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逆仙成缘》小说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逆仙成缘》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逆仙成缘》简介:蝼蚁之辈,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今日退婚辱门之羞,它日定当数倍偿还。 年幼根脉尽断,了无生机之时,逆斩根源,他人成仙我成魔,他人上天我入地。 纵使天下人头落地,只为一缘逆成仙。

0-temp-201806-20-1529492416482.jpg

第四章 传承
  邵亚冰闻此瞬间将体内真元流转,戒备警惕的看着周围。在这种地方,能有好人吗?

  “什么人,出来!”邵亚冰望着周围冷冷道。

  “哟哟,脾气还挺烈的,别找了,我在你手里的古经里。”

  “什么古经?”邵亚冰心中一惑,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瞬间移动到了手上的牛皮纸上。

  “小妹妹,你我相见可是莫大的机缘,怎么,你就这么待我?”

  “你的话是何意?还有,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邵亚冰完全掩饰不住心中的惊讶了,大声的质问着,握住牛皮纸的手也不由加紧了。

  “轻点轻点,你弄疼我了。”加紧握力后,古经随之传来呼声。

  “哼,邪祟之物,装神弄鬼!”邵亚冰冷哼一声,真元缓缓流向手中,势必要毁了手中奇怪的牛皮纸。

  “哎哎!不要动粗,我可以帮你!”

  “怎么帮?”

  牛皮纸缄默了片刻,随即传声道:“我没猜错的话,你的修为应该被废了吧,你是不是急切渴望力量?我能帮你。”

  此话一出,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

  邵亚冰有些犹豫,能知道他修为被废,想必牛皮纸里面的人肯定有极高的灵力!

  “你到底是什么人?”

  邵亚冰微微放松了手上的握力,她现在迫切的需要实力,所以暂时信此物一回。

  “我是谁不重要。”古经里的声音回归怪气,笑道:“我可以帮你提升修为,且不止于此,只要你帮助我解除封印,我可以让你变成凌云天地的大强者!”

  随后,牛皮纸不受控制的腾空而起,泛起阵阵金光,邵亚冰在光华之下,只感觉整整舒爽袭来,浑身气血也随之顺畅。

  “你手中那个,是仙灵花吧?”牛皮纸传来疑问声。

  “对,没错。”

  “哈哈,天也助你啊。”奇怪的声音哈哈一笑:“快,把那仙灵花服下,我直接助你达到金丹中阶之境!”

  邵亚冰闻此言眼眸一凝,虽然还带有一丝怀疑,但她对实力的渴望已经蒙蔽了双眼。

  “若是敢骗我,大不了与你同归于尽,就算你生前在厉害,如今也被封印在了牛皮纸里。”

  “小姑娘生的如此俏丽,脾气却这么烈,小心以后没人要哦~”

  邵亚冰正欲发作,却见牛皮纸上忽然泛起了阵阵摧残紫光,且上面的妖异突然活跃了起来,在纸上惟妙惟肖,恍如活物。

  随后,突然咆哮而出,竟化作一片片紫色的羽毛,漫天飞舞。

  场面神奇玄奥,惊人无比。

  眨眼之间,漫天的羽毛快速的汇聚到了一起,一张面孔缓缓浮现在了邵亚冰面前。

  面孔诡异一笑:“不必惊讶,只是一个垃圾功法罢了。”

  “垃圾功法……”邵亚冰哑然,现在愈发觉得看不透这神秘女人了,如此绚丽玄奥,只是垃圾功法?

  “快,服下仙灵花,入定修炼,我助你突破。”

  邵亚冰依眼,将仙灵花吞入中,一股冰冷之气顿时席卷全身,邵亚冰不顾痛苦连忙闭上了眼睛,盘膝坐在了地上。”

  入定之后,便开始运行真元,奇怪的是,自己体内好似有莫名的动力,在帮助着自己提升修为。

  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邵亚冰甚似好奇,不过没时间过问,如今大好机会,不浪费一丝一毫时间,贪婪的修炼着。

  修为如同涨潮的潮水般,突飞猛进,一个时辰过后,邵亚冰的额头已经出现了些许汗渍,一根根青丝紧紧贴着肌肤,面容平淡,波澜不惊。

  此时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期高阶!

