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小说《行走在阴间》全文免费阅读-行走在阴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行走在阴间》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行走在阴间》简介:凭着姥爷留下的半本残书,我干起了招摇撞骗的阴倌行当。 本来以为只要恪守规矩,就能平平安安,没想到最后一单生意却将我卷入了迷离的漩涡,更让我从此以后行走在阳世和阴间的边缘……

0-temp-201805-21-1526868995158.jpg

第五章 宾馆里的怪声
  作为一个准法医,我对死人的气味很敏感。

  从季雅云身上脱下来的衣服,虽然色彩鲜艳,却带着一股浓重的死气,分明就是死人穿过的衣服。

  稍许平静了一下,我让季雅云把她的枕头拿出来拆开。

  果然,里面的糯米都变得黑漆漆的,还有一股腐臭的气味。

  “这他妈得多重的煞气啊。”

  我暗暗骂了一句,让她好好想想,先前有没有遇到过什么不寻常的事。

  季雅云想了又想,也没说出个头绪。

  我理了理思绪,问她是做什么工作的。

  得到的答案有些出乎意料,季雅云居然是平面模特。

  其实也不奇怪,时代在改变,人们的审美观(或者说男人的口味)也在改变。

  以前人们偏好清纯少女,随着网络的发展,小日本的‘影视资源’不断流入,什么少`妇、熟`妇之类的都渐渐吃香起来。

  桑岚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悻然的说:“你别瞎想,小姨就是兼职给杂志社拍封面插图,还有给网络商家拍广告。请她拍照片的,都是她的老同学,老熟人。而且她只是偶尔才接工作,平常都在家照顾我。”

  我脑子里的弦被拨了一下,指了指那套被揉成一团的红色喜服。

  季雅云急忙摆手,说她从来没见过这身衣服,更没有穿过。

  我更是头大,最怕的就是这种没来由的邪乎事,想顺藤摸瓜都不行。

  我果断说:“这件事我真的摆不平,昨晚的女鬼被黑狗血所伤,一时半会儿不会再来。赶紧趁这个机会,想办法去找别的阴倌道士吧。”

  桑岚一听就急了,跺着脚说:

  “哪儿找去啊?之前也不是没找过,可那些都是什么东西啊?一来就要钱,骗人都不打草稿。还有一个更过分,居然要我小姨把衣服脱光,要亲身给她驱邪!”

  我下意识的向季雅云胸前瞄了一眼。

  总算知道桑岚先前为什么对我那么不友好了。

  这一行真有本事的不多,打着幌子招摇撞骗的倒是不少。

  虽然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比起那些单纯骗财骗色的,我还算是有底线的。

  见娘俩都是两眼包着泪没了主心骨,我于心不忍,想了想,说:“我尽量帮你们想想办法吧。”

  “谢谢,谢谢你,要多少钱我们都给。”桑岚连连向我鞠躬。

  看着她诚惶诚恐的样子,想起自己昏迷前的情形,我不禁又有点犯疑,难道那真的是幻觉?

  季雅云指着地上的红衣红裙问:“这衣服怎么办?”

  想到破书里的记载,我说:“找个塑料袋,装起来,放在不见光的地方,别再去动它。”

  ……

  我给一个朋友打了个电话,想问他要些东西,结果提示对方关机。

  我对桑岚说,我要去外地找一个朋友,找些东西来帮她们避祸。

  被吓破了胆的桑岚果断说一起去。

  而且雷厉风行,不等我答应就跑去收拾衣物。

  无奈,只好带着娘俩,开着我的破车直奔目的地,齐天县。

  刚出发没多久,桑岚就接到一个电话。

  她皱着眉头低声说了两句就挂了,显得很不耐烦的样子。

  我暗想,这么漂亮的妞肯定不少人追,被男人捧多了,就拿男人不当回事了。

  整整五个小时的车程,我这个郁闷啊。

  我问桑岚:你就没想过将来住别墅,开豪车?就不能考个驾驶本?

