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减版《烧尸人》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烧尸人》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烧尸人》简介:十年的时间里,我烧过不少尸体,其中不但有寻常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过的血尸和阴尸,更还有百年一见的香尸……而在经历了这么多后,我才发现,其实最恐怖的并非厉鬼冤魂,而是人心。

0-temp-201811-30-1543560029564.jpg

第3章 人活一口气
  一瞬间,我顿觉得好像有一股冷气从自己的脚板下钻进了我的身体然后直冲到脑海中似的,让我忍不住后脊骨一凉!

  我连忙回头看去,只见在那在燃烧着的火炉正发出了一阵红色的火光,而在里头,那撞击的声音,却再次骤然响起!

  我此刻再也不能淡定,我连忙就是迅速后退了好几步,即便火炉子的抽口已经被关上,可我的心就跟沉到了冰窑子一样,吓得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泉叔也是放下了手中的酒瓶,然后缓缓走了过去。

  我抬头看去,我看到即便是泉叔,此时脸上也是多了几分凝重的表情……

  我紧张得含糊不清的问道:“泉叔,怎怎么会有这个声音?”

  “别废话,赶紧关炉,然后去叫那个家伙进来!”泉叔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连忙应了声好,迅速就关掉了火炉,紧接着便是马上冲出了焚化间。

  不一会时间,那个女孩的父亲就急匆匆的跟我跑了进来。

  一进来,泉叔便是劈头盖脸的对他说道:“你老实跟我说,你老母亲是怎么死的?”

  “师傅,你问这个做什么?”中年男子明显有些心虚,一时竟是不自觉地将目光看向了那火炉子里。

  而就在这个中年男子声音落下,很快,已经关了火的地炉里,竟是再次传来了一道清晰的撞击声,似要撞开火炉子从里面跑出来一般。

  这一下,中年男子直接就是双腿一软,然后跪倒在了那火炉子前。

  “妈,是儿子对不住你,是儿子错了……”

  我看到这里,心头更是忍不住有些疑惑起来。

  而紧接着,泉叔则是没好气说道:“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了,你妈是怎么死的,不然那口怨气不能消掉的话,别说是我,你们全家人都得倒霉。”

  “我说,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妈性子烈,前几天跟我媳妇斗气……”

  中年男子似乎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也不敢再隐瞒,很快就将事情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个老人居然和儿媳妇斗气,结果想不开上吊自杀的;我说怪不得刚才看到这老人遗体的时候,那脖子竟是被寿衣给包得严严实实的,敢情是为了遮住那脖子的伤口。

  “嗨,你个不孝子,媳妇可以再娶,你老母亲可就一个;现在好了,老人死前一口怨气出不来,这下要起尸!”泉叔此时也是黑着脸在一旁训道。

  这话一说完,中年男子则是脸色慌张起来,忙不迭的对着泉叔说道:“老师傅,那我该怎么办法好?我老母亲性格刚烈,我媳妇这几天也是后悔得不行,老师傅你可要帮帮我们啊……”

  “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赶紧去把你那不孝媳也带进来!”

  泉叔冷冷说了一句,那中年男子这才赶紧的跑了出去;而我听着那火炉子不时传来的撞击声,心底里还是不由得有些打鼓。

  我问:“泉叔,那现在火炉子里面是活人还是死人啊?”

  泉叔白了我一眼,然后没好气道:“要不你进去看看是活人还死人?净是问傻话,去隔壁化妆间要两个纸人人过来。”

  我不知道泉叔要我拿纸人干嘛,不过等我跑过去隔壁化妆间的时候,刘姐看了我一眼,随即便是主动从化妆台下丢过来了两个用白纸扎得惟妙惟肖的纸人。

  “看你被吓得?要是怕的话,以后过来姐姐这边帮忙?”刘姐对我眨了眨眼睛道。

  我见状更是心里一哆嗦,开什么玩笑,烧尸我都怕得不行,还要我近距离接触尸体?这尸体不死,我都要被吓死……

  我头也不回的连忙就抱着两个纸人跑回了焚化间里,而这个时候,那个中年男子已经带着媳妇正是跪倒在火炉子前一个劲的磕着头和忏悔着。

  “傻小子愣什么愣,把纸人放在他们的身前,另外把这两根香插在拿纸人的头上。”

  泉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点好了两根又细又小的香,我接过去一把插在纸人的脑袋上,那对中年妇女一见如此,也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真心后悔,竟是忍不住的嚎啕大哭。

  “妈,儿子不孝啊……”

  “妈,你原谅我一次吧,我不该和您斗气的,让您走得这么不心安。”

  中年夫妻此时也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头,脑袋都带了一层灰尘,而这个时候,我竟是看到那插在纸人头上的香,居然在快速的烧着。

  一旁的泉叔则是还在板着脸训话,但这话说得很明显倒像是在说给那个老太婆听的才对,可让我诧异的是,老太婆不都死了吗?泉叔说这话,那老太能听得见吗?