  这修炼的速度让她为之咋舌,恐怕就算是绝顶天才,哪怕也是望尘莫及。

  当然,这并不是邵亚冰的修炼天赋,而是神秘女人逆天的帮助。

  “也不知此人用的是何等功法,竟如此恐怖如斯。”邵亚冰心里暗颤。

  蓦地,邵亚冰只觉体内真元狂涌,猛的临门一脚,强烈的痛苦之感,让邵亚冰睁开了眼眸。

  “怎么回事?”邵亚冰痛苦开口道。

  “坚持一下,就要突破了。”神秘声音想起。

  “金丹期!”

  邵亚冰咬了咬牙,强使自己镇定了下来,那遥远而又近乎的字眼,在烧亚冰心里摇晃。

  兴奋之感,完全取代了痛苦感,没想到,时隔三年,自己又会再一次踏入金丹期!

  待意识清醒,邵亚冰睁开眼睛,一口血剑吐了出来,瘫在了地上,此时的她只感觉浑身上下都泛着剧痛。

  “唔……”

  邵亚冰调动着体内真元恢复伤势,随后嘴角微微上扬。

  “不枉此行,终于再次踏上了金丹期!”

  邵亚冰认为,用一时的痛苦换来如今的修为,值了。

  兴奋之余,邵亚冰迅速凌空而起,虎虎生威的对空气挥舞了几拳。

  “喂,牛皮纸,你在哪呢,十分感谢你,有什么条件经管提出来,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必努力效劳。”

  “本座累了,需要休息一段时日。”地上的牛皮纸缓缓飘起,飞到了邵亚冰的腰间:“待我修养成后,在谈我需要你帮助的事情。”

  话止,便没有了声音,室内彻底恢复了寂静。

  邵亚冰默默点头:“今日,必是我崛起之日,我要让那些嘲笑我的人,付出代价!”

  出了山洞后,在回首望去,发现这里彻底变成了废墟,看来自己以后要在寻修炼之地了。

  这时,悬崖树影里,隐隐约约浮现出了道道人影,正往着邵亚冰此地塔来。

  “你说的就是这里?”一声透着玩世不恭意味的话音自一位青年口中传出。

  话语刚落,一旁连忙上前一人,鞠身唯唯诺诺道:“没错少爷,属下刚刚就是在这里发现了仙灵花,千真万确,但碍于魔猿的豪威,没敢与之强夺。”

  “哦?”那青年扣了扣鼻子,不以为然道:“照你这么说,这方圆百里,哪来的魔猿啊,我连根毛都没看见!”

  那名下属环顾四周,也是疑惑,随即单膝跪地道:“属下绝对没有看错!”

  与此同时,一黑衣人骤然出现在了青年的面前,拱手道:“报!前方有一人,身上透着仙灵花的气息,属下怀疑是那人拿下了。”

  “什么!”青年勃然大怒:“带路!”

  且说邵亚冰,正收拾一番,整理了下衣衫上的尘灰,与散乱的头发,台步准备离开。

  “等等!”

  一声厉喝,留住了准备离去的邵亚冰,语气里透着不容反抗的声威。

  邵亚冰心生疑惑,回头望去,只见一块巨石上站着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身影,嘴角挂着一抹不屑的冷笑。

  “啧啧,没想到是个玉女啊。”青年砸嘴摇了摇头:“小姑娘,这里不是你这柔弱之身所能参合的,交出仙灵草,我不为难你!”

  “什么仙灵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邵亚冰决定先装糊涂,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还装傻,看来需要我亲自调教调教。”青年两眼泛着毫不掩饰的色狼目光,赤裸裸的看着邵亚冰曼妙的躯体。

  “可笑。”邵亚冰懒的跟这种人浪费口舌,不予理会,转身离去。

  冷笑一声,青年的身影径直扑向了邵亚冰,似想过招之前先一亲芳泽。

  “你这臭流氓,不要逼我。”邵亚冰神色一冷,双手瞬间布满了薄薄的冰屑。

  一道寒光掠过,直接使出了邵家灵寒功法,第一式,玄灵掌。

  以前因境界差远,所以根本使不出玄灵掌的所用的真元,但现在重回金丹期,已然不是当初可比拟的了。

  根据邵亚冰的观察,这位好色青年的境界最多是金丹期中阶,以自己以前的战斗经验,胜他绰绰有余。

  看到邵亚冰的招式后,青年先是一楞,随后抬手挡住了邵亚冰的一章。

  “你是,邵家之人。”青年一改色相,问道。

  青年眼眸微眯,仔细的打量起了邵亚冰:“怪不得看你这么眼熟,我记得你好像是……”

