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灵摆渡》小说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怨灵摆渡》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怨灵摆渡》简介:人间白事,棺中女尸;阴司差人,命如草芥;黄泉未尽,好久不见……阴阳两间无新事,万事如若能重来,我是否还会多看一眼?

0-temp-201901-08-1546932038305.jpg

第七章 姜月
“相公,你看我摔地上的样子好看吗?”

“相公,你是不是又想要了呀,没事没事,你想要什么姿势都行哦!我身上的骨头都摔碎了,什么样的姿势都能摆出来哦……”

江小悦的头歪着,看着我。

后脑,贴着后背。

肌肤,像是被水泡久的劣质墙壁,一寸一寸的往下掉着。

鼻子,塌了。

一只眼珠,爆掉了。

半边头盖骨,也陷了。

里面的浆,白的、红的,混着眼眶里流出来的泪。

大红嫁衣,被染得更红了。

“啊啊啊——”

我疯了似的跑着,没跑几步就摔了个狗啃泥。

“相公这是在玩你跑我追吗?好呀好呀,不过我要是追到相公,相公要让我嘿嘿嘿哦……”

江小悦蹒跚着向我走来,她每走一步,身上都有的肌肉、浆液、碎骨、内脏在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明明鬼没有实体。

这掉了一路的东西,也就该是假的。

但不知道是不是太逼真了,欺骗了眼睛,眼睛又欺骗鼻子。

我竟然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腥臭,像是把猪肉、鸡杂、鱼,放在一个空间里慢慢发酵、腐烂。

这鬼,是恶鬼。

这臭,也是恶臭。

我一下没忍住,将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

很脏。

但江小悦脚下掉的,比这更脏。

女鬼和母老虎究竟那个更可怕?

刚刚我觉得是母老虎。

女鬼多体贴。

现在,我要反悔。

江小悦单凭样子,就能让男人失去所有幻想。

这可比母老虎,可怕多了。

“大胆,区区厉鬼也敢害我陈乾坤的孙儿……”

“相公莫怕,妾身救你!”

喊,是我爷爷喊的声音大,但救,是三丈红绫救的更快。

好吧,我刚刚的看法一样要收回。

也不是所有女鬼都比母老虎可怕。

人,分好坏。

鬼,看来也是一样。

红绫,击中江小悦。

像是船夫的桨,啪的一下砸在水面上。

月黑风高,溅起的水花。

都是黑色。

掉了一地的恶臭物,也炸开了。

像是有人把捣蛋的小屁孩摁进蛋糕里,但炸开的奶油和巧克力,都是一个颜色。

也是黑色。

我忽然觉得好冷好冷。

冷到,骨髓都冻僵了,灵魂也凝固了。

“这煞气,好重……不好!陈毅……”

“相公……”

我听到他们在喊我,但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

再次睁开眼时,我躺在卧室的床上。

“我、我这是怎么了?”

明明阳光正好,明明盖着被褥,我却觉得很冷,冷的瑟瑟发抖,牙关打颤。

“阳气浅薄,煞气入体。”

回应我的,不止是我爷爷,还有她。

“相公,是妾身没用,害你受伤了。”

她凄凄惨惨的伏在床边,只可惜她的白胳膊压在被褥上,却连被褥的一丝褶皱都压不出来。

“来,娃子,把汤喝了。”

这汤,我已经一连喝了好几天了,每天早上一醒来,我爷爷就端汤进来要我喝,我问过是什么汤,但我爷爷没说。

汤一下肚,我还是觉得冷,但起码牙关不打颤了。

我慢慢撑着坐起来,愁眉苦脸的看着我爷爷和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爷爷看向她,她低着头,委屈而又自责。

“相公,是妾身大意,都是妾身的错。”

“妾身没想到她是贪得无厌的鬼,竟然趁妾身不在勾引相公,害得相公身子变成这样……”

她越说,我越糊涂,越是心虚。

这换个方向解读,就是我这个当“相公”的不知好歹,趁着家中妻子不被,在外与小三苟合,纵情酒色,结果被掏空身子,一病不起。

“咳咳……娃子,你是这几天做梦做的多了,亏空了气血和阳气。”

我听得一愣,尴尬至极。

看来我爷爷是早就知道我之前都做的什么梦了,亏得我洗澡洗裤子时小心又小心,结果还是没能瞒过去。

“昨晚江小悦的鬼魂身上煞气太重了,你气血不厚,抵不住煞气,煞气入体,把阳气也冲散了。”

“不过好在你和煞气接触的时间短,问题不大,休息段时间,养养也就好了。”

我爷爷说着,看了眼她。

她抿着嘴,哀怨又彷徨。

“太爷放心,妾身知道轻重,在相公身体未愈之前,不会与相公行房。”

我脸一红,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她似是感应到我的目光,抬起头看着我,含情脉脉。

“咳咳……既然这样,虽然过程有些波折,但姑娘,你还是想要和我孙子结婚的吧?”