  我不知道是泉叔的话起到了作用,还是说那对中年妇女的磕头认错有了效果,很快,火炉子便是变得很安静起来。

  “去,怨气已出,快去继续点火。”泉叔突然说道。

  我不敢大意,迅速就跑过去开启了火炉子点火的开关,一瞬间,火炉子便是变得通红起来,里面紧接着就传来了一阵霹雳巴拉的火烧声。

  几分钟后,火炉子也终于没有再响起那让人毛骨悚然的撞击声,泉叔这才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对着那对还在磕头的中年夫妻道:“好了,不用磕了,回去后你们俩要素食素衣一个月,三个月内禁足作乐场所,以示对你们老母亲的忏悔。”

  “多谢老师傅指点,多谢,我们一定会做到的。”中年男子感恩戴德的抓着泉叔的手臂,刚才那突如其来的撞击声,显然也是吓坏了他们,至于那个媳妇,更是脸色煞白不已。

  泉叔微微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不过那中年男子却是十分自觉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说什么也要泉叔接受。

  泉叔也没有拒绝,脸色如常的收下了那张银行卡后,这才示意让他们出去候着,毕竟骨灰也不是一下子就能烧好的。

  中年夫妻走出去后,我则是有些好奇的问道:“泉叔,刚才那个就是起尸吗?好吓人啊!”

  “吓人?”泉叔淡淡的翻了个白眼,然后不紧不慢道:“人活着身体里有一口气,死后这口气本要消散,但刚才这个老太明显是还带着怨气,所以死都不能安生;这还不算什么起尸,真正的起尸,动静可没这么温柔。”

  泉叔的话语淡淡落下,似乎在说着一件极不寻常的事情,而初来乍到的我,却是不禁听得心头一颤:大爷的,这还不算什么,可我刚才就已经差点被吓尿了好吗!

  就在我心底里寻思着要不要就此跑路不干的时候,忽然,泉叔则是将刚才那个中年男子孝敬他的银行卡丢到了我的身上。

  “我听小林说你家里有点困难,这些先拿去应急,干我们这一行的,心态一定要保持好才行。”

0-temp-201811-30-1543560039700.jpg

第4章 接棺
  当天傍晚我一下班就忙不迭跑到了银行的柜台机将那张银行卡里的钱都拿了出来,两千块,对于那中年男子来说也许是九牛一毛,可对我和我家来说,却无疑是雪中送炭!

  当我拿着这两千块钱交给我妈的时,我明显看到我妈眼睛里先是露出了一抹震惊,而当我跟她说了我是在火葬场上班时,老妈直接就是带着哭音说不行,毕竟谁家当母亲的愿意让自个儿子去那种地方谋生呢。

  可当看了看我还躺在病床上的老爸和追债的电话时,老妈最后只得连连跟我说对不起。

  我说:“妈,没事,我也长大了,不读大学也能挣钱养活你们,等爸出院了,我再去找欠债的人求下情,让他们放缓点期限让我慢慢还。”

  “小峰,妈对不起你,要不是你那赌鬼老爸,你也不会……”

  “妈,都过去了,只要爸能改,我们一切都会好的。”我坚信不疑的说道。

  在这一刻,我竟是感觉到自己第一次像一个男人一样,可以支撑起一个家庭……

  和老妈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后,很快,我手机便是传来了一阵震动声。(第一天上班,在场长的要求下,必须要把手机调成震动,不得有铃声,至于为什么大家应该也清楚。)

  我走到外面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来电人正是我那学校的班花兼同乡沈小芹;至于为什么班花会有我的电话,其实说出来不怕大家见笑,这个沈小芹最开始的时候是我在网上和她聊了好几个月后才慢慢发展起来,若不是出了我爸这档子事,也许这个沈小芹会是我在校园里所要谈的初恋对象。

  可现在,别说是初恋,以后就怕是当朋友,我估计也要没戏了,毕竟沈小芹虽然和我都是老乡,但她们家在这陆县,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户。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了沈小芹十分好听的女声道:“凌峰,我今天刚从辅导员那边听说你已经申请了退学,这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听着这悦耳的声音,我一时有些语塞。

  “为什么?那你不来广州了吗?”

