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小说《我与阎王做交易》全文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

我与阎王做交易》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我与阎王做交易》简介:我是一个专门收集阴邪玩意的商人,死人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死人穿过的绣花鞋,我要! 骨灰烧成的青花瓷,我要! 腰斩用的大铡刀,我还要! 这些东西搁在普通人手里,小则恶鬼缠身,大则家破人亡。 但若是落在我的手中,却可以升官发财,逆天改命,满足客户的一切需求。 想知道为什么吗? 嘘,有胆子的话,就来听听我入行时接的第一单恐怖生意吧……

0-temp-201807-09-1531119237989.jpg

第六章 索命青花瓷
这八十万,简直就跟白捡来的差不多,我还是蛮高兴的。

拿到钱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这间古董店上上下下收拾了一通,我已经暗暗决定,日后就靠这个过活了。

光装修就化掉了我差不多一半的钱,剩下的四十万我都存进了银行。干这一行,投资多见效慢,所以手头时刻都得留点现金。

接下来一整个月都没有接到任何生意,我心里未免有些急躁起来,毕竟每天守在店里太磨人了。

没想到我的第二笔生意,竟然也是李麻子带来的……

那天李麻子心情不错,带了一大堆东西来看我。看他满面红光,说话有底气,我就知道这家伙找我肯定有好事儿。

这家伙和我不同,他的店都是交给伙计打理,自己一有时间就往穷乡僻野里钻,收古董,卖古董,而且入行时间早,人脉广,比我的阅历丰富的多。

所以当初李麻子提出要跟我合伙的时候,我才说是捡了个大便宜。

李麻子提了一瓶三百多块钱的‘中国蓝’,我点了一份牛肉火锅,吃喝了起来。

我就问李麻子,是不是有生意上门了?

李麻子冲我咧开嘴笑了:“张家小哥,这次是有大生意上门喽。上次光他娘的一双绣花鞋,就让你给卖了八十万。我有种感觉,这次咱们至少得赚一百万以上。”

我立刻来了兴趣,让李麻子详细跟我说说。

这李麻子当下喝了口酒说道,自从上次见我赚了八十万之后,他就没心思干老本行了。因为虽然古玩也是暴利行业,但现在国家查得严,生意越来越难做,而且绣花鞋是他打眼了,所以赔了一笔钱,他就想搞一笔阴物生意,来好好的翻翻本。

他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听说过古玩闹灵的事,所以回去之后就凭记忆,开始把以前听过的怪事,给仔细回忆了一遍。然后又仔细的筛选,一家家的去调查,想看看哪家还在继续闹灵。

当然,阴物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很多传的沸沸扬扬的怪事,大都是人民群众杜撰,并没有真实根据。

不过这李麻子耐心极大,最后愣是让他从上百条信息中,找到了一条线索!

在他的老家,有一件事儿特别出名。

清末时期,本地有一户名门望族,那户人家的族长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女儿送到了皇宫,做了溥仪的妃子。

清朝灭亡的以后,妃子被一个老太监给护送回了老家,回来时,还拉了一马车皇宫里的宝贝。

结果那户人家还没高兴多久,全国再次爆发了战乱,战乱中,家族里的宝贝差不多被抢了个干净,只有一件很奇怪的青花瓷保留了下来。

而庞大的家族,到如今也只剩下了一个懒汉。

庄稼长了草都不去除,一年到头就收个现成的,算是把这个家族给彻底败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小贩听说这户人家有宝贝,就来他家里收。那懒汉一听说家里那个古怪的青花瓷能卖两千块,当即就爽快的给卖掉了。

不过卖掉之后,就开始出现怪事,每天他早上起床的时候,身上都会鲜血淋漓,出现一道道血口子,就好像是有人用指甲盖挠的一样。

而且更恐怖的是,在他受伤的时候,竟然没有任何痛觉。

原本认为是谁在搞恶作剧,所以懒汉把门窗都死死的锁上,甚至在所有出入口,都绑上了头发丝儿。要是有人闯进来,头发丝儿肯定会断!

