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古言小说《医女雪晴不愈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医女雪晴不愈心》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华华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华华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医女雪晴不愈心》简介:一张破草席卷着俩尸体,这就是杨雪晴初来时的场景。公婆恶劣,家徒四壁,还有个半死不活的病秧子相公,七大姑八大姨的没事就来找茬,咋整?穷不怕,她神秘空间加医术,发家致富无绝路;找茬的也不怕,来找茬就是来找死,打到你喊娘!可这多出来的相公要怎么办?   “你撩我,我要报官!”   “抱官没用,抱我吧!”  撩汉种田养包子样样不差,唉,其实她只想当个安静的土财主。

0-temp-201901-21-1548060009199.jpg


沈蓦然迷惘了,“杨家姑娘,你可还好?莫不是真的撞坏了脑子?你我虽是配了冥婚,但也算是夫妻一场,我怎会不知你姓名?”

“撞坏脑子?”下意识的摸了一下额头,难怪脑袋那么疼,额头上顶着一个大包呢!

可是冥婚是什么鬼?

“……你因被崔家逼婚,无奈之下撞死在了院墙下,你娘念及母女之情……因而将你与我配了冥婚,潦草下葬……”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我跟你?冥婚?”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玩笑开大了啊!她才二十四,整天在部队忙着学习训练研究治病,连恋爱都没空谈一个的,哪里有空去结婚?而且还是冥婚?

沈蓦然的脚步一顿,他心知,像他这样的人,恐怕是没有女子愿意嫁给他的。

眼前这杨家姑娘之前他也见过两回,她面色灿若桃花,眼睛亮如星辰,声音如丝竹般悦耳,这般美好的女子,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无奈造化弄人,她被迫撞死家中,他病重奄奄一息,她父母不忍她成为无主孤魂,他父母……

唉,想起临死前,沈蓦然的父母站在他炕前,装作一脸悲痛又惋惜的模样诉说着他们养他的不易,母亲更是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一副恨不得随他一起去了的阵势。

“蓦然,你命苦,年纪轻轻的就身染恶疾,你不要怪娘不找人给你医治,实在是咱们沈家贫苦,咱家的情况你也知道,你下面还有弟弟妹妹,家里开销大,实在是无能为你买药医治,蓦然,你好好去吧……”

“娘以前对你虽然严厉,但娘那都是为了你好,所以你不要怪娘,你到了那边啊,遇到了阎王可千万不要说是娘的过错,这一切都是命啊!”

“哦,对了,娘为你寻了一门婚事,是杨老三家的姑娘,长的那模样也挺俊的,跟你绝对配得上。”

“……”

沈蓦然病重,已经休克几回,这次醒来,恍惚间就听其母王秋花痛哭流涕道。

他蹙眉,其实连蹙眉的力气都没有了,他都要死的人了,怎么能连累人家姑娘呢?不过又想,王秋花的为人他最清楚不过了,她是连药钱都舍不得为他花上一文的,又怎么会舍得那些聘礼钱给他这个将死之人说亲事?

而且曾听闻镇上崔家看上了这杨家姑娘,兴许婚期也快到了,纵然王秋花拿的出聘礼,怕是杨家人也不会愿意的吧?

所以,这婚事也只是说来哄哄他罢了。

沈蓦然如此想着,却又听王秋花说道:“那姑娘昨儿一头撞死了,此刻已经在路上等着你了,儿啊,你还等什么?快去吧,别让你媳妇等久了,如此你们黄泉路上不孤单,娘也就安心了。”

王秋花语毕,沈蓦然也闭上了眼。

倒是不知后事,也不知有没有黄泉路,只知他是听了她呼喊的声音,才活了过来。

或许冥冥之中,她未死,他也不敢先上路吧。

“恩,当时你爹娘亲眼看着你撞死的。”沈蓦然也很诧异,原来人真的可以死而复生,就连他自己也是如此。

她撞死的?然后又活了?还跟个陌生人结了冥婚?

天呐,这玩笑开的太大了!

杨雪晴心里乱糟糟的,以前她可不是这样的,不管多大的事,又不管多复杂的任务,她都能做到平心静气有条不紊的将事情处理好,可此刻,她完全蒙圈了。

她尽量让自己静下来,细细分析,要弄清事情真相,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下山,多找几个人打听打听。

沈蓦然见她表情凝重,以为她是反悔了婚事。

当然,冥婚这事,换了别人恐怕也是无法接受的。

“你家在哪里?我先送你回家。”杨雪晴说道。

杨雪晴搀扶着沈蓦然,一路跌跌撞撞下了山,顺着沈蓦然指的路,不多时就到了村口。

呵!不过这都什么年代了?村里还都是土坯子房,真朴实!

