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鬼生人》txt全文免费阅读

母亲已死,半年后开坟,我在坟里出生,我是鬼生人 我天生阴体,注定一生是个道士,不然的话我绝对活不过十三岁。 我的出生注定了我今后要走的路,注定要涉及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别问我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如果你想见鬼,烧纸吧,你的血写下亡魂的名字,我让它直接去找你。

第十二章 少年初成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闪而过,十三年说长不是太长,但也绝对不短,一转眼我就长成了个半大小伙子。

十三年是最贪玩的年纪,尤其在东北的冬天,能玩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堆雪人打雪仗什么的对我来说已经是小孩子的游戏里,我最喜欢的就是滑冰车。

在东北长大的都知道冰车是什么东西,累死于爬犁,但比爬犁小的多,只能一个人坐。

冰车的功能和爬犁一样,就是在雪上跑的很快,但得是下坡。今年一入冬就下了几场大雪,山上雪厚的地方都能到我屁股蛋那里。

这天我放学回家就拎着冰车往外跑,还没跑出院子门便被我爸给叫住了。

“小子竟知道玩,作业写了吗?”

“还写什么作业呀,明天就开始放寒假,有的是时间写,我先玩一会儿去。”

我和我爸还是住在我堂叔这,不过又新盖了一栋房子。这房子是堂叔给盖的,如今堂叔是村里少有的有钱人,第二个万元户。

前几年堂叔跟着董爱国跑去了广州那边,弄了一批服装回来在镇上卖,生意十分的好。从此以后两个人就合伙做生意,堂叔都没时间回家。

去年他把堂婶儿和我堂姐都接到镇里去了,本来打算也让我爸去的,但我爸说在镇里不习惯,而且他答应在这里等洪老头,万一洪老头回来看不到我们还以为我爸不讲信用呢,所以不管堂叔怎么劝我爸也没去镇上。

堂叔拗不过我爸,只能在这又给我们爷俩盖了栋新房子。

文化大运动结束后,ZF还了我家不少的地,再加上我堂叔家的,光是种地也让我们爷俩的日子过的很不错。

如今我爸的身体十分的健壮,都不比我堂叔差,身体好的没话说,在这点上堂叔倒是不用担心了。

“早点回来,别又疯到天黑的不见人才想起来吃饭。”

对于没有母亲的我爸爸十分疼爱,从小到大都没有打过我,就连骂都很少。我虽然学习只是一般般,但我爸也不勉强我,他说我是干别的事儿的料,至于是什么事儿我就不清楚了。

“阳子,你快点,等你呢。”

刚跑出院门,我就看到‘油田’在那等我呢。‘油田’是个外号,这小子叫徐大庆,跟我同岁,也是个好玩的主。

在大湾村没有人不知道我的身份,从四五岁开始我就被同龄人欺负,没人愿意跟我玩。只有这个徐大庆例外,这小子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而且打架很厉害。

有他罩着我,村里的同龄人就没人敢再欺负我了,但他们依旧不愿意跟我在一起玩,说是怕沾了晦气。

“急个屁,我这不是来了吗?”

放学的时候被老师留了一会儿课堂,所以我回来的有些晚。徐大庆嘿嘿一笑,而后从身后拿出一个冰车,得意洋洋的跟我说:

“阳子,今天你怎么也没我滑的块,我一定会打败你。”

“加了铁弦,你想让别人都没办法滑呀。”

看到徐大庆的冰车我这个气呀,这小子居然在两个冰车腿儿上都加了铁弦。冰车都是木头做的,滑的快慢完全是靠你会不会磨腿儿。

只要把腿儿磨光滑了,那冰车的速度自然就会快。但是我们都很忌讳冰车腿儿上加铁弦,因为加了铁弦的冰车会把‘车道’给破坏了。

徐大庆见我发火只是嘿嘿一笑,说道:“就我一个加铁弦影响不了啥,二胖子的冰车腿不也加了铁铉吗,现在那‘车道’还不是照样能滑。别磨叽了,赶紧的吧,一会儿天都黑了。”

不再理会我的火气,徐大庆拉着我就走。冬天天黑的早,现在都快四点了,再磨蹭一会儿真就天黑了。

急急忙忙爬到东山的一个小山岭处,我和徐大庆便坐上冰车往下滑。东山虽说不高,但要是爬到最上面也得两个多小时,我们滑冰车都把这个小山岭当起点。

“嘿嘿阳子,我就说我今天比你速度快吧,看我能把你甩没影儿了。”

徐大庆一边兴奋的大喊一边往下滑,不得不说,加了铁铉的冰车速度如果不一般,只是十几秒的功夫,这小子就落下我一大截。

“慢点,摔死你个傻货。”

我也兴奋的大叫,还头上的棉帽子刮掉了也不管不顾。反正等下还得上来,那时候再捡也来得及。

从小山岭到山下大概有四百多米,滑冰车用不了两分钟就能滑到山脚下。

等我滑到山脚下的时候见一个女人正指着徐大庆鼻子骂他呢,那女人是老郭家的儿媳妇。

徐大庆被她骂的一声都不敢吭,我到跟前才听明白,原来徐大庆这家伙把冰车直接滑进人家的厕所里了,当时老郭家的媳妇正在厕所里蹲坑。

“哈哈,大庆,你可真猛,都干厕所里去了。要是没人蹲着你是不是就直接进粪坑了?”