  我说:“以后有机会应该会去吧,现在我已经在老家这边上班了……”

  “上班?你才几岁上什么班?书都没读完,你打算当服务员还是洗碗工?”沈小芹语气明显不悦起来,毕竟在这之前,她对我还算不错,经常和我吃饭逛街,不过大都是她在买单。

  “我做什么你就不要管了,你好好读书,我在这边也挺好的。”我强忍住心头的失落回答道,一个是千金富家小姐,一个则是欠了高利贷的家庭,空有一点好感又能如何?

  “哼,周凌峰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是一个向上的人,那你在老家好好发展吧,我从心里看不起你!”

  沈小芹一把就挂断了电话,听那口气,似乎已经对我那仅存的一丝好感都丢到天南地北去了……

  我看着手机,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心底里泛起一丝苦涩;我的初恋啊,还没真正开始就这样夭折了,草了妈蛋!!

  当晚一夜无眠,上半夜我是在惆怅初恋的失败,下半夜则是不知不觉想起了那白天我在火葬场上班所看到的那尸体模样。

  最后还是等到天快亮,我才浑浑噩噩的睡着过去,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已然是满身冷汗。

  我迅速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早上九点多的时间,眼下也顾不上吃早餐,我便是抓起外套就往那火葬场赶了过去……

  半个多小时后,当我来到火葬场的时候,我却是看到在火葬场的门口正是有一辆面包车改装过的灵车在向我打着灯光。

  我抬头看去,发现副驾驶座上正是坐着泉叔,只听泉叔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说道:“上车,接棺去!”

  由于习俗和观念,我们这边是盛行土葬,而随着这几年上边的推广和要求,慢慢地才有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火葬;但在一些比较偏僻的村镇,其实对火葬还挺是排斥的,所以有时候,火葬场只能自己派出灵车去主动接棺,免得那死者家属偷偷就将遗体给土葬了……

  一看到泉叔在那里,我也顾不上泉叔怎会叫我去接棺,一股脑就直接上了车。

  一上车,我一眼就看到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瘦骨嶙峋的,脸色格外的黝黑,而且还戴着一副墨镜。

  “这是灵车司机李强,你叫他强哥就行了。”泉叔头也不抬的说道。

  “强哥好!”我连忙喊道。

  李强没有抬头,只是用那后脑勺对我点了点算作回应……

  这时,我则是忍不住问道:“泉叔,我们去哪接棺?”

  泉叔头也不抬道:“河东镇林村。”

  “什么,河东镇?”

  听到泉叔的话,我心头顿是咯噔一下,紧接着脑子里便是迅速想起来了那河东镇的传说。

  在陆县里镇镇村村不少,可其中有些村镇却是在陆县里大名鼎鼎;而其中关于河东镇的出门,则是因为那里民风最是彪悍,每个月陆县电视台总会报道几起关于河东镇的新闻,而这些新闻,基本就是打架逗斗殴的事情……

  我心想今天要去那里接棺,河东镇的民风又那般彪悍,这一去,很容易就要躺着回去啊!

  而就在我心里暗暗叫苦之际,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泉叔则是淡淡说道:“傻小子,等下给我硬板点,我们是来接棺,可不是来受气的。”

  “我知道了泉叔。”我也是苦笑的应答了一声。

  很快,在大半个小时的车程后,我们终于将车开到了那河东镇林村的村门口,一到村门口,我一眼就看见在那村门口处,正是站着一大队披麻戴孝的年轻男子。

  车子停了,司机李强头也不抬的说道:“到了,你们去催一催吧,我在车上等你们。”

  泉叔点了点头,然后眼神示意了我一下,随即便是先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我见状连忙也是有些战战兢兢的跑了出去,这泉叔还算是淡定,可当我看到那几十个面色不善的年轻男子时,心底里却是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在几十个年轻男子的目视下,泉叔则是云淡风轻的带着我往那村子里走了进去,似乎对这个村子,泉叔已经是轻车熟路。

  很快,当我们来到了那专门办葬礼的祠堂门前(在我们这边,葬礼一般是在祠堂和祖庙前操办的),而随着我和泉叔一靠近过去,我就看到在那口棺材的两头正是跪着不少哭泣的妇女。

  这时,泉叔则是扫量了一眼那棺材,随即淡淡道:“时辰差不多了,该送老人家上路了。”

  泉叔一语落下,哭声顿时静止下来,而伴随着那众多死者家属的目光投来之际,我很快听到一声极为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今天你们要是敢把我爸拉去烧了,我不会让你们两个臭焚尸匠好过!”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烧尸人》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烧尸人》(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6535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