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我与阎王做交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我与阎王做交易全章节阅读

我与阎王做交易》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我与阎王做交易》简介:我是一个专门收集阴邪玩意的商人,死人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死人穿过的绣花鞋,我要! 骨灰烧成的青花瓷,我要! 腰斩用的大铡刀,我还要! 这些东西搁在普通人手里,小则恶鬼缠身,大则家破人亡。 但若是落在我的手中,却可以升官发财,逆天改命,满足客户的一切需求。 想知道为什么吗? 嘘,有胆子的话,就来听听我入行时接的第一单恐怖生意吧……

0-temp-201810-10-1539161426820.jpg

第四章 老村,鬼事
我取了一些母乳,然后浇在了李麻子平时放绣花鞋的角落里。

很快,原本干净无一物的地面,开始逐渐的出现一些淡淡的水痕。

直等到最后,那水痕竟形成了一大一小两个脚印,紧紧的贴在一块,十分清晰。

李麻子更害怕了,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黑着脸说道:“那大的脚印,是母亲的。而小的脚印,是她刚分娩出来的孩子……”

李麻子目瞪口呆:“怎么又蹦出来一个孩子?”

“你忘了,刚才还是你分娩的呢。”

李麻子脸一抽,很明显是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幕。

我又简单的跟李麻子解释了一下子母肉印,这子母肉印,实际上是孕妇惨死的时候穿过的衣服鞋子。

因为孕妇在怀孕的时候,母爱是最强的,意外惨死肯定心有不甘,怨念最大,所以就会影响到她随身的衣物。

孕妇最怕吃的就是橄榄油,因为会让她们滑胎。而母乳,又会让她产生妒忌心理,所以可以利用这两样东西,暂时压制住子母肉印,不过肯定不能压制太长时间。

除非找到另外一只鞋,让两只鞋呆一块,这才是完美的解决之道。

李麻子抓着头发,一脸愤怒的吼道:“张家小哥,麻烦你跟我走一趟!他妈的,我非要找卖我鞋子的那户人家算算账,差点把我给害死了。”

我立刻拦住李麻子,说你到了别人家,可千万不要乱来,否则惹怒了人家,绝不会把另一只鞋子给你的。

李麻子咬了咬牙,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今天晚上是去不成了,因为我看李麻子的表情,恨不能把人家抽皮扒筋。

我尽量宽慰李麻子,说人家可能只是卖个东西换换钱,并不知道内情。无论如何,得先把李麻子的怒气给压下去。

这一晚上,我几乎没睡觉。一直到东方朦朦亮,才总算小憩了一下。

可刚睡没多长时间,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

原来是李麻子的儿子回来了,看见我们都没事,高兴地又蹦又跳。

李麻子语重心长的对儿子说,这两天自己要出一趟远门,解决一点事情,让他尽量在学校住,千万别一个人呆家里。

李麻子的儿子倒是听话,当即点头答应。

之后,我和李麻子就开车前往他的老家。

李麻子的老家在河南开封,和中国大部分农村一样,脏乱差,连公路都没修到位。

正是因为交通不便,才促成这里的古董市场。

我不由得赞叹李麻子骗古董还真会挑地方。

这里刚刚下过雨,地面泥泞,轿车根本进不去,只能停在村口,我们两个步行进去。

当我们路过一间破破烂烂的老房子时,李麻子就说到了。不过我俩一看,顿时绝望了,此刻大门紧锁,透过缝隙能看见院子里的杂草,各种乱七八糟的锅碗瓢盆都堆满了。

不用说,这户人家跑路了。

李麻子忍了良久的愤怒,终于爆发出来,一脚就把门给踹开,坐在门槛上破口大骂。

李麻子骂了没多大会儿的功夫,隔壁就走出了一个农村大爷。瞥了一眼李麻子,满脸的不乐意。

我连忙上去问大爷,这户人家怎么跑路了?

大爷没好气的说道,不跑路能怎么办?这户人家闹鬼,再不跑路就得断子绝孙。

我大吃一惊,知道其中肯定有蹊跷,当即把口袋里的一包玉溪塞进了大爷手里。大爷的表情这才有所缓和,跟我简单介绍了一下。

原来,这户人家也是近几年从邻村迁过来的。不过自从迁过来之后,家里就开始不太平了,每到晚上小孩子都会哭,还总是能听见院子里有脚步声。

甚至这几年来,女主人怀了三次胎,可总是因为各种意外而流产。

尤其是上次卖出去一只清朝绣花鞋之后,家里就闹的更凶了!