让杨雪晴奇怪的是,路上遇到行人三三两两,她正欲去打听,那些人却跟见了鬼似的大叫着跑开了。

杨雪晴低头打量自己,又打量沈蓦然,这一身古装,狼狼狈狈的,难怪会把人家都吓跑了。

但是让她更加不解的是,那些行人也是穿古装留长发的。

两人终于来到沈家门前。

“哟,你家还挺有钱的啊!”杨雪晴嘲讽道。

这一路走来遇到的大多都是土坯子房,且破旧不堪,这沈家却是五间头儿的青砖房,这样的人家应该不会穷的没钱治病吧?

就算没钱治病,也不至于用张破席子一卷,就这么把人给扔乱葬岗去了吧?

沈蓦然没吭声,只是尴尬的把脸转向了另一边。

“有人在么?”沈家大门是敞开着的,杨雪晴喊了一声,扶着沈蓦然就进了院子。

乍一听一个陌生的声音,正厨房烧火煮饭的王秋花随口应了一声,然后扯着围裙边擦手边往外走,“谁来了?有……”

王秋花出厨房,见院子里站了俩人,均是鲜红如血的丧嫁衣,她嗷呜一声腿一软就跌坐了地上。

这一男一女不正是自己死了的儿子和儿媳吗?

“你,你们……鬼!鬼啊!”王秋花惊恐的大叫,跌跌撞撞的就往屋里爬,“别来找我!不是我害死你的,别来找我!”

这惊恐的叫喊声很不一般,屋里沈新路坐不住了,嚯的一下跳下了炕,“鬼嚎个什么?你个败家娘们,天都快黑了,饭还没做好呢?”

待来到院中,沈新路也镇定不住了,“你们,你们……是人是鬼?”

呸!这不是废话么?昨儿才埋了他们,还是他亲手埋的!

“儿啊!你听爹说,虽然你的后事办的简单,但爹也是尽心了的,你听爹的,先回去吧,你缺什么,爹明儿一准烧给你!”

沈新路结结巴巴的念叨着,忍不住也私底下责备王秋花,“都怪你这个败家娘们,让你好好张罗着给埋了,你非要扔乱葬岗!就知道凡事不能听你的,看,这两口子找来了吧!”

“你快别说了,先想办法把他们弄走吧!”王秋花吓都吓死了,早知道是这样,她宁愿昨儿多花几串钱给弄副棺材了。

沈蓦然不知自己此刻心情,简单下葬?不过是一张破席子卷尸弃之,若不是复生,指不定两天后就被野兽吃了干净去。

从小到大,这个家对他何时善待过?可毕竟是自己爹娘,因此他忍着没开口。

沈新路也害怕,但不得不壮着胆子哀求:“蓦然我儿,爹娘生你养你二十余载从未对不住你,要怪只能怪你命不好啊!爹娘也不是没尽力给你医治……你看,媳妇也给你娶了,你就去那边儿好好过你的日子吧。”

有沈新路壮胆,王秋花也跟着结结巴巴说道:“对对对,蓦然,你快走吧,以后别来家里闹了,你需要什么就给娘托个梦,娘一定尽力都给你啊……”

杨雪晴哭笑不得,还真把她当死人了啊?

“爹,娘,我们还没死。”沈蓦然终于开口了。

一听沈蓦然说没死,王秋花顿时炸了毛,只见她跟打了鸡血似的蹦跶起来,嚷嚷道:“你个不孝子!你到底还想咋的?死了化成鬼还想来闹是不是?你说,是不是你那不要脸的媳妇撮唤你的?我告诉你,这个家没你一分一毫了,你们趁早死了那份心!”

听说人死后的头七天,他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通常头七天都会回家一趟的,王秋花以为沈蓦然就是这样。

这夫妻俩一同回家,王秋花更是以为他们是惦记家产的。

“行了行了,人是真的还没死,不过要是再不赶紧医治,那可就真要死了!”杨雪晴嗤笑道,这都什么爹娘啊?就那么盼着自己儿子死吗?

