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古风小说《此生情长情不灭》全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

此生情长情不灭》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此生情长情不灭》简介:有人说,七年是一个轮回。   舞轻尘用七年时光,自以为修成正果,终于嫁给心爱男人,却不料,新婚夜,他将她狠狠踏入尘埃。   七年后,她携滔天恨意归来,一步一个血印,他的万里江山,他的如花美眷,她要一样样给他揉碎了!

0-temp-201812-18-1545103144800.jpg

第6章 灵魂都在颤抖
  舞轻尘早已脸色煞白,整个人痛得除了呼吸,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先前那一丝内力冲撞五脏六腑的伤,在如今这一番折腾下,根本不算什么。

  下一样……

  是竹签,还是柳叶刀?

  赵青荷没有让她等太久,当竹签贴着脚指甲狠狠插入嫩肉,舞轻尘除了痛,居然有种庆幸——

  还好是脚,天知道她最怕的是毁她眼睛,或者毁她耳朵。

  背脊冷汗将衣服浸湿了一层又一层,额头上的汗打湿鬓角……

  爹,娘,不孝女轻尘虽然毁了舞家,可我没有失了舞家风骨,我若能熬过这一关,必定竭尽全力,付出一切代价,都要让萧楚御和赵青荷这两个贱人,死!

  十个脚趾头插了十根竹签,十根竹签离肉的地方都在滴血……

  舞轻尘十个手指头狠狠抠在床板上,指节白得像失了血一般,指关节用力过猛,弯成诡异的角度,仿佛随时都可能断掉。

  “再换。”赵青荷再挥手,盘子里没有用过的只有柳叶刀。

  舞轻尘痛得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当柳叶刀将她的指甲连着皮肉狠狠削下,她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声线拔地而起,凄厉的,痛苦得灵魂都在颤抖。

  .

  这一日,赵青荷离开冷宫时,是哭着离开的……

  这一日,全皇宫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舞轻尘为了逼赵青荷放她出去,自杀不成又自残……

  这一日,舞轻尘是在削到第几根脚趾头时昏迷的,她自己也不知道……

  当她醒来时,床上地上血迹斑斑,她的脚趾上却涂抹了药粉包扎过。

  呵,赵青荷派人包扎的伤,舞轻尘如何能信?

  到此刻,她已两天两夜没吃过东西,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第一件事情不是找食物,而是走到井边,打水洗伤口。

  宫廷御用的金疮药,混着一丝怪异的味道。

  药膏冲走,舞轻尘咬着牙,直接用手在伤口上搓了起来……

  疼痛一点不比削指甲的时候弱,她坐在井沿上,纤细的身体簌簌抖着,如秋风中的枯叶。

  她不能死!她得活着!

  待会儿她还得抓老鼠,或者蛇也是好的,她得吃东西,得恢复内力,得离开这里!

  是的,离开……

  离开是为了回来,回来报仇!

  .

  赵青荷是个好姐姐,为了宽慰打入冷宫后想不开的舞轻尘,她每天都带着各种精美食物,精致首饰往冷宫走。

  首饰以簪为主,每每掀开舞轻尘的衣服,狠狠朝她身上戳下,一下一个血窟窿。

  食物以糕点为主,辅以酒,糕点或分给宫人吃,或丢在地上碾碎了,酒却是实打实全部招呼舞轻尘了,或者喂她喝,或者往她伤口上泼。

  酒泼在伤口上的酸爽,赵青荷每每看着,就有莫名快意。

  她扯舞轻尘的头发:“贱人,你怎么不去死?!”

  她按舞轻尘的脑袋:“吃啊?你怎么不吃?你要像狗一样把地上糕点吃了,我就叫人给你做顿好的!”

  她的长指甲一点点抠开舞轻尘刚结痂的伤口:“有的时候,我还真怕你死了,你要死了,我去折腾谁?”

