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哭着惊醒到天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哭着惊醒到天明》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哭着惊醒到天明》简介:他以为,此生最厌、最恨就是她,却不知她早已在他心中长生不灭!

0-temp-201901-08-1546932014951.jpg

05 用手捡玻璃
苏樱漫瘫在污浊的雨水中,眼睁睁地看着席云寒走远。

浸魂的寒,让她浑身的骨头疼。

她索性躺在地上,任由疯狂的大雨淋着,心想,就这样死了算了。

可是,席云寒怎么会让她死呢!陆明轩及时赶来将她送到医院,她知道,席云寒之所以还留着她的命,是因为他还忌惮着爷爷。

一直到出院席云寒都没有来医院看过她。

出院那天,她气息颓靡地在路上走,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她刚想道歉,一抬头看到的却是依偎在席云寒怀里的顾长乐。

席云寒眸泛惊愕,这才几天没见,这个苏樱漫怎么就瘦成这个样子了!

顾长乐瞄了一眼苏樱漫,偷偷松了手,玻璃制的八音盒掉在了地上,变成了一地的玻璃渣。

“我的八音盒!”顾长乐蹲下身子,伸手想要去触摸已经碎了的八音盒,被席云寒一把拉在了怀里。

一想到爷爷这几天总是打电话咒骂他,他冷幽幽地焦了一眼苏樱漫,语息寒寒道:“谁碰掉的谁捡!一个渣都不能留!”

苏樱漫脸色煞白,一个字都说不出,很明显,席云寒在故意为难他。

她不想与他敌对,慢慢弯下身子,葱白的指尖揣揣地去捡散在地上大大小小的玻璃渣。

“啊……”顾长乐故意晃了一下身子,用腿撞了苏樱漫一下,苏樱漫的手一抖,就刺在了玻璃上,划了一个长长的口子,血,泉水一样的往外冒。

“云寒,对不起,我今天的鞋子有点不舒服,没站稳,我,我不是故意的……”顾长乐咬着唇解释的样子看上去委屈极了。

凛艳的红在苏樱漫手上蔓延,然后滴在地上,刺的席云寒蹙了蹙眉,但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委屈、愤怒、耻辱……各种情绪在她心底翻涌、撕扯,她无法抑制的心颤让她的手微微发抖,以至于她每碰一块玻璃都会留下一个伤口。

很快,她整个手都在流血。

“云寒,苏樱漫流血了!”顾长乐故作关心。

“不用管她,我们走!”席云寒拥着顾长乐的腰步伐款款地离开了。

“可是我的八音盒没有了!”顾长乐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

“再给你买就是了,只要你喜欢,买多少个都可以。”席云寒温柔的像是四月的春风。

顾长乐一边走一边回眸看苏樱漫,轻扬的唇角诡笑涟涟。

苏樱漫蹲在地上,将捡起来的玻璃渣狠狠地握在手里。他不在意她流血的手,却在意着顾长乐想吃的法式大餐!

她的手,越来越用力,血珠,吧嗒吧嗒地往下滴,在青色的地砖上开出一朵又一朵的花。

伤口不足以让她觉得疼,疼的是她住院的时候他陪着顾长乐,疼的是他总是能够当着她的面给予别的女人温柔和宠溺,疼的是不管对错他护的永远都不是她!

她蹲在地上,瘦削的身子轻轻颤栗着。

突然,一双温柔的手搭在她的肩上,她看了一眼那人,眸中带泪地弯了弯唇角。

陈云庭托着她鲜血淋漓的手,陪着她一起去医院。

这一幕,刚好被路边停车场坐在车里的席云寒看见。

席云寒淡如晨风的面容上瞬间阴沉起来,她明明知道陈云庭对她有意思,她还故意跟陈云庭靠得那么近!,她是故意给陈云庭机会,还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他刚想发动车子,苏樱漫脚下一软,整个人就跌倒了陈云庭的怀里。

他大理石平静的眸子嗖的一下燃起了火苗。

“你先回去!”他撂了句话就下了车。

看着席云寒步下生风地朝苏樱漫追去,顾长乐姣好的面容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柔弱无骨的小手一下又一下地捶着车窗。

路边的诊所,医生刚想把玻璃渣从肉中取出来,席云寒就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一句话都不说,拽着苏樱漫就往外走。

“席云寒,你干什么,你看不到樱漫受伤了么?”陈云庭拦住了席云寒的去路。

“她受伤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恨不得她早点死!”他平缓的语息里尽是绝情寡义的凉薄。