  青年欲言又止,话语不定又也许是不确定。

  “喂,少爷。”这时旁边一随从见机开口道:“这不正是那邵家出名的废物么?不对啊,看他修为似乎不低啊。”

  闻一旁随从之语,青年如梦方醒:“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邵家的废物吗,去年比武大会还有过一面之缘。”

  青年丝毫不顾邵亚冰早已冷下来的脸,兀自笑谈着。

  “调侃完了么?没事我就走了。”邵亚冰脸色冰冷,淡淡瞥了一眼青年,转身离去。

  邵亚冰转身间,眼眸又是一凝,停止了脚步伫立在原地。

  远方,只见一群群人马携尘土向这边渐渐靠近。随即也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

  “山贼!”

  此话一出,皆惊。

  青年那边的人马很快进入了警惕状态,纷纷抽出了腰间佩剑,冷眼相看。

  邵亚冰也哑然失色,自己刚刚才突破晋级,又经受痛苦缠身,此时非常疲惫,但却偏偏这个时候,事情一件件接踵而至。

  邵亚冰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回到邵家好生修养一番。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大汉,脸上留着一条几厘米的到吧,一把大刀扛在肩上,嘴中含着一根稻草,眼神里尽是慵懒和不屑。

  “交出仙灵草,免死!”

0-temp-201807-02-1530517716703.jpg

第五章 攻打
  山贼头子野蛮一吼,话语中王霸之气纵横,仿佛贯穿了所有人的耳朵。

  那调戏邵亚冰的青年眉头一挑:“哪来的野山贼竟如此狂妄,你好像很傲啊!”

  青年话语冰冷,两眼直视着山贼头子:“我李家之人,何惧你们这些野山贼,哼!”

  青年冷哼一声,咻的一声,拔出了腰间佩剑。

  一旁的邵亚冰悄然移动着步子,试图避开他们的耳目,两方交战也好,给他制造更多的逃跑机会,她可不想淌这浑水。

  山贼头子听闻是李家之人表情也渐渐认真了起来,但丝毫没有放弃之心。

  嘴中稻草落地,大刀亦如奔雷般移动了。

  顷刻间,

  大都一触即发,两方人马扬尘而至,青年纵身一跃,只笨山贼头子面门。

  “找死!”

  山贼头子怒喝一声,挥舞着大刀丝毫不惧。

  邵亚冰皱眉看着两人,嘴中呢喃道:“好强!两人似乎旗鼓相当,没想到这色狼倒是有几分实力,真是看走眼了。”

  “哟哟哟,这还有个妞,长的挺俏啊,这可要拿回去给兄弟们好好玩耍一番。”

  两个充满匪气的壮汉在厮杀中发现了邵亚冰,不禁大喜。

  在隐约中,邵亚冰甚至看到了挂在嘴边垂下的口水!

  “真是作呕不堪,滚开。”邵亚冰心有不耐,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即刻凝聚起了真元。

  向前疾步间,已然用出了邵家灵寒功法,玄灵掌!

  两人眼中趣味更甚,似乎邵亚冰已经是他们的万物了,丝毫不在意邵亚冰的玄灵掌。

  可惜他们还是小瞧了邵亚冰,触之生寒,从头至脚,两个壮汉空有体质,修为还是太低了,被邵亚冰抓住空隙一击得手。

  两壮汉吃痛,飞速向后撤开,在无戏耍之意,两眼皆是怨恨。

  “个臭娘们,还是个母老虎,看来要你吃点苦头才肯老实!”

  两人脚步加快,冲向邵亚冰,一左一右,这让邵亚冰有些应接不暇,她本来就身上带伤,此时疲惫至极,刚刚用出那一招就已是全身气力。

  奈何不堪抵挡,被一拳应声击倒,坠落在地,气息奄奄,已然晕去。

  两壮汉的脸上重新添淫荡之色,笑着背起了地上的邵亚冰,离开了厮杀之地。

  ……

  待邵亚冰醒来之时,窗外已夜色浓郁,圆月高挂,周身处于一个很狭窄的环境,当仔细观察周围才发现,自己在马车中!

