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穿越小说《绝色嫡妃》全文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

绝色嫡妃》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绝色嫡妃》简介:霍倾歌,大夏王朝将军府嫡出三小姐,自小就被先皇赐婚给皇后小儿子晋王殿下,却不想,晋王看不上这个体弱多病胆小懦弱的未婚妻,联合母后设计陷害,意图退婚,险些令她丧命。林晓晴,二十一世纪M国西点军校毕业的军事天才,雇佣兵界的翘楚,因在巴勒斯坦暗杀恐怖基地头目而被炸死重生,阴差阳错的成了这霍家三小姐。父母生死成谜,爷爷不疼,伯母不喜,堂姐来欺,堂弟挑衅,庶出的也敢这么嚣

0-temp-201901-11-1547190177482.jpg


第四章:清白之证
  心想,这皇后娘娘是不弄死人不罢休啊,虽然嘴上说饶了霍三小姐,但是面对一个柔弱的姑娘家,这五十大板打下去,还不是一样要送了命?

  “皇后娘娘……?”那王大人一听,险些晕过去,立刻还要上前求情。

  却被皇后娘娘一句话硬生生的挡了回来……

  “王大人,如果这一次本宫不教训这丫头的话,只怕以后咱们南竹军营就成了女子随意进出的地方了?这意味着什么?你身为三朝元老应该懂得。”

  果然,这句话一出,王大人立刻闭上了嘴,或者说无言以对。

  这时,太子纳兰御突然扬起嘴角:“二弟,这霍家三小姐可是你未过门的晋王妃,你难道都不说两句吗?”

  顿时,所有目光都朝着晋王纳兰晋望去,似乎都在等他是否为霍家小丫头求情。

  岂料,纳兰晋幽幽的看了霍倾歌一眼后,只是淡淡的说道:“她犯了军规,母后惩罚她也是合情合理,如果她承受不了五十大板因此而丧了命,那么只能说……我们没有做夫妻的缘分罢了。”

  晋王这番话说完,所有人都明白了晋王的意图,人家压根就不想救这个未婚妻吗?更不会因此忤逆了母后的决定,看来,这霍家三小姐注定逃难一劫了。

  霍倾歌忽然冲着纳兰晋冷冷一笑:“晋王殿下,说的好,好一句没有夫妻缘分。”

  “本王说的是事实,你有错在先,怪不得别人。”晋王冷声回道。

  霍倾歌冷笑,这一对母子双面夹击,看来是真的想置自己于死地,不过这手段太狠毒了点,晋王若是不想娶自己,找个借口悔婚就是,反正皇家做什么都没有人敢质疑,对付她一个将军府孤女何必要用这么阴毒的计策呢?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人拖下去?”皇后厉声喝道,而从始至终,皇上都没怎么开口,只是淡淡的望着这一切,似乎是一个看戏之人,那眼神中,流露的尽是薄情。

  霍倾歌感叹,好一个帝王家?既然你们想我死,那也别怪我破釜沉舟?

  她是谁?她可是堂堂二十一世纪的军事天才,大名鼎鼎的西点军校状元?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人拖出去打板子?

  没想到皇后会这样狠毒,进宫就要困杀自己,所以之前也没做任何救援准备,这一刻,霍倾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会看准时机,找个机会冲到老皇帝身边,直接绑了他,然后就像胁迫北冥幽那样,虽然这么做,以后是肯定要浪迹天涯,四处逃生,但是也绝对不会做一个任人宰割的鱼肉好。

  心里这样想着,霍倾歌捏了捏中指那枚醒目的绿宝石戒指,那里有一根沾了剧毒的针,所以一会对付老皇帝,就用它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慢着。”

  顺着声音抬眼望去,一男子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门口,银色长袍,腰间墨绿色腰带极其的醒目,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年纪,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唇若涂脂,长身玉立,墨玉般流畅的长发用青丝挽起,一半披散,一半束缚。他的眼睛如春日还未来得及融化的白雪,闪亮,剔透,不染尘,细看之下,眼眸深处似乎还带着让人不易察觉的凌厉和疏离感,放佛仙人般,令人不敢亵渎。

  很久以后,当霍倾歌回忆起第一次看见这个人的时候,心里还会觉得震撼无比,惊艳至极。

  只见男子抬脚刚一走进大殿,所有人立刻起身,包括皇上和皇后娘娘,全部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子衍大人。”

  “皇上,今日破星七煞当庙,不易动刑,否则主有血光之灾。”

  皇上听罢,微微一怔,随即不顾皇后的意愿,立刻吩咐道:“你们都退下吧,既然子衍大人算出今日不易动刑,就此事作罢吧,可能是天意如此,看来,霍将军在天之灵都不希望这个女儿出事。”

  皇上别有深意的看了霍倾歌一眼,仅这一眼,霍倾歌就知道,自己得救了,因为皇上的眼中杀气全无,更绝的是就因为刚才这个男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不难看出,那应该是一个极为尊贵的人,不然不会连皇上都要尊称他一声大人。

  “霍丫头,还不谢谢皇上开恩?”一旁的老臣王大人提醒道。

  霍倾歌这才回过神,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臣女谢皇上开恩。”

  这时,皇上身边的娅妃忽然又开了口:“皇后姐姐,臣妾记得当初皇上赐婚将军府的嫡女给晋王殿下,如今,京都都在谣传晋王殿下的婚事,看来,就是要迎娶眼前这一位了?”