“你……”陈云庭暗暗握了握拳。

“让开!”席云寒眸光清凛地凝着陈云庭。

“我、不、让!”陈云庭一字一字地说。

“那就是你自找的!”话音还未落,席云寒的拳就打了过去。

陈云庭躲闪不及,挨了重重一拳,鼻子当场就流了血。

“云庭,云庭你怎么样……”见陈云庭流血,苏樱漫有些着急,想要凑过去看看,可是却被席云寒给拽着。

苏樱漫暗暗用力,想要挣脱席云寒的束缚。

见苏樱漫云庭云庭亲昵地叫着,席云寒只觉愤怒难耐。

他没有意识到他的愤怒里掺杂着丝丝缕缕的嫉妒。

席云寒猛地一用力,就将苏樱漫甩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尖尖的桌角刺到了苏樱漫的小腹,就那一瞬间,苏樱漫疼的眸底生泪。

“席云寒,你弄疼樱漫了!”陈云庭抬手擦了一下鼻子上的血,握着拳头就朝席云寒揍了过去。

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一拳比一拳狠地揍着对方,因为席云寒自小就学过一些自保之术,所以很快就沾了上风。

见陈云庭多处地方受伤,苏樱漫便上去拉席云寒,“席云寒,你住手,不要打了,云庭受伤了!”

席云寒锋凛的鹰眸骤然一沉,她只看到陈云庭受伤了,难道她没看到他也受伤了么?

“苏樱漫,你这是在护他么?”席云寒星眸凉凉地凝着她,完全没有觉察到他的质问中裹着一抹意难平的醋意。

“是,你都可以护着顾长乐,我为什么不可以护着陈云庭!”席云寒对顾长乐的宠溺始终是她心底的一根刺。

“呵……”席云寒冷嗤一声,抬手就甩开了拽着他胳膊的苏樱漫。

苏樱漫的身子往后跌去,头哐的一声撞在了门框的棱角上,甚至来不及闷哼一声,整个人漫就昏了过去。

“樱漫!”陈云庭被席云寒压在地上,额暴青筋地怒吼着。

他恨不能拿命去爱的女人,如今伤痕累累,他怎能不怒、不痛!

这声怒吼让席云寒的拳停在了离陈云庭的脸三厘米的地方,幽深的凤眸几乎是本能地焦了一眼苏樱漫。

陈云庭趁机推开席云寒,连滚带爬地跑到苏樱漫身边,抱起苏樱漫就跑了出去。

席云寒僵在那里,看着门框上的血迹,只觉浑凛冽刺骨。

0-temp-201901-29-1548747772605.jpg

07 生日礼物是离婚协议书
医院里,苏樱漫一直昏迷不醒,陈云庭寸步不离地守着。

见昏迷中的苏樱漫偶尔会呢喃轻唤席云寒的名字,陈云庭只觉自己的心破了一个大洞,潇潇的寒风呼啸而过。

万般犹疑后,陈云庭终是闯入了席云寒的办公室。

席云寒抬眸瞟了一眼陈云庭,继续看手中的文件了。

“席云寒,樱漫的情况很不好,她在昏迷中一直喊着你的名字,你作为他的丈夫,就不能去看看她么?”陈云庭清澈的面容上蒙着一层淡淡的忧愁,他愿倾付一切去爱的宝贝在席云寒这里怎么就一文都不值了呢!

席云寒就只是盯着手中的文件,看都不看陈云庭。

“席云寒,你还记得去年冬天你因为咽炎一直咳嗽的事情吗,你每天一到办公室就会有一杯温热的梨汁,你是不是一直都以为那是你秘书室的人给你准备的,呵,你秘书室的人才不会那么细心、贴心,你每天喝的梨汁都是苏樱漫早上四点就起床给你熬的!为了这熬这杯梨水,她跑遍了中医馆,用哪些药材,怎样的配比熬出来的梨汁不会苦……”一想起苏樱漫爱席云寒的样子,陈云庭的心就密密麻麻地疼。

他嫉妒、甚至是有些恨眼前这个得到了却不知道珍惜的席云寒!

席云寒的心,幽幽一晃,要去翻文件的手也顿了顿,那整个冬天的梨汁都是她熬的?

“席云寒,如果你对苏樱漫还有一点点的不舍和仁义,你就看看这个优盘里的东西,你就会明白,有时候你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真的!”陈云庭将优盘放到席云寒的办公桌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个黑色的优盘静静地躺在桌角。

席云寒本不屑于看,可还是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心,拿过优盘就插到了笔记本上,很快,黑白的画面就闪了出来。,

几秒之后,他神色大变,画面里怎么会是顾长乐和苏樱漫。

他整个人一点一点地僵掉。

原来那天,是顾长乐自己跳入湖里的,不是苏樱漫推她的!