  马车行在坑坑洼洼的土地上,趔趄的颠动感使疼痛感更甚。

  而在前端持马的山贼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已苏醒,邵亚冰深知这是个天赐之机,遂拖着沉重的身躯缓缓蠕动。

  马车在山脚的时候忽然转向,拐进了一条可供马车行驶的诡异小道,这样不需要翻山就可以穿越过去了。

  前面几名壮汉聊的正开心,突然感觉马车有异常颠动,一开始他们也没在意。

  但习武之人对于一些细微的变化还是很敏感的,他们又闲聊了一会儿,感觉车重的速度确实变了一丝,遂连忙停下车回头查看,撩开车帘发现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该死!那臭娘们跑了!”

  “什么她不是已经身负重伤了吗,那里还有体力?”

  几名大汉一议论不断。

  “你们可别忘了他实力不俗,有几斤几两,吗的,这回真是大意了,赶紧下车找找,好不容易发现这等尤物,丢之可惜,他身体本来就带伤,现在又跳下马车伤上加霜,定然不会跑远,追!”

  追字落下,车上之人纷纷下了马车,向四方散去。

  一山贼在黑漆漆的山里找了良久,也不知走到了哪里,忽然那山贼在地上发现了血迹!

  这血迹细细长长延伸至山林深处,那山贼眉头一皱,这血迹向是在引诱猎物进去,然而这山贼不会这么想,最近扬起了一抹阴森的冷笑,寻着血迹渐渐深入。

  山贼双目如炬,在黑夜很容易忽略走丢,他可不会掉以轻心。

  山贼紧紧寻着,慢慢步入树林,果然在不远处看见一个少女伏倒在地,正是邵亚冰。

  第八章

  “哼,臭娘们,看你往哪跑!”

  山贼走过去直接揪起了邵亚冰的头发往后扯,将之半个身体都带动。

  邵亚冰蹙眉闭眼,身体因在地上翻滚而沾满了灰尘显之脏兮兮,其状尤为可怜,让人忍不住生保护之念。

  “吗的,在给老子跑啊,怎么不跑了!”因为邵亚冰此行白白浪费了不少时间,自然气愤不已,就直接揪着他的头发提到了自己的面前。

  邵亚冰不堪折磨,昏沉之意席卷,山贼也折磨够了,叫骂着将邵亚冰背了起来,原路返回。

  返回马车处,只见剩下的两个山贼已然聚集在了马车旁,焦急张望。

  背着邵亚冰的山贼见状皱眉上前询问,“怎么了。”

  “老三,此地不宜久留,人已抓回,快走。”其中一人表情严肃,率先上了马车。

  其他人也不在啰嗦,鲁莽的讲邵亚冰扔回马车,马鞭声响,策马而去。

  “老大,怎么了。”刚回来那山贼疑惑问道。

  “飞鸽来报,看来我们今天碰上硬茬了,那波人不好惹啊,据说对方已经求援,过几日攻打我们晟山。”

  ……

  晚,子时。

  随着马车不停奔波,一座山寨逐渐映入邵亚冰的眼帘,想必这里就是他们的贼窝。

  马车停,三名山贼开到马舍随后相继下车,浑身乏力的邵亚冰亦被背入。

  刚进山寨,便引来了阵阵热眼,纷纷赤眼盯着邵亚冰的躯体,呼声不断。

  “兄弟们肃静,现在不是行乐的时候,诸兄弟放心,少不了你们好处,今日老大在外面踢到了铁板,后日便会来攻我晟山。”

  话落,周围是山贼顿时收回了色相与玩世不恭,脸添严峻,静待下文。

  “事情是这样的,今日老大在悬崖峭壁发现了仙灵草,欲采摘,可谁知途中忽然冒出了一些陌生人,在老大之前先手,谁又能料到,那些人还有些来头。”

  娓娓话语传在众人耳中。

  “怕什么,管对方是何来头,咱们兄弟横行多年,几曾惧之!”