  她的回复让我信服中满满都是凛然:

  “你以为我不想啊?我科目二考四回了都没过。”

  我日,有本儿也不让你开!

  好歹到了齐天县,我又给要找的人打电话,还是关机。

  我倒是不急。

  要找的人叫张喜,和孙屠子一样,也是我的同科同学,死党。

  他家里有一大片桃园。

  桃木,是辟邪驱邪的上品。

  张喜家的桃园我去过,他家里的人我也认识,就算他假期出去玩了,也还是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

  这会儿天已经擦黑了,我提议先找旅馆住下。

  桑岚在网上找了一家,忽然有点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点了几下手机屏幕,说房间订好了。

  到地方办理入住的时候,我才明白她看我那一眼的含义。

  她订的居然是有两间卧室的套房。

  小县城能有多高级的宾馆,说是套房,其实就是客厅一张麻将桌,和两间狭小的卧室。

  房间虽然打扫过,但还是有股子除不去的味道。

  桑岚和季雅云直皱眉,显然很不满意。

  我实在乏了,就说凑合一晚得了,小地方就这样,再换也没多大意思。

  昨晚没怎么睡,又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我胡乱吃了点东西,洗漱完就进了里屋。

  给张喜发了条微信,告诉他开机后回话,然后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给吵醒了。

  仔细听了听,看看表,鼻子差点气冒烟。

  居然是打麻将洗牌的声音,而且还是从外间传来的。

  估计是娘俩吓得睡不着,闲得没事玩起了麻将。

  可她们就不想想,这宾馆的套间能隔音嘛?你们不睡,别人还睡不睡了?

  约莫过了五六分钟,外面还在“哗啦哗啦”的响。

  我忍不住抓过裤子套上,想去跟外面的人说一下:明天找到要找的东西,我还得再开几个小时的车回去呢。

  哪知道门刚打开一条缝,那声音立刻就停了下来。

  “早点睡吧,明天还有事呢。”我迷迷瞪瞪的对着外面说了一句。

  哪知道反手关了门,外面居然像是赌气似的,又“哗啦哗啦”响了起来,而且动静更大了。

  这下就算是泥菩萨也动气了。

  这娘俩,看上去挺有修养的,怎么这么不懂事啊?

  我一把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搭眼一看,顿时愣住了。

  麻将桌上倒是堆散着一副麻将,但是外间却一个人也没有。

  这娘俩故意跟我逗着玩?

  一冒出这个想法,我自己忍不住笑了。

  妈的,我这是还迷糊着发梦呢。

  一个成熟美妇、兼职模特,和一个校花级的艺术系女生,大半夜的不睡觉,躲起来和我逗闷子?

  真要是那样,可就不是开玩笑,而是勾引了。

  我想既然起都起来了,那就顺便上个厕所。

  走到卫生间门口,刚要开门,就听见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里面有人。

  我没有偷听的意思,可是那声音却抢先钻进了我的耳朵。

  女人的声音很急促,似乎还在剧烈的喘息。

  她的声音并没有刻意掩饰的意思,所以我很清楚的听到:

  她说的是:“好难受,别……别这样……”

  听到这酥麻柔媚的声音,我先是浑身一热,随即却又大大的疑惑起来。

  这套房里一共就住了三个人,只有我一个男人。

  而这声音,明明是女人在某种特殊情况下才会发出的。

  没有男人,那只能是……

  想到其中的关窍,我有点发懵。

  虽然分辨不出是桑岚还是季雅云,我还是在心里感慨:

  这需求也太强烈了,而且心也是真宽。也不看看眼下都什么情况了,居然还有心思发`浪。

  我暗暗摇头,打算回屋。

  哪知道刚一转过身,就看见一张苍白的脸!