深更半夜的,那户人家总能瞧见井边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可他们一靠近,那长发女人就会从井口跳下去,再用手电筒往里边照,却是什么都没有。

阴天的时候,还能听见井里传来女人的啜泣声,极其吓人。

这还不算什么,真正让他们搬家的原因,是有几次他们发现家里的孩子总是有意无意的站在井边,一愣就是好半天。

他们担心孩子跳下去,干脆就搬家了。

我听的是头皮发麻,浑身出冷汗。这情景,怎么跟李麻子家的情况那么相似?

不过,等我想明白后也就释然了,不用说,肯定是另一只绣花鞋在作怪了。看来,另一只绣花鞋的确就在这户人家。

只不过,有没有被他们带走就不知道了。

于是,我决定今天晚上找找另一只绣花鞋,尽量让这双鞋来个大团圆。

打定主意后,我当即把想法告诉给了李麻子。李麻子听了还有点害怕,说危险不?

我说问题不大,现在你去给我准备几样东西,晚上要用。

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两只绣花鞋想在一起,晚上我们手中的绣花鞋,肯定会去找另一只绣花鞋的,到时候势必会在院子里留下一些‘脚印’。

我们只要顺着脚印,想找到另一只鞋子,简直易如反掌。

我给李麻子列了张清单,让李麻子尽量天黑之前凑齐。

而我则去做邻居大爷的工作,因为我们今晚要暂住在他家。

有钱能使鬼推磨,在钱的诱惑下,大爷还是爽快的答应了我。

李麻子出去半个钟头就回来了,肩上扛着一大捆柳树枝,手上还提着一个大包袱,里面是我要用到的锅底灰。

我和李麻子把锅底灰均匀的洒在院子里,接着又在锅底灰上,铺了一大层柳树枝。

李麻子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解释道,锅底灰可以留下绣花鞋的脚印。而把柳树枝铺成阶梯状,是告诉对方这些阶梯是可以踩得。

李麻子惊讶的说道:“张家小哥,看不出来,你是个有大能耐的人!”

我笑道有个屁的本事,都是这一行留下来的经验。我都是半生不熟,有机会让你见识一下我爷爷的手段。

接着,我们就把那一只绣花鞋,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院子门口。做完了这一切,我们便挤在了隔壁大爷家,同时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院子里的动静。

0-temp-201810-10-1539159774709.jpg

第五章 双鞋归位
农村没什么娱乐项目,所以村子早早的就安静了下来,静的哪怕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晰的听见。

李麻子是真害怕,在墙角下蹲了不到半小时,就给吓出了一头冷汗,面色红润,手都跟着哆嗦起来。

“张家小哥,咱们现在没危险吧?还有你到底有几成把握能治得住这东西啊?先跟我透透底,不然我心里慌得很啊。”

其实我比李麻子还紧张,如果这招不奏效,我就真的黔驴技穷了,而且很可能连自己都会被绣花鞋给缠上。

不过在李麻子面前,我必须要保持镇定,只是淡淡的说道:“有九成把握。”

大厅里老旧的破钟,滴滴答答一秒一秒的走着,听的我心里发虚,时间过得很慢,才过了一个小时,我都打了三个寒战了。

而且村子里非常暗,没路灯,甚至连月亮也被乌云给遮住了半张脸,想想我们和那只恐怖的绣花鞋只有一墙之隔,我这心里边就各种突突。

隔壁院子安静极了,按道理说反而有点不对劲!

因为农村里的荒宅没有老鼠和蛇,太说不过去了。我想了想,这恐怕就是那只鞋子的功劳。

毕竟那只绣花鞋太凶了,而蛇鼠这类不见光的动物,对凶气的感应,是最为强烈的……

当半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以后,我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如果不出意外,绣花鞋也应该有动静了。

果不其然,对面开始有动静传来。

那似乎是一阵轻微的风,吹进了隔壁院子里,伴随着堆积的板凳跌落下来的声音。

李麻子瞬间倒在我身上抽搐起来,我骂了一句没用。

很快,那阵轻微的风就停了下来,院落的灰尘,吹的满天乱飞,我们身上都落满了灰尘,连呼吸都能吸进去一大把锅底灰,实在恶心。

我强忍着不让自己打喷嚏。

咚咚,咚咚!渐渐的,院子里竟开始传来脚步声。

那声音一开始很模糊,不过随着脚步声的靠近,我能听的一清二楚。

就好像是一个人瘸着腿,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我尽量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可脑子还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穿着白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在院子里到处找鞋的情景。

而在脚步声临近我们的时候,竟然戛然而止了,李麻子又开始抽搐起来,我的心也跟着噗通噗通乱想。

妈的,莫非被发现了?