  一山贼一脚踏上桌子,拍胸壮言道。

  其他人都露出了誓死不屈的神色,闻此见此,抓邵亚冰的山贼头子欣慰的点了点头。

  “整顿一番,严阵以待,咱们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对,必须让他们有来无回,尝尝咱们的戾气!”有汉附和。

  几名状汉草草将邵亚冰关如地牢,看他如此薄弱,没怎么挂心,只当是个玩物了,不屑一瞥,扬长而去。

  邵亚冰死气沉沉的躺在草席上,气息微弱,此时地牢里除此之外并无二人,甚似荒凉。

  两眼微颤,此时的邵亚冰心力交瘁,难得解脱,感觉草席是如此的柔软舒服,意识渐渐模糊,很快便睡去。

  ……

  落锋成,林家府邸。

  堂前,坐着一名老者,气息强盛,凝眸横眉,英气逼人。

  但此时看似心情并不是很开心,手持半盏清茶,茶以渐凉却不酌。

  蓦地,手中茶杯壁上悄然出现了一丝裂痕。

  “你是说,晟山上那群小厮,竟威胁我林儿?”

  旁坐上纷纷落座各人,其中一位赫然正是今天与邵亚冰相遇的风流洒脱林公子。

  “没错,那群山贼气焰嚣张,扬言丝毫不惧我林家,话语咄咄,如若不给点教训,有失我林家之威!”

  “嘭。”

  茶杯应声裂开,老者冷哼一声,“好生猖狂,好生猖狂的山贼!我就代朝廷除了这恶患,后日直接端了那卧山贼!”

  “哈哈,家主莫怒,今日相战林公子毫发无损,只是死了几个林家灵阶修者罢了,你不必为那些小厮动怒。”

  “何须生气,一帮乳臭味干的山贼而已,只是气于他们竟然无视我林家,此事作罢,不在提及,各位早些就寝吧。”

  ……

  次日,晟山,山冢。

  即使早晨暖日破晓,在幽暗的地牢里依然见不到任何光亮,一片死气沉沉。

  草席上,邵亚冰微颤睫毛,嗫嚅低吟,从睡梦中逐渐醒来。

  感受到身体下的枯草,邵亚冰泛起苦笑,“虽然与家里的软床相差万里,但也算美美的睡了一觉,刚得到传承,没想到就沦落到这等田地了。”

  此时的邵亚冰已然养好了精神,扭了扭四肢,缓缓盘膝坐了起来,真元在体内逐渐流动,恢复着伤势,随后入定修炼。

  如此以往,在修炼之中,时间过的很快,如流水一般,延至三日。

  燕立柳梢,落叶入潭。

  此时正值八月下甸,空气之中夹杂寒霜,一片片枫叶染了道路,染了天空。

  晟山之上,一名两米多高的壮士立于山寨,此人眉目如煞,浑身处处皆或长或小的刀疤,有一处赫然在左脸,更显戾气,可见此人是如何的凶残,如何的善战,所经历的战斗非常人比之。

  此人,便是晟山的山大王,古力!

  只见,他还手持一把奇怪的银色卷刃,这是一把众兵有别的大刀,不乏锋利,四米多长,刀上泛着阵阵寒意似蓄势待发。

  而壮汉身后,黑压压一片单膝跪着整整齐齐的山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兄弟们,待会儿浴血一战,如有惧者,退必吾亲手斩之。”

  刹那间,众人皆传出一道坚定的喝声:“吾等,愿随老大,赴汤蹈火,至死不渝!”

  “很好,不愧为我晟山山贼。”古力爽朗一笑,将大刀抬起放至肩旁,举起一杯酒“兄弟们,喝了这杯烈酒,不管生与死,兄弟之情用不磨灭!”

  说罢,举杯之烈酒一饮而进,万众亦然。

  与此同时,幽暗地牢。

  黑暗中一个人影浮动,一步一踏落地有声,在空间来回悠转难绝。

  人影如鬼魅,随即,悄然停步。

  地牢里盘膝而坐的邵亚冰蓦然睁开双眸,在黑夜中闪烁不定。

  “什么人,装神弄鬼!”

  良久,邵亚冰望着黑暗厉声道,同时,真元已在体内流转,这里危机四伏,他怀疑来者不善。

  “说起来,你被关在这里,已有三日了。”

  在黑暗中,缓缓走出一个人影,映入邵亚冰眼帘的,是一张俊美的面孔,以及,一双妖异的瞳孔。

  此人邵亚冰以前从未见过,不知他意欲何为,邵亚冰仔细看着他那双异瞳,总觉不是什么好人。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逆仙成缘》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逆仙成缘》(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5571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