他的拳紧紧一握,随即让人去玉兰湖公园管理处调监控,调来的监控跟陈云庭给他看到的画面一模一样!

哗的一下,几十页的文件被他刷摔在地上,骨感的手指扯了扯领带,幽深的眸子里荡着焦灼。

只是,纵使这样,他也不忍心去责怪那个曾豁出去自己性命去救他的顾长乐。

几分钟之后,他捞起风衣就朝外走去。

一路上都是苏樱漫流血昏迷的样子。

呲……

一个猛刹车,才没有闯红灯。

他有些恼怒地握了握拳,鼻息微喘,这个女人居然让他分心了!

医院里,席云寒蹙着眉,看着苏樱漫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宛如一只将逝的蝴蝶,寂阑的心突然就有了一丝丝的慌。

不远处的顾长乐,看着席云寒凝着苏樱漫的温柔样子,恶念丛生,不能给席云寒心软、怜惜苏樱漫的机会!

顾长乐暗中使力,使得席家药厂、在建楼盘事故连连,席云寒忙着处理,无暇分身,直到苏樱漫康复出院都没有去看过她一眼。

电视里说,药厂工人不满赔偿发起了暴动,顾长乐为了保护席云寒腹部挨了一刀,伤了子宫,自此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苏樱漫知道,她不用等了,席云寒不会回来了,他要陪那个两次拿自己命救了他的女人。

十天之后,是她的生日,她给自己煮了长寿面,买了蛋糕,刚插上蜡烛准备许愿的时候门铃响了,她的心,猛然一悸,是他回来了么?

她一路小跑着去开门,看到的却是快递员,她闪着光的眸子一下子黯然了下去。

她看着那个盒子,还是有些不死心,万一是他送来的礼物呢!

刚拆了盒子,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就刀一样刺入了她的眼里,她心魂俱颤,整个人都跌在了地上。

这一刻,她因席云寒而鲜活的生命和灵魂,瞬间就枯萎了。

他要跟她离婚!

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离婚协议书!

长寿面凉了,蜡烛燃完了,她一直跌坐在门口,宛如一块凉石。

这一晚,苏樱漫蜷缩在客厅的地板上,半睡半醒地眯了过去,梦里尽是席云寒跟顾长乐的恩爱和欢喜,惊得她一身又一身的冷汗。

她再也不敢睡,她害怕再在梦里看到席云寒跟顾长乐恩爱甜蜜的样子,他们两情相悦的甜蜜,灼的她每一根神经都发疼。

她蜷缩在那里,紧紧地抱着自己,泪眼迷蒙,生生地熬到天亮。

她以为,面对席云寒,只要她一直喜欢他,一直爱他,一直对他好,总有一天,能够让他对她动心的。

可这千疮百孔的现实,狠狠地告诉她,她失败了,败的一塌糊涂。

席云寒就是一块寒冰,哪怕她点燃了自己,都无法融化他。

在无数个转辗反侧的夜里,不肯死心的她总是傻乎乎地幻想着自己跟席云寒美好的未来,可是她忘了,他连一个温暖、美好的现在都不舍得给她,怎会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呢!

她的幻想,都只是她自己不舍得断离的痴念和奢望罢了。

不被爱就是不被爱,所有小心翼翼的讨好,所有千娇百媚的爱慕,都毫无意义。

她瘫在寒意渗骨的地板上无力起身,自始至终都不肯相信是席云寒寄来的离婚协议书。

卡塔一下门开了,席云寒染着一身凉气走了进来,见她蜷缩在地板上,忍不住皱了皱眉心,他薄薄的唇微微龛动了两下,终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大大的步伐径直朝二楼迈去。

“呵……”苏樱漫缩着身子深吸了一口气,颤悠悠地吐了几个字,“离婚,是因为顾长乐么?”

“是。”他毫不犹豫、口齿清晰地回了她一个字,“我要对她负责。”

果然,是他寄来的离婚协议书。

就连离婚协议书他都不肯亲自拿给她!

“对她负责?”苏樱漫嘲嘲一笑,“那我呢,谁对我负责呢?”

“我早就说过,你的人生的跟我无关。”他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你是我的丈夫,怎会跟你无关!”她扯着嗓子冲着他总是矜持优雅的背影吼了一句。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哭着惊醒到天明》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哭着惊醒到天明》(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657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