李麻子不自觉的抬头看墙壁,弄的我也很不舒服,开始幻想那长发女人爬到墙头上,居高临下看我们的场景。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口古井之中,竟开始咕咚咕咚的冒着气泡,好像井水沸腾了一样。声音很大,在这静谧的夜里,显的尤为突兀。

隐隐约约之间,我似乎还听见古井之中,传来一阵女人凄惨的哭声。

那咚咚的脚步声,再次响起,速度很快,就到了井边。

一阵巨大的跳井声响起,沸腾的井水终于平静了,整个世界,再次恢复一片寂静。

又等了半个钟头,没有什么后续动静传来。

我才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说道成了。

李麻子早就吓的全身痉挛,听我这么一说,顿时长长的喘了口气:“张家小哥,给我揉揉腿,我腿抽的厉害……”

我把李麻子给扛到房间里,熬过了这艰难的一晚。

天一亮,我们就飞快的冲进了院子里。

门打开的时候,我和李麻子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院落中的柳树枝,摆放的好好的,可锅底灰却被吹散了,地面上一大一小两个锅底灰组成的脚印,布满了整座院落。

而昨晚我搁在门口的绣花鞋,也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井边。

我知道,另一只绣花鞋,肯定是在井中。只不过,要怎样把下边的那只鞋给捞上来呢?

最后还是李麻子生活经验丰富,在村中找到了一户‘打井捞泵’的匠人,用铁钩子在古井里一顿乱抓。

起初抓出来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水草,垃圾等等。

不过很快,铁钩子就勾到了一个沉重的东西,匠人使劲了吃奶的力气,都扯不上来。

我和李麻子干脆一块上去帮忙,才总算把那东西一点点的给拽了出来。

而当这东西出了井,所有人都傻眼了。

那竟是一口破柜子!

那柜子样式很古老,表面的红漆都泡软了,两扇柜门死死锁着。

我找了根铁棍,才总算把锁给撬开。

在锁被撬开的瞬间,我手里的钢棍咣当一声落在地上,旁边的李麻子更是尖叫一声跑开了。

一具白森森的骷髅,就狰狞的缩在柜子里,身上的粗布衣裳尚没有完全腐烂,勉强能辨认的出,那是一套满清时期的衣服。

而在骷髅的脚上,还穿着一只血红色的绣花鞋。

尽管其他的衣服都泡化了,可唯独那只红色绣花鞋,依旧如崭新的一般。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骷髅的腹部,发现腹部的骨头里,竟还有一副小小的骸骨。不用说,在她死的时候,已经怀孕了。

一切迹象表明,我所遭遇的,就是子母肉印。

邻居大爷叹了口气,蹲在一边,点了一根烟,静静的抽了起来。

我知道大爷对这只绣花鞋的故事,肯定有所了解,就蹲在大爷旁边,让大爷跟我讲讲。

大爷明显不愿对这件事多提,只是简单说了几句:“清朝的时候,这里住着一个大户人家。他家少爷风流倜傥,搞大了一个女丫鬟的肚子。那女丫鬟不愿堕胎,于是少爷干脆就把女丫鬟装进柜子里,沉到井底了。那双绣花鞋,是少爷送给女丫鬟唯一的一件礼物,她很珍惜……”

说完后,大爷就站了起来:“我去告诉村长一声,明天全村凑点钱,给她买副棺材葬了。”

而我则趁没人的时候,把骷髅脚上的绣花鞋给脱了下来。

按照我和李麻子的协议,这只绣花鞋就归我了。这家伙还挺会来事,回家之后没多久,就又大包小包的提了很多东西来感谢我。

晚上他就留在我家里喝酒,喝多了,李麻子就迷迷糊糊的问我,为什么要收这些别人眼里的不祥之物?一双破鞋子能卖几个钱?

我说不多,碰到懂行的,也就几十万吧。

李麻子顿时把刚喝下去的一口酒给喷了出来,我估计他肠子都悔青了。不过他并没有开口跟我提分成的事,这点脸,他还是要的。

不过他提出往后再找到什么阴物,能不能五五分账?

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我当即答应了。

之后,我就把子母肉印的消息,通过我的渠道,在圈子里散开了。没几天,就有一个打着官腔的啤酒肚找上门来,简单的跟我寒暄了几句,便提出要看看子母肉印的想法。

子母肉印这东西,虽然是不祥之物,但只要成双成对的摆在家里,却可以官运亨通。

对方是官场中人,我的语气尽可能的恭敬,把子母肉印夸上了天。

那啤酒肚倒也挺爽快,只是问了一句没啥副作用吧?得到我的万分肯定之后,就用八十万把子母肉印给收走了。

做古玩的,都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而我们阴物商人,是十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我与阎王做交易》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我与阎王做交易》(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618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