  “我艹!”我吓得往后一蹦。

  定神一看,卡在嗓子眼的一口气“呃”的吐了出来。

  季雅云满脸惶然,又带些疑惑的看着我,“大师,对……对不起,你这是……”

  “我想上厕所……里面有人。”

  “岚岚在洗澡。”

  “哦,那我先回屋了。”

  我刚走了两步,季雅云忽然说:“大师,你能不能小点声?”

  “什么小点声?”我回头看着她。

  “就是……就是……”

  季雅云往我身后指了指,忽然“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我猛地回头,隐约就见一道黑色的影子在面前一闪而过。

  我边退后边问:“你看到了什么?”

  季雅云贴到我身后,一手抱着我的胳膊,一手指着前方,带着哭音说:“你快看,刚才不是那样的,刚才一定不是那样的!”

  顺势一看,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刚才散落在桌上的麻将,居然全都堆叠在了一起,参差交错的堆成了一棵树的样子,就那么突兀的立在麻将桌上。

  我头皮一阵发麻。

  这屋子不干净!

  “桑岚,出来!”我敲了敲卫生间的门。

  里面没回应,却传来一阵“咕咕”的水声。

  我对季雅云说:“开门,进去看看。”

  季雅云见我背过身,伸手去拧门把,居然一下就把门打开了。

  紧接着,就听她惊呼:“岚岚,你在干嘛?”

  我本能的回头往里一看,就见桑岚跪在浴缸边,正埋着头“咕嘟咕嘟”的大口喝着浴缸里的水。

  我连忙跑进去,一把将她拽了起来。

  看清她的样子,我悚然大惊。

  她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却又明显不是桑岚,看上去就像个三十多岁的陌生女人。

  这女人皮肤偏黑,姿色一般,脸庞像是有些浮肿。

  她的眼睛也不像以往的灵动,而是死沉沉的,却又透露着一种别样的饥渴。

  “放开我!”

  她挣扎着想要甩开我,说话的声音很含糊,嘴里一个劲往外喷水沫子。

  我感觉不对,用力把她往外拉。

  她身上本来裹着浴巾,拉扯间,浴巾松开掉在了地上。

  季雅云本来想说什么,却只发出一声惊呼:“她的肚子!”

  浴巾松脱,桑岚的肚子竟然像是怀孕似的鼓了起来。

  我这会儿可顾不上占便宜了,用力把桑岚转了个身,双手箍着她的小腹,把她抱了起来。

  肚子被挤压,桑岚立刻哇的一下吐了出来。

  我悚然的发现,她吐在洗手盆里的,居然是那种像肮脏河沟里的绿水。

  我大声对季雅云说:“快去把我的包拿来!”

  “噢噢!”

  季雅云转身要走,却只摆了摆身子,没动步。

  “我……我走不动!”她回过头惊恐的看向我。

  走不动?

  我连忙转头看向洗手台上方的镜子。

  透过镜子,赫然看到有一团漆黑的影子正盘在她的脚面上。

  是鬼绊脚!

  想起破书上对付绊脚鬼的法子,我急忙大声念出法咒:“玃天之兽,罗被四门,八荒野鬼,速速让路。”

  我连着念了两遍,就听房间里传来“哇”的一声小孩哭嚎的声音。

0-temp-201805-21-1526868985403.jpg

第六章 槐园村
  哭声十分的刺耳,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被烙铁给烫了,哭的撕心裂肺。

  以至于我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捂住了耳朵。

  季雅云被吓得眼泪狂飙,脚下没了牵绊,也只是抱着怀蹲在地上捂着嘴哭。

  小孩儿哭声不断……

  被我一只手提着的桑岚忽然像触电似的抖了起来!

