knt7z4nETdkokpcLN%3D6T2XMQ2BUz1511851088026.jpeg

=================================================

《超级修真》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华华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华华文学,搜索关注即可。

小男孩是夫妻两个人的孩子,名字叫段尘风,他看见父母就这样轻易的离自己而去,痛苦的不能自己,从小他就生活在这个村庄里面,对这里投入了太大的感情,每一处花草树木都是那么的熟悉,可是现在真的要离开这里,一个人孤独的离开,不禁泪水轻轻的滑落,一直流到脸颊。

从小,段尘风父亲就教段尘风修炼真元和残阳剑法,他认为懂得了修炼,在某种程度上就等于保护了自己,他也算是百年一见的奇才,小小的年纪,已经把残阳剑法炼到第五式了,这种速度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只是真元修炼的明显不足,到现在体内的真元还只是黄色的真元球。段尘风的父亲一直很喜欢这唯一的儿子,在生活上有点宠惯,但是习武的时候却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严厉,这也是段尘风武功迅速提高的原因。

虽然第五式“残阳落日”已经被段尘风简单的掌握了,可是对于他这个年龄,他那点可怜的真元内力,还发挥不出什么威力。在这是满是修真的世界上的地方,根本算不了什么,或者说一个修真十几年的高手就可以把他一招击败。此刻,在漆黑的夜幕中,段尘风的心里乱乱的,他不知道应该去哪里,哪里才是他去的方向。

段尘风来到父母的坟前,他没有在坟前留下墓碑,因为他认为没这个必要,就让自己的父母这样安安静静的离开吧!段尘风没有哭,这个时候他知道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怔怔的看着父母的坟墓,但是他发誓总有一天,当自己的功力强大了以后,一定要为父母报仇。他这么想着,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空隐隐的出现一丝亮光,天就要亮了。段尘风从睡梦中醒来,看着眼前冰冷冰冷的坟墓,跪在地下,凝重的说道:“父亲,母亲,尘风走了,等我为你们报仇以后,一定要来这里安一个家,永远陪伴你们。”段尘风说完了以后,缓缓的站了起来。而后,转身就走,走着走着,蓦地回过头来,深深的看了父母最后一眼,带着一滴泪水离开了这个让他永生难忘的地方。

风,从四周肆无忌惮的吹来,吹的段尘风凌乱的头发更加凌乱。

宁静的小路上,段尘风一个人缓慢的走着,行尸走肉般游弋于天地间。

“你走路怎么不张眼睛?”一个大汉被段尘风撞了一下,不满的说道。

段尘风没有理会他,继续这么走着,大汉看着眼前的小孩,仿佛司空见惯一般,摇摇头也走开了。段尘风不知道走了多远,来到村外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段尘风知道,叫木临镇,是这一带村庄唯一的镇子。父亲总喜欢带他来这里的一家饭店吃烤鸡,清蒸鱼,里面的东西真的很好吃,每次吃完了以后都回味无穷。只是现在,虽然肚子已经饿的叫个不停,但是却只能吞着口水。

刚修炼的修真之人也是需要吃东西的,他们不足以把天地间的庞大的灵气转换为能量,只能借助食物来补充生体的饥饿,当体内的真元球达到蓝色的境界以后,就可以慢慢的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一边修炼一边维持身体的能量消耗。

真元球的修炼是大多数门派的修炼法门,他们以真元的颜色来划分内力的深浅,也有少数的门派经过上千年的修炼研究,拥有个独特的修炼之法,他们依靠真元凝结的形态来提升功力,虽然他们修炼的速度很快,但提高到一定境界以后就很难有新的突破,这些修真之人也被称做修真界的异类。

对于修真之人来说,都明白真元达到蓝色境界代表着什么,蓝色真元就像是修真中的一个门槛,资质不好一身都无法达到,凡是达到以后,内力都会突破一个新的层次,比如说一个拥有蓝真元球的修真高手,足可以轻易对付五个以上比他低一个境界的修真之人,可见这门槛突破的重要行。修真之人达到什么样的境界,不仅要看先天发育的骨骼,最重要的还是那虚无缥缈的悟性,当然不排除有奇遇的可能。修真之人的传说里面,当真元球修炼到一定境界,真元球变会破碎,破碎的真元会瞬间融合到你的身体里面,同时会撕裂开一个空间,迎接你去另一个世界。

当然,这只是修真世界里面的一个传说,至于有没有仙人,能不能达到那个境界还没有人可以肯定,唯一肯定的就是修真之人比平常的百姓活的时间要长的许多,内力越浑厚,存活的时间就越长。

段尘风摸了摸口袋,里面没有一分钱,家里的钱他知道放在哪里,可是那个家已经不存在了,在父母被围杀的时候,已经沦为了废墟。没有钱,段尘风不知道怎么办,只是站在卖馒头的客栈前久久的低回,脚不想在移动半步,心里只想饱饱的吃一顿,哪怕是一个白面的馒头也好。