  ……

  夜凉如水。

  舞轻尘坐在院子里烤老鼠肉,自打入冷宫后,她一直靠这东西为生。

  “啪!”有东西弹入火堆,溅起火星无数。

0-temp-201812-14-1544753207343.jpg

第7章 我带你走!
  舞轻尘只朝后仰身,躲过火星后定睛看弹入火堆的东西,竟是一颗炒裂开的栗子。

  “喂,暴力女!听说你在宫里自残,我过来看看你。”树上有人声响起,随即从树上跳下。

  舞轻尘没朝他看,只放下没烤熟的老鼠肉,再用两根树枝做筷子,从火炉中夹起栗子:“没人告诉过你浪费食物可耻吗?”

  她一边说,一边剥了栗子,丢入嘴里,细嚼慢咽后,如喟叹一般:“我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是在东直门尽头杨三铺子买的吧?”

  抬头,火光印在脸上,笑容如春花般美好,她笑盈盈看着来人。

  来人一袭黑衣,脸上蒙着面巾,只露在外面的眼睛从调笑到震惊再到了然……他看着舞轻尘满是伤疤的脸,看着放在旁边的老鼠肉,眼圈竟似红了。

  “他们说,你在宫中自残……”堂堂男儿,声音中竟有几分哽咽,“你那样对他,他竟如此对你?”

  “呼延邪,你在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舞轻尘却是笑,目光转向男子手中油纸包,“那一包栗子都是给我的吧?还不快拿过来?!”

  “我带你走!”呼延邪三两步走到舞轻尘面前,抓起她的胳膊,将人大力扯了起来。

  “嘶——”舞轻尘倒吸凉气,眉头皱得紧巴巴的。

  呼延邪吓得忙松了手,低头便看见刚被他抓过的地方已有血迹氤氲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呼延邪先是自责,当注意力转到与季节明显不符的单薄衣服上时,愤怒更多几分,“他们不给你饭吃,也不给你衣服穿吗?”

  他说着便要脱衣服。

  “你快别脱了,你这件夜行衣,穿在我身上也抵不了多大作用,若被人发现,反而惹得怀疑。”舞轻尘复又坐下,伸手将呼延邪另只手上油纸包拿过来,想岔开话题,“还是小弟好啊,知道给大姐头送吃的。”

  呼延邪蹲在舞轻尘面前,看着舞轻尘抬手间,手腕上不经意露出的血窟窿,眸中全是恸色:“轻尘,我看看你的伤?”

  “快别看了!”舞轻尘斜睨他一眼,“你这么脆弱的人,待会儿要哇哇大哭,还不得害死我?!”

  “我带你走?”再说这话,呼延邪声音柔了很多,乞求一般。

  “你带不了我走。”舞轻尘很冷静,“我现在不但内力全无,浑身上下都是伤,你带着我的结果只能是我们一起被抓。你的身份敏感,你想给舞家多一条通敌卖国的罪名吗?”

  .

  不远处的墙角,萧楚御静静站着。

  因得角度关系,他看不见舞轻尘的脸,自然也看不见她脸上的疤,只看见她坐在长凳上,黑裳黑发,她的前面,男子半跪而立。

  纵然看不见表情,依然能感觉到情意流转。

  前几日听说舞轻尘自残,他诧异极了,就他对舞轻尘的了解,就舞轻尘住进冷宫第一日的反应,那女人,必定如蟑螂一般有顽强生命力,怎么可能自残?

  今夜,他本在御书房批改奏折,赵青荷给他送宵夜,顺口提了几句舞轻尘,兴致所至,他批完奏折便走来瞧瞧。

  做梦都没想到,这贱女人都嫁给他了,甚至都洞房了,居然还能招惹男人!

  呼延邪!

  哼,一个邻国质子罢了!居然敢进宫,还妄想带走他的阶下囚!

  再从冷宫走出来时,萧楚御浑身如挟带着冰霜,脸色难看极了。

  “呼延邪,诛。”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此生情长情不灭》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此生情长情不灭》(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6479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