  她虽然苗条,但是个子高,一抖起来,我单手抱着她就感觉很吃力。

  看她的样子,明显是被鬼上身了。

  这个时候我哪敢撒手,一撒手,她指不定发什么疯呢。

  于是,我只好再用两只手箍住她,抽冷子把前额灵台紧紧的贴在她的后脑勺上,嘴里快速的念着破书上的法咒:

  “九䂂顺行,元始徘徊,诸神卫护,天罪消锬……”

  过了一会儿,桑岚停止了抖动,似乎恢复了些意识,双手撑着洗手台,又“哇哇”吐了起来。

  “呕……呕……”

  又干呕了一阵,她开始喘粗气。

  身体微微发抖,却只是自然反应。

  “你干什么?”桑岚忽然惊恐的问道。

  折腾这一阵子,连累带吓,我也是气喘如牛。

  缓缓抬起头,透过镜子看到两人的情形,鼻血差点没飚出来。

  桑岚已经恢复了先前白皙的容貌,呕吐过后,小腹也恢复了平滑。

  浴巾早滑落了。

  而我,正以一个不应有的亲密姿势从后面抱着她。

  不等她发飙,我就赶忙松开她,跑回房间,从包里拿出一应驱邪物品。

  回到客厅,桑岚已经裹了浴巾,把吓瘫了的季雅云扶到了椅子里。

  她双手捂着肚子,惊疑不定的瞪着我:“刚才怎么回事?”

  我顾不上理她,拿起一个眼药水瓶子往眼睛里滴了两滴,拈起一张符箓,四下看了看,快步走进了卫生间。

  这会儿我才注意到,浴缸里飘着一堆绿色的树叶,映的水都绿了。

  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见洗手台上放着一部手机,随手拿起来回到了客厅。

  “你的手机。”

  我把手机递给桑岚,想起之前听到的旖旎声响,不禁好笑。

  这妞在被鬼搞以前,该不会正和人在电话里……

  “这是什么?”桑岚指了指桌上的眼药水瓶子。

  “是杀牛的时候,牛流下的眼泪,滴在眼睛里,就能看见鬼。”

  我一边给她解释,一边往她和季雅云的房间里看了看,也没有任何发现。

  “我刚才干什么了?难受死了。”桑岚揉着肚子说。

  我往她身上瞟了一眼,“先去把衣服穿上吧。”

  我心说这妞倒是挺理智,没说我故意占她便宜。

  季雅云带着哭音问我:“大师,你不是说那东西被淋了狗血,不会来吗?”

  “如果是穿红挂绿的家伙,我们这会儿已经都玩完了。”

  我点了根烟,吸了一口。

  刚才抱着桑岚的时候,她身上本来就湿漉漉的,再加上吐的到处都是,弄的我左手包扎的纱布都湿透了。

  我觉得潮乎乎的难受,干脆把纱布解开。

  看看伤口,已经结疤了。

  疤痕有点像打雷时扩散的闪电,血疙疤黑乎乎的,竟显得有些妖异。

  我又仔细看了看,自嘲的咧了咧嘴。这是真撞上邪事,把我也搞的神经过敏了,看什么都觉得不对劲。

  桑岚穿好衣服出来,问我:“大师,我刚才是不是被鬼搞了?”

  我点点头,笑着问她:“你泡澡的柚子叶哪来的啊?”

  “网上买的。”

  “呵呵,网上倒是什么都有的卖。是卖家告诉你,把柚子叶泡在浴缸里喝的?”我调侃她道。

  桑岚跺了跺脚,“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季雅云也急着问:“大师,不是红鞋,那刚才又是什么啊?”

  我抽着烟说:“缠上你的可不单是红鞋,而是红衣鬼。你被那大凶之物缠上,时运自然就低,霉运当头,也就更容易招惹其它邪祟。”

  说到这里,我脸有些发烫,关于这点,我早该想到的,却是疏忽了。

  我说:“你们也别叫我大师了,听着怪别扭的,就叫我徐祸吧。”

  “这麻将是怎么回事?”季雅云畏缩的指了指麻将桌。

  我看了一眼没有完全散开的麻将树,想起刚才小孩儿的哭声,心里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眼看这娘俩是再经不起吓了,于是说:“事不过三,睡吧。”