段尘风这么想,只能眼睁睁的想着店铺里面的美味。店里面的生意或许太好,来往的行人络绎不绝,都低着头忙着吃饭,没有人注意到店外渺小的他。行人们一如过客般从他的身边悠然而过,却没有多少人看他一眼,俨然都当他不存在。

时间慢慢的推移,段尘风的肚子也越来越饿,来往的行人终于少了些。这个时候,从店铺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大概有四十多岁,头发上略微夹杂着一丝白发,一张圆圆的脸蛋吃的油光满面,和蔼可亲,身体有些肥胖,走起路来一慌一慌的。他是店铺的掌柜,段尘风认识他。

掌柜走到门口,正好看见有些发抖的段尘风,忙走到他面前,关心的说道:“你怎么一个他人在这里,你父亲呢!”掌柜也认识段尘风,因为段尘风的父亲经常带他来这里吃饭。

段尘风带着凝重的神情看着掌柜,就那么看着,没有说话,掌柜的话勾起他心底的痛苦,曾几何时,他依然陪伴着父亲和母亲的襁褓里面,开开心心的来这里吃饭。可是现在,就在昨夜以后,什么都改变了,他再也不能和父母一起来这里吃饭,段尘风想到这里,泪水情不自禁的隐逸在眼角,他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来,默默的承受着。想想他才十二岁,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说,这是多么大的打击。

掌柜也看出了段尘风不对的地方,他看的出来,眼前孩子的眼中充满了犹豫和悲伤,有是什么事情让他变成这个样子呢!掌柜在心理想着,毕竟他父亲段晴空曾经对自己也不错,现在他孩子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也要帮他一下,想到这里,掌柜对段尘风说道:“尘风,饿了吧!到伯伯的店里面吃点东西好吗?”掌柜老板的声音是那么温柔,仿佛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可能因为掌柜没有娶妻生子吧!这些年来,他一直把来往的小孩当做自己家的孩子一样,对他们都特别的关心,可是今天,这个息日和掌柜关系还好的段尘风却没有开心的神色。

段尘风听见掌柜的话以后,轻轻的摇了摇头,缓缓的闭上双眸,尔后睁开,对掌柜感激的说道:“谢谢李伯伯!”说到这里,段尘风停顿了一下,在心理仿佛做着某种决定,接着,又坚定的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段尘风蓦地转身,往身后的道路上,径直而去,脚步是那么的决然,没有半步的停留。

风中,一滴眼泪在段尘风的脚下静静地滑落,消失不见,深埋在尘土中。

掌柜没有想到段尘风会这么说,他心理有种预感,就是段尘风家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忙跑到店铺里面,匆忙的拿了些银两,像段尘风消失的地方追赶而去。掌柜没有学过武功,跑起来速度很慢,一晃一慌晃的,看起来有点滑稽。

当掌柜赶出来,来到那条路上的时候,段尘风早已消失不见,他心里总有些不详的预感,至于是什么,又说不上来,最后无奈的摇摇头走回了自己的店铺里。

掌柜走了以后,段尘风从旁边的树林里面钻了出来,感激的看了一眼店铺的方向,转身离去。

没走多久,一个商队从段尘风的身边走过,当商队走到一半的时候,只听见车队里面一声“停”,前行的队伍缓缓的停了下来,马车停稳了以后,一个年老的人从上面走了下来,他来到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段尘风身边,拉起段尘风的小手说道:“孩子,你怎么了。”

段尘风实在是太饿太渴了,走路的脚都有些不听自己的使唤了,他听见有人和他说话,抬起头看见一脸和蔼的中年人正和他说话,心里顿时升起一丝好感,开口说道:“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那位中年人笑了笑,说道:“我姓许,叫许文天,你叫我许叔叔好了。”

段尘风听见以后下意识的抬起头,喊了一下:“许叔叔。”

许文天看着段尘风,看出了他有心思,接着说道;“孩子,有什么事可以和叔叔说说吗?”

许文天的话让段尘风心里一阵悸动,说道:“没,没什么。”

“可以告诉叔叔你一个人要去哪里吗?”许文天问道。他知道眼前的小孩心里一定有着极大的事情,只是不愿意说出来,他也没有再问。

段尘风的嘴唇张开了一下,但又快速的合上,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说道:“我没有家。”说完以后眼泪突兀的流了下来。

许文天一股恻隐之心涌出,把段尘风抱在怀里,一边向马车里面走去,一边说道:“走,去叔叔家。”

段尘风在许文天的怀里轻轻的点着头,这一刻他感觉在许文天怀里是那么的舒服,仿佛回到多年以前父亲的怀抱,可是那一切再也回不过去了,想到这里,依靠在许文天怀里的头又紧了一些。

做在马车里面,许文天招呼下人拿了一些糕点,等糕点送来以后,段尘风拿到段尘风面前说道:“孩子,吃吧!”

或许段尘风实在饿坏了吧!拿起眼前的糕点就拼命的吃了起来,没有任何顾忌,一盘糕点很快就吃完了,体内的饥饿也已经消除许多,他接过许文天低过来的水倍喝了一口,而后从心里真诚的说道:“谢谢叔叔。”

许文天很是同情这个孩子,一丝犹豫从眼眸闪过,而后坚定的说道:“孩子,以后你就在叔叔家吧!”