  皇后闻言脸色微微一变,随即面不改色的说道:“皇上赐婚不假,不过也要看看霍三小姐是否能配的上本宫的晋儿才行,据本宫所知,这一次这丫头不仅是私自去了边关,而且还被北冥军抓了去,不知道是否属实?”

  “是有这么一回事。”霍倾歌漫不经心的回答。

  见她承认了,娅妃立刻惊呼:“天哪,本宫以为一直是个谣传,没想到原来北冥真的抓了这丫头去做军妓,真是可怜的孩子。”

  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霍倾歌真的要为皇后和娅妃拍手叫好了,她们两个一唱一和演戏演的那叫一个逼真,如果放在现代,估计连奥斯卡小金人都不在话下了吧。

  可惜,时机不对,这两个女人是想要了她的名,步步引诱她往陷阱里跳。

  闻言,所有人再次惊诧,晋王眼底泛起一丝厌恶之色,看来,他也是那样认为的。

  皇后随即又开了口,“霍丫头,女子家命是小,名节是大,你既然已经做了北冥军妓,怎么又有脸回京都,难道非要本宫亲自赐你三尺白陵吗?你就算不在意你是未来晋王妃的身份,也要在意将军府的名声啊,看你也算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这点道理都不懂得?”

  “皇后娘娘误会了,臣女虽然被北冥军抓了,但是却侥幸的逃了出来,未被玷污,臣女是清白的。”霍倾歌冷静的解释。

  “呵呵,清白?你当本宫是三岁的孩童吗?北冥军营那是什么地方?能让你侥幸跑出来,而且还毫发无损?”皇后冷笑。

  “霍倾歌,母后说的没错,你作为将门之女,被人玷污了名节,就该自尽了事,怎么还敢大摇大摆的回京都,如今你这样厚脸皮的女人倒是真不多了。”

  霍倾歌抬起头看了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好未婚夫晋王殿下。

  “晋王殿下,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都说了,我是清白的了,你难道没听清楚?”霍倾歌冷冷一笑。

  这时,晋王冷笑道:“霍倾歌,证明自己口说无凭,有本事拿出证据来,你说你是清白的,可是谁相信呢?所有人都知道你被北冥军劫了去做了军妓,你如今还能安然无恙的回来,你确定你还清白吗?”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霍倾歌的身上……

0-temp-201901-08-1546932038305.jpg

第五章:勒索皇帝
  神秘身份的男人端坐在皇上与皇后的身边,冷眼观望这一切,看不出半点涟漪之色。

  这不得不让霍倾歌猜想,刚刚,他说那句话救了自己,到底只是个巧合,还是有预谋的?

  “皇后姐姐,据说未婚女子不洁的话,是要侵猪笼的呢,不过既然子衍大人说今日不易动刑,那就改明日好了,你说妹妹说的可对?”娅妃笑颜如花,转过头对皇后娘娘一字一句的说道。

  皇上只是静静的看着霍倾歌,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其实有时候,这样才最让人可怕。

  “霍倾歌,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皇后冷眼质问。

  霍倾歌不在说话,只是当着众人的面缓缓的扬起右手手臂,然后唰的一下挽起了那粉色真丝长袖,白皙的手臂上朱红色的守宫砂是那样的醒目,红的恨不得滴出血来,守宫砂代表着什么重大的意义,金銮殿内的所有人都再清楚不过。

  皇上身旁那身份神秘被尊称子衍大人男子,似乎也没有想到霍倾歌有此举,原本平静如水的眼神中泛起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波澜。

  而其他人则再一次被震惊……

  也许谁都没有想到,被众人口口声声做过北冥军妓的人居然守宫砂还在,那就证明确实是清白之身不假。

  还是皇后最先反应过来,压低了声音道:“来人,验一下霍家丫头的守宫砂真假?”