她羞涩的点了点头。

“娃子,你呢?”

我?

我看着她。

她没有催我,但她的眼神中除了绵绵情义,还有慢慢的期待。

我用力点了点头。

“结,当然要结!”

我知道她是鬼。

但这又怎么样呢?

她很漂亮,虽然不能秀恩爱撒狗粮,但她对我挺好,就算她只是魂体,不能正常行房事,但爱情又不只有繁衍后代。

再说我爷爷肯定不会故意害我,既然重提此事,必有原因。

再况且……昨晚我拒绝了江小悦,江小悦就给我带来了终身难忘的体验,要是现在我再拒绝她,鬼知道她会怎么样?

我可不愿意拿我的小命去赌。

不对,她也是鬼。

人猜不透人心,鬼应该也猜不透鬼心。

见我们都同意了,我爷爷点点头,拿了纸和笔,还有一壶酒,两只碗过来。

我爷爷拿着笔在纸上写着,写的不快,但却很用力,都写出汗来了,我伸长脖子看了看,在纸上看到了我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姑娘,你自己来?”

她看着我爷爷手里的笔,摇了摇头。

“还要麻烦太爷替妾身写了……”

她之后,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她叫江悦?

和江小悦,就差一个“小”字。

我瞅了瞅爷爷写的。

哦,原来是姜月。

写好之后,我爷爷仔细看了一遍,抬手擦了擦汗,又拿出一张墨迹早已干掉的纸,苦笑道:“像,太像了,怪不得我会认错。”

姜月也点头:“怪妾身没有说清楚,不怪太爷。”

我好奇看去。

墨迹早干的纸上也是写着两个人的名字与生辰八字。

其中一个名字,依旧是我。

另一个是江小悦。

像的是江小悦和姜月。

不是两人的相貌,而是这生辰八字。

按照江湖上算命的说法,这归属于同一个命格。

0-temp-201901-17-1547695703235.jpg

第八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把左手伸出来。”

我伸出手,我爷爷也不知从那儿拿出把小刀,一刀划在我掌心上,伤口不深也不长,但足够让血流出来。

“握拳。”

我的血,从指缝间滴在写着我和姜月名字与生辰的纸上,很快将整张纸都染成红色。

“好了。”

我爷爷丢了个创口贴给我,这创口贴刚好将伤口覆盖,姜月则不用我爷爷多说,主动朝着纸吹了口气。

这口气,将纸上的血色,都吹的淡了。

不一会儿就恢复成原本的明黄色,被我爷爷放进酒壶。

这酒壶不大,就两碗的量,倒完后已经空空如也,但不论是空壶还是酒碗里,都看不到纸了。

就好像那张纸,已经溶进酒里。

我爷爷一手一碗酒,一碗给我,一碗给姜月。

我觉得这已经挺不错了,总比昨晚儿对着棺材要好,仰头就要一饮而尽,我爷爷把我叫住了。

“你这娃子,当新郎官也不用这么急吧?交杯,要喝交杯酒。”

我端着酒,看着姜月,姜月也看着我。

四目相对。

温柔的温柔,认命的认命。

交杯酒喝完,姜月握住我的手,明明没有实质的触感,但我的心跳却快了两拍,反手握住她的手。

我爷爷笑了笑,当着我们的面拿出写着江小悦与我的名字和生辰的纸,打火机轻轻一点,化作飞灰。

我忽然想到个事。

“对了,江小悦她怎么样了?”

人,死了会变成鬼。

可鬼还能死吗?

是魂飞魄散,还是投胎转世?