小尘风点点头刚要说什么,马车外发生了变故,只听一个青年的声音传来:“许文天,想不到你躲在这里,我们找了很久才找到你啊!”

许文天轻声的对段尘风说道:“你在这里坐着,发生再大的声音都不要出去,我出去一下就来。”说完就走出了马车。

来到车外,许文天看见来的人,一共有三个人,全身包裹着黑衣只内,只露出两个眼睛,带头的一人看见许文天,笑着说道:“许文天,我们又见面了。”

许文天也对着黑衣人微微一笑道:“是啊!我们又见面了,不过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习惯。”黑衣人冷冷一笑道:“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是吗?”许文天对视着黑衣人的眼神,一点也不畏惧的说道:“你们修真之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追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我想,是不是违反了你们修真界的规矩。”

“违反了又怎么样,再说你也是一半的修真世界的人。”话声一转,黑衣人冷声说道:“无论如何,今天我都要你葬身在我的剑下。”

“哦,我到要看看是如何葬身在你的剑下的。”说完以后,手一挥,旁边的商队之人摇身一变,换做一个个修真之人保护在许文天的身前。

黑衣人看到这些人以后,不屑的笑了笑:“就凭他们,你也想活着离开吗?哈哈……哈哈!”

接着,只见黑衣人的手虚空一挥,一个飞轮出现在他的手里,飞轮入手以后,他的身体周围一米的地方出现的黑云般的雾气。

“黑天轮”许文天的心里有些惊讶,想到不黑云庄的镇庄之宝出现的眼前之人的手里,看他的年纪不大,却有如此的道行,不禁怀疑起他的身份。

黑天轮脱手而出,瞬间朝许文天飞来,速度之快,很难分辩的出它飞行的轨迹,前面的人握住手中的武器,盯着黑雾中若隐若县现的黑天轮,他们知道若是一不留神,便会葬身在这十大凶器之一的黑天轮之下。

“轰”的一声,集合数十人之力却无法抵抗黑天轮的一击,众人皆吐了一口鲜血,飞了出去。

黑天轮的黑色光芒只是在刚才双方相拼的时候隐隐暗了一下,但瞬间就回到黑衣人的手里,恢复了原本的光彩。

“咦?”黑衣疑惑的发出轻声,因为他发现在许文天身后有三个人始终没有出手,三人两男一女静静的站着,靠前的男人年龄微微长一些,穿着一身青色的修炼之人常见的长衫,后面一男一女看得出还很年轻,大概二十多岁,男的一身白色的长衫,女的一身淡绿色的连衣裙。以他的功力居然看不出靠前那人功力的深浅,后面的两人功力也只与自己相差无几,他明白这可能是许文天暗中请来的高手。黑衣人不在等待,手中的武器再次脱手而出,比上次攻击的速度更快,眼前就要来到许文天的面前,一个孩子童声从后面传来:“不要。”说时迟,那时快,那个幼小的身影已飞他许文天的身前,试图挡下那一招毫无破绽的攻击。

众人眼中满是惊讶,他们不知道眼前的小孩什么时候出现的,他们都忽略了微不足道的他。

就在段尘风即将断送在高速旋转的黑天轮之下,许文天身后一直没有出手的三人动了,只见一到紫光和两道蓝光同时射向黑天轮,黑天轮在接触的三道光芒的时候蓦然在空中停滞了一下,轮身黑色的光芒也随之黯淡下去,接着,没有任何响声,按照飞来时的方向飞了出去。

许文天伸手把段尘风抱在怀里,却见他昏了过去,摸了下他的脉搏,发现没有什么大碍,心里也放心了。

黑衣人伸手接住黯淡的黑天轮,嘴角流出一丝鲜血,他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液,缓缓地对着刚才出手的人说道:“好功夫,想不到许文天也要请冷杀门做护卫。”说完以后他对身后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

刚才出手的三个人听见对方说出自己的身份,先是一惊,接着淡然一笑,没有否认。

黑衣人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两人也动了,片刻,在他们的手里也出现的自己的兵器,左边的黑衣人是一把弯刀,刀上散发着冷冷的寒光,刀的中间有隶书一个‘刀’样小字。右边之人手中是一把剑,剑上的光芒更加诡异,黑雾中萦绕淡淡的紫气,而紫气中那个‘剑’字也越发明显。

“刀剑双煞。”许文天看见他们两人的兵器,不禁一愣,这两人可是成名几十年的修真高手,想不到今天却出现在这里,难道刀剑双煞依附了黑云庄不成。

“不错,正是刀剑双煞。”黑衣人一边说着,一边把内力缓缓的输入在手上的黑天轮之中,黑天轮再次散发出原本的光芒。他看着刚才出手的三人说道:“今天就让我领会一下冷杀门的绝技虚无剑气吧!

=================================================

《超级修真》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华华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添加公众号流程:右上角 + ,添加朋友,点击下面的 公众号 三个字,输入 华华文学,搜索关注即可。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217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