  第二天一早,我是被打电话的声音吵醒的。

  桑岚本来很大声,见我出来,冲我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有点鬼鬼祟祟的看了我一眼,捧着电话进了里屋。

  见她关上房门,我忍不住撇了撇嘴,不就那点事呗,用得着神神秘秘的嘛。

  没见张喜回信,我也懒得再给他打电话,胡乱冲了个澡,在宾馆吃了早饭,然后就开车直奔果园。

  出门的时候天阴沉沉的,刚出县城,忽然下起了大雨。

  我本来就不怎么熟路,雨越下越大,就更加辨不清方向了。

  顺着乡间的路开了一阵,季雅云见我开的辛苦,就提议先找个地方停一下,等雨小了再走。

  刚好路过一个村子,村头有家小店,我便把车停在了店门口。

  三人冒雨下了车,跑进去,才看清这是间农户家开的杂货店,其实就是个对外敞开的窗口。

  见店里没人,桑岚走到正门前,敲了敲门,冲里面大声问道:“有人吗?”

  连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我拍拍她肩膀,“先进去吧,别在外边潲雨了。”

  三人进了屋,正胡乱抹着身上的雨水,屋子的一角忽然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

  “谁啊?”

  桑岚和季雅云都被这突兀的声音吓得惊呼一声。

  我也吓得一哆嗦。

  循着声音看向一侧阴暗的角落,就见一个老人从墙角的躺椅上缓缓直起了身子。

  我缓了口气,说:“老人家,我们是过路的,下大雨了,能在您这儿避会儿雨吗?”我边说边打量老人。

  老人的年纪至少得六十过五,头发花白,身形有些佝偻。

  他往上挺了挺身子,说:“哦,你们随便坐吧。”

  “谢谢大爷。”季雅云和桑岚忙冲老人点头道谢。

  我掸掉雨水,刚倚着门框点了根烟,就听老人问道:“你们仨咋来我们槐园村了?”

  我忙回头:“大爷,我不熟路,本来是想去小桃园村的,一下雨,开迷了。”

  “小桃园村?迷路了?”

  老人眯着眼睛看着我,“呵呵,你们也真够迷糊的,这都能迷路?”

  “这不是下大雨了嘛。”

  我有些讪然的摸出烟盒,抖出一根,“您老来一根?”

  老人的眼睛再度眯成了两条缝,似乎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抽。”

  我刚一转身,想把烟盒收起来,一个身影擦着我身边走了进来。

  这人来的极快,以至于那根抖出的烟都被蹭出来,掉到了地上。

  “丁福顺!”来人低沉的喊了一个人的名字以后,居然又转过身走到了门檐外。

  他一进一出都是非常快,我甚至都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只是恍惚的觉得他脸黑漆漆的。

  我正看着这人的背影纳闷,冷不丁身边有人说道:“等会儿,再抽根烟。”

  我吓了一跳,转过脸,见那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躺椅上起来了,就站在我身边,右手的两根手指夹着一根烟,冲着门外那人晃了晃。

  “那你快点,别耽误时辰。”门外那人说了一句,居然抱着肩膀走进了雨里。

  “有火吗?”

  听见老人问,我忙转过头,一边掏打火机,一边下意识的往地上看了一眼。

  “嘶……我说,大爷,这烟都掉地上了,别抽了,换一根。”

  我才发现老人拿的是刚才被蹭掉的那根烟。

  老人摆摆手,说不用。

  我见他烟都叼嘴上了,赶忙打着火替他点上。

  老人就站在我身边,对着外面的大雨默默的抽了会儿烟。

  忽然,他抬眼看着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我叫徐祸。”

  “徐祸?”

  老人花白的眉毛一耸,随即点了点头,喃喃道:“好名字啊,真应景,真适合你。”

  老人忽然抬手搭住我的肩膀,仰脸瞪视着我,一字一顿的说:“徐祸,你这次真是大祸临头了,你就快死了!”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行走在阴间》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行走在阴间》(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645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