女人一走我就开始取笑徐大庆,把他弄的脸红脖子粗的。

“速度太快,刹不住车,谁知道这老娘们在厕所里蹲着呢,玛德吓死我了。不过这老娘们骂人真难听,我不就是把她家厕所门撞坏了吗,居然说我不得好死,特么B的,非得教训她一下。”

徐大庆这小子我太清楚了,你要是把他惹怒了他可什么都干的出来。刚才也就是他理亏,不然的话这小子都敢跟大人对着干。

“你想咋地?”

我也是个闲不住的主,反正老郭家那媳妇在村里也不招人待见,收拾她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嘿嘿,等下把她家玻璃砸了,冻死她个老娘们。”

从上小学五年级开始我和徐大庆就没少砸玻璃,不管是学校的还是个人家的都砸过。

砸玻璃时候那种既兴奋又害怕的感觉十分的好,我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徐大庆的决定,只要天一黑我们就准备行动。

又玩了一阵天就黑了下来,我俩都没回家,就等着砸老郭家的玻璃呢。

天色全黑,我和徐大庆便悄悄的跳进了老郭家的院子。徐大庆说要吓吓那娘们,先学鬼叫再砸玻璃,要不然我俩也不用进她家的院子了,在外面就能把这事情搞定。

摸到郭家媳妇的窗户根下面,我和徐大庆相视一笑便打算学鬼叫。但这时屋里人谈话的声音引起了我俩的兴趣,是郭家大小子和他爹在说话。

“强子,这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看你还是从哪里拿来就送回哪去,要不然还不得惹祸上身呀。你不记得十几年前的事儿了,当时孙德胜惹了那个东西,最后连命都没了。”

“是呀强子,爹说的有道理,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快给送回去吧,要是被那东西给缠上了咋整?”

郭强的媳妇也在一边劝,但郭强只是哈哈一笑,说道:“能有啥事儿,我就不信那个邪,再说我拿的时候已经跟她打过招呼了,她也没反对。

这一串珍珠链子肯定值不少钱,最起码得一万以上。爹,咱家不是想盖新房子吗,只要把这东西一卖,那新房子不就来了?”

“小兔崽子,你懂个屁,死人的东西你也敢拿,我让你送回去就送回去。”

郭强老爹发火了,可能是感觉自己声音太大,又急忙收了口,小声说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种横财我看咱们还是别要了,你媳妇已经有了,就算你不想积德,你也得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吧。”

“爹,没事儿的,反正东西我是不会送回去,明天我就上县里找人看看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然后给咱家盖个新房子。”

这个郭强是油盐不进,不管他老爹和媳妇怎么劝也不管用。我和徐大庆在外面听的都忘记砸玻璃这事儿了,此时徐大庆两眼放光,一脸的兴奋。

我一看他这副模样就知道这小子心里想啥,他肯定是想把郭强那串珍珠链子给偷来。

朝徐大庆摆了摆手,我俩悄悄的出了郭强家的院子,我郑重的对他说道:“大庆,你是不是想去偷那链子,我可告诉你,咱们玩是玩,偷鸡摸狗的事情不能干。”

从小我父亲和堂叔都教育我,说人穷不要紧,但得穷的有骨气。就算是穷死也不能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被人戳脊梁骨的滋味可不好受。

如果不是郭强说那链子能卖那么多钱估计徐大庆还不能动那个心思,徐大庆他爹是个酒鬼加赌鬼,他家穷的叮当响。

打小徐大庆就吃不饱,所以他没少东家摸西家顺的。但自从我俩当上朋友之后,他受了我不少影响,基本不干这些事儿了。

刚才我见他两眼放光就知道这小子心里憋着坏呢,所以急忙和他出来,让他不要打那珍珠链子的主意。

“我就是琢磨那东西咋能那么值钱,没动别的心思,你把我看成啥人了。”

听徐大庆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这小子以前是有点不良记录,但我还是相信他的,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回家吃饭吧,我都饿死了,你爸估计又耍钱去了,你也别回家了,就我家吃吧。”

徐大庆母亲早就回了娘家,要跟他爹离婚。她想把大庆也带走,但徐大庆老爹就是不让,还说离婚就把徐大庆给掐死,弄的徐大庆他妈也不敢离婚,但也不回这个家了。

“行,那晚上我就去你家吃,你爸炖的酸菜可没得说。”

我俩拎着冰车笑呵呵的回我家了,也把珍珠链子的事儿给抛到了脑后。但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徐大庆就把我给喊了出去,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偷偷拿出一样东西。

一看那东西我就知道是郭强得到的那条珍珠链子,气的我真想揍这小子一顿。昨天都告诉他不让他去偷了,没想到这小子到底把那链子给弄了出来。

“哎呀阳子,东西我拿都拿了,你想让我送回去肯定没门。你看这珍珠,一颗都快有玻璃球大了,估计郭强说的没错,这玩意最起码能卖一万块钱以上。

你是不知道,我爸在外面欠了好多钱,那些要账的把我家能拿走的东西都拿走了,我要是再不想办法弄钱,我和我爹就只能等死了。”

要说这徐大庆的命可真够苦的,摊上这样一个爹。想到他的状况我也无奈的点了点头,开口问道:“那你怎么卖这东西?”

小编先更新这么多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在微信搜索微信公众号:❤“ 小牛小说 ”❤, 回复:鬼生人,就能看全书了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634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