我爷爷老脸一红,尴尬道:“跑掉了。”

我愣了一下,不过也对。

我爷爷又不是神仙。

姜月和江小悦一样也都是鬼。

江小悦跑了,也很正常。

之后的几天我过的很安逸,每天舒舒服服的养着阳气,春梦也没有做了,不会在第二天醒来腰酸背痛、浑身无力。

似乎和以前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虽然姜月一直在我身边,如影随形,但她没有实体,别人也看不到,对我正常生活,没有影响。

况且我还发现一件好事儿。

清明过后夏天就快到了,气温逐渐升高,村民们都有些抱怨这一年比一年热的炎夏怎么熬过去,风扇已经不好使了,是不是该买台空调。

但我却不担心。

我有妻子了,妻子是只鬼,鬼属阴。

大部分的鬼出场都自带降低温度的被动效果,姜月自然也不例外,比空调都好使多了。

空调不能贴身携带还要出电费,更没她养眼。

但滋润的小日子才过到第六天,就被一则消息打破了。

江家出事了。

江小悦的哥哥江大材中了邪。

放着好好的男儿身不要,非要当女人。

涂口红、抹胭脂、蓄长发……哦对,还有穿女装,最爱穿的还是妹妹生前留下的衣物,丝袜、连衣裙、发卡这些就不说了,连内衣都不放过。

江家父母发现后烧了江小悦的衣物,江大材当时什么也没有说,但当晚却进厨房拿起了菜刀。

不是杀人。

是断子绝孙。

要不是他妈妈正好起夜发现,江大材能不能做女人不清楚,但男人肯定是当不了了。

家丑不可外扬,但这动静太大,瞒也瞒不住,很快就传开了。

有人说是江大材疯了。

也有人说是江家进了脏东西。

还说的有声有色有眼有眼,说江小悦死的不明不白,心里有怨气,这是回家了,上了江大材的身,

在报复。

“你怎么看?”

我问姜月。

虽然我现在对鬼也有了基本了解,但怎么比也不可能比姜月更了解鬼。

毕竟,她也是鬼,是同类。

“相公,可能是她,也可能不是,妾身也不知道。”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是鬼,又不是神。

鬼做事儿,一样要按照基本法来,不是说杀人就能杀人,只是和人走的路数不一样罢了,否者阳间早就乱套了。

“不管是不是她,我们有必要去江家看看。”我爷爷不容置疑的说道,“江小悦的事,虽然不是因我们而起,但和我们也有关系,要不是从你这娃子身上吸足了阳气,她也没本事做到这事。”

我:“……”

明明我是受害者,怎么这听着更像是帮凶?

对了,这几天里,我爷爷也悄悄的把江小悦的坟迁到江家祖坟里了,既然阴缘只是误会,这江小悦的坟,也自然不能放在老陈家的祖坟里。

到了江家,我爷爷开门见山的说想见见江大材,江小悦她娘的脸色很不好看,只差没把我们直接轰出门了。

大概她以为我们是来看笑话的吧。

“大妹子,我是做什么的你也知道,每天就和棺材、死人,还有鬼怪打交道,这里面的道道我也懂一些,你让我去看看,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

就算这样,江小悦她娘也不想让我们见到江大材。

人家当娘的不让,我们也不能硬闯,正要作罢的时候一直抽着闷烟的江小悦她爹说话了。

“你们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见。”

很快,我们就见到了江大材。

江家中了彩票,家里现在有网有空调有电脑,在天门村这已经是很让人羡慕的生活水平了,江大材就整天窝在空调房里用电脑上网。

一个字来概括。

宅。

除此之外,他没什么异样。

没有胭脂和口红,也没有女装,和村里人传的完全不一样。

以讹传讹?

“大材他只有发病的时候才会扮女人,但病完就会晕倒,醒来后就什么都忘了,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情况。”

离开空调房后,江小悦她爹一根接一根抽着烟。

“孩子他娘烧衣服,只是单纯觉得或许衣服没了,大材发病的时候找不到衣服穿,这病就会好了,她不想让你们见大材,也是担心你们说漏嘴,大材知道会承受不住做傻事儿。”

说着,江小悦她爹扑通一声,给我爷爷跪下了。

“陈老爷子,我求求您救救大材吧!我们江家,现在就大材一根独苗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媳妇摇了摇头,我爷爷也叹了口气,跟着摇摇头。

江小悦她爹看不到我媳妇,但他看得到我爷爷摇头的动作。

他把烟摔在地上骂了两句,也没说是在骂谁。

我有点恼火。

你跪了就跪了,还必须要帮你还是咋滴?我又不是你爹,不惯这臭毛病。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怨灵摆渡》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怨灵摆渡》(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6617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