  霍倾歌听罢,只是扬了扬嘴角,没想到,事到如今,皇后竟然还是不死心,以为自己是做了假,真是可悲至极。

  两名嬷嬷听命立刻走上前,抬起霍倾歌的手臂仔细检查一番,随即回过头冲皇后娘娘点了点头:“回皇后娘娘,霍家小姐这守宫砂千真万确。”

  此言一出,皇后脸色就更难看了……刚才风头出尽的娅妃也默不作声,装起了哑巴。

  皇上依旧是面色平静,似乎不打算说什么。

  而晋王则不甘心的开口道:“父皇,母后,霍倾歌承认自己去了边关,也承认自己被北冥敌军抓走,敢问那好好军营十几万兵马,怎么会让一个女流之辈轻易的逃出来?儿臣怀疑霍倾歌是否已经跟北冥新主达成了某种协议?”

  此言一出,众人再一次陷入深思,晋王这话说的可是别有深意,任谁都明白他在怀疑霍倾歌做了北冥的奸细,所以才能安然无恙的回到南竹京都。

  霍倾歌面不改色,只是转过头看着晋王开口:“晋王殿下说话怎么如此隐晦?莫不如直接说怀疑我是北冥幽的奸细罢了。”

  “这可是你的自己说的,我可没说,怎么?被我当众揭穿,不好受吧?”晋王冷笑。

  听了晋王的话,霍倾歌不着急回答,只是轻笑了几声……

  “霍丫头,你笑什么?难不成被晋王说中了?”皇后娘娘沉着脸质问。

  霍倾歌笑看晋王不紧不慢的答道:“晋王殿下你是在搞笑吗?”

  “你说什么?”晋王闻言立刻恼火。

  “我说,你是不是在搞笑呢?你说这话之前也不想想,我到底为什么要做北冥幽的奸细,在边关跟北冥对抗的主帅可是我亲哥哥,我难道要帮北冥幽去对付我亲哥哥吗?我到底是疯了还是鬼上身了,会这么做?”

  “那可不一定,也许你为了保命,什么都做的出来。”晋王冷哼一声。

  “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北冥幽是脑子坏了,因为他大摇大摆的放了一个奸细回来,这么轻易的就被你发现了,我看,北冥这样下去早晚要完蛋不是?依照你的推测,北冥幽是个傻瓜啊,不用动用那么多将帅去对付了,你晋王一人去就足够了,我看天色不早了,英明神武的晋王殿下还是快快启程去边关吧,拿了北冥新主的人头好回来领赏。”

  “你……?”任谁都能听出来霍倾歌这番话讽刺意义多么的强,晋王一时间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一个白衣男子款款起身说道:“北冥幽可不是什么傻瓜,据说每一个北冥新主继位之前都要经过一番残酷的争斗,杀死自己的兄弟们,然后在打败自己的父王,经历弑父杀兄的血路才能继位,北冥幽是近百年来北冥最强悍的新主之一,不到十七岁就继位,然后不断的扩充版图,是个极难对付的人。晋王殿下的猜测是说不通的,微臣也觉得北冥新主没道理这么大摇大摆的放奸细回来,还请皇上明察秋毫,不要冤枉了忠良之后才是。”

  霍倾歌闻声望去,看清楚了这男子的俊朗面孔,在看他的朝服,上面有蓝色麒麟图案,那是一品大臣的官服,难道他就是名动南竹的那个年轻的右相韩慕白?

  正想着,忽然听见皇上缓缓的开口:“右相所说不无道理,晋儿,不得胡言乱语,霍家一门在我南竹百年忠烈,断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父皇……?”晋王似乎不服气,还想说什么,却见皇上微微的抬起手后止住了后面的话。

  随后,皇上看了看霍倾歌,忽然一笑:“霍丫头,看来,今日都是一场误会,晋王年轻气盛心直口快,你莫要放在心上。”

  皇上这句话说完,霍倾歌差点就冲动的想把鞋子脱下来摔在老皇帝脸上了。

  这老皇帝宣旨叫来自己,然后任由两个老婆和一个儿子轮班陷害,最后看没能杀的了自己,为了挽回面子,居然说误会一场,办事有这样的吗?就算是皇帝,也不能这么无耻啊。

  不过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嘴上却还是笑着回道:“既然是误会,解开就好了,臣女定然不会怪罪晋王殿下,但是……。”

  说到这里,霍倾歌顿了一下,随后略微为难的抬起头,楚楚可怜的说道:“但是臣女这一次从北冥军营九死一生的逃回来已经极其的虚弱,本想好好休养一段日子,却被皇上召来皇宫,臣女天生体质薄弱,胆子又小,虽然最后明白刚才只是误会一场,不过,受了惊吓还是在所难免的,皇上是九五之尊,爱民如子,必然不会平白无故委屈了臣女,会给臣女一点补偿的是吧?不然以后别人问起来,臣女可不想天下百姓误解皇上不是明君。”

  此言一出,再次惊住所有人,大家都以为这小丫头刚刚九死一生,好不容易留下一条命,应该千恩万谢的离去才是,怎么居然还敢反过来敲诈皇上?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绝色嫡妃》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绝色嫡妃》(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658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