确定了这两人真的还没死,王秋花和沈新路更加不淡定了,人死了还好,他们头一次见鬼自然害怕,可是再想想,鬼不过就是一口气,大不了找个道士来做做法收了他们,可这人如果没死,那可就不好了。

“既然没死,那你们还回来干什么?”

王秋花的话让沈蓦然怔了怔,他这是连家都不能回了?

“你这当娘的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你儿子没死,你该高兴才是!怎么反倒连家都不能回了?”杨雪晴算是看出来了,沈家这爹娘压根就不是个好的!

杨雪晴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可就惹了王秋花了,就见王秋花眼睛一瞪,泼妇一般的骂了起来:“你个贱蹄子给我闭嘴!沈家有你说话的份儿吗?你们都是不祥的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质问我?”

靠!我这个暴脾气,杨雪晴暗暗咬牙,沈蓦然祥不祥的她不知道,但她杨雪晴哪里不祥了?从小到大,还没人敢这么说她的!

“切!死过一次就是不祥?没听人说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我劝你,还是好好给你儿子医治,省的落得个虐待亲儿的名声,让人家戳你脊梁骨!”杨雪晴指了指大门外以及院墙上看热闹的人,冷笑着说道。

打从有人在街上见到这两人后,就各自奔走相告,一时间闹鬼的传言就传遍了整个村子。

又听闻这二人去了沈家,便有那好事之人跟来看热闹了。

王秋花何人也?在村里是有名的泼妇,还没人跟她这么顶嘴过的,更别说是这个新进门的不祥儿媳妇!

“你!你给我跪下!我好歹是你婆婆,有你这么跟长辈讲话的吗?”

虽然是冥婚,但在名义上,杨雪晴是她沈家人这是不争的事实,王秋花拿捏她,那随便一个借口都能让她好过不得!

杨雪晴冷笑一声,跪?她上跪天,下跪地,除了她亲生父母,谁都没资格让她跪!

再说了,这群都什么人呐?初次见面就喊她儿媳妇,呸,谁她儿媳妇?!

“蓦然你还楞什么?没看到你媳妇顶撞你娘吗?还不快让她跪下给你娘认错?瞧把你娘给气的!”沈新路也从惊吓中缓过神来,连忙站到了自家婆娘身旁。

沈蓦然很为难,一边是自己爹娘,一边是自己婆娘,且明知爹娘是有意拿杨雪晴来出气的。

换做以前,他或许会向着自己爹娘,但面对杨雪晴,这个将自己从黄泉路上唤醒的女子,他不忍让她受委屈。

“雪晴,我们走吧。”他淡淡的说道。

杨雪晴一怔,罢了,被亲爹娘抛弃的是他,他都不急,她又替他急个什么呢?

王秋花是个粘缠人的,这新媳妇进门第一天,没给敬茶没喊爹娘也就算了,竟然还敢顶嘴,这要是传出去,她沈家的脸往哪搁?

“要走也得先给我下跪认错!你个不孝子,我养你这么大容易吗?你现在翅膀硬了啊?娶了媳妇就不听娘的话了?”王秋花骂骂咧咧一大串,最后干脆地上一坐,哭着嚷嚷,“街坊邻居的,你们都看看,这不孝子真是要气死我了啊!我可真命苦啊!”

街坊邻居都是看笑话来的,顿时哄闹起来,有人说沈蓦然的确不孝,又有人劝王秋花,当娘的都不容易,哪里有当娘的真的跟自己儿子置气的?

“人能活过来是好事,蓦然他娘,你就快别嚷嚷了,赶快让人屋里去,我看着这孩子不大好,找个大夫来看看吧!”

“好歹是条命,自己生自己养的,咋能不让人进门呢?”

王秋花一听没人向着她说话,就又骂骂咧咧起来,“你们这都是想害死我啊?昨儿你们都是看见了的,他俩都是死的透透的,这世上哪有人能死而复生的?分明就是妖孽作祟,借了他们的身来祸害我们沈家的啊!”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打不得同情牌,干脆就说他们是妖孽,如此恐怕整个村子就没人敢替他们说话了吧?

“妖孽!该把他们绑起来烧死,想来祸害我们沈家,没门!”沈新路大喝一声,他拿起铁锹撸起袖子就往沈蓦然头上拍去。

这不祥的之子,趁早打死了事!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医女雪晴不愈心》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华华小说 回复《医女雪晴不愈心》(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697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