可没想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懒汉发现自己身上的伤更多了,后脊梁骨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五指抓痕,触目惊心,粉红色的肉都翻了出来。

而再看绑在门上的头发丝儿,竟纹丝不动,房间里也没有进过人的迹象。

这懒汉当即就傻了眼,他知道肯定是那青花瓷在作怪。因为祖上有训,这件青花瓷,是传家之宝,代代相传,哪怕是走投无路,也要以性命保青花瓷。

否则,必遭血光之灾。

懒汉哪怕再贪财,在生命面前,也不得不慎重啊。

好在骗走青花瓷的是本地人的一个亲戚,懒汉软磨硬泡,没事儿就在那户人家门口骂娘,说丧气话,那户人家缠不过,终于还是把东西还给了他。

说来也奇怪,自打那之后,懒汉就再也没碰到过类似的事儿。

为了增加这件事的可信度,李麻子再三跟我说,这件事儿当时传的很玄乎,附近十里八村都知道,甚至还有一家报纸去做了采访。

李麻子也是上次无意间想起的,于是就到懒汉家里走了一趟。而这一趟他还真没白跑,因为他发现,懒汉最近又开始遇到怪事了!

每天根本不敢睡觉,因为一睡觉,第二天醒来浑身就被挠的血淋淋的。

可是,懒汉得了上次的教训,将青花瓷保护的好好的,又是怎么得罪了这东西呢?

李麻子当即意识到,这青花瓷可能是一件阴物,就告诉那懒汉,说可以找专业人士解决这件事。

李麻子自个儿开店,在村里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他一句话,就赢得了懒汉的信任。

我却听的有点毛骨悚然,说道:“李麻子啊李麻子,你可有点不太厚道!上次的事儿,差点就丢掉了小命,这次竟然还敢找这么凶的东西。”

“绣花鞋只能让人梦游,却不能害人性命,而这东西竟然可以直接伤到人,想必来头不小啊!”

李麻子有点错愕:“张家小哥,不是吧,上次我看你本事挺大的啊。”

我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这一行有三不收,分别是伤人性命者不收,乱人气运者不收,吸人精血者不收。你这一样东西,就占了两大禁忌啊!伤人性命,吸人精血,这事儿我管不了。”

李麻子立刻苦苦哀求起来:“张家小哥,这事儿你不管不行啊,我都在他面前夸下海口了!大不了咱们过去看看,管得了就管,管不了就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找刺激了。”

“我们还有一条规矩,就是阴物买卖,要么一辈子不插手,一插手就要管一辈子……”我冷笑道。

“你们这行怎么到处都是规矩?得了小哥,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这算计客人的本事咋能用到我身上呢?太让我伤心了,咱不五五分成了,你六我四行了吧。”李麻子说道。

“这不是钱的事儿。”

“你七我三,这总行了吧?”

“成交。”

“尼玛。”

事不宜迟,我们当即就开着车,前往李麻子老家。

0-temp-201807-26-1532592458313.jpg


第七章 人头青
李麻子老家就在河南开封,上回刚刚去过,倒也算是认识路。

他的父母早死,现在就剩二婶一个亲戚。

所以来的时候我特地提了一兜营养品,把二婶她老人家给感动的热泪盈眶,非要留我们吃晚饭,不过被我婉拒了。

李麻子知道村里条件差,卫生条件也不好,来的时候就买了不少的速食食品,泡面火腿速热米饭之类的东西。

简单在车上吃过饭后,我们就直接去了懒汉家。

现在已经是夕阳西下了,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懒汉着实是懒,非但自己穿的破破烂烂,顶着一个鸡窝头,屋子里也乱糟糟的,简直就没地方站人。

更恶心的是房间里还散发出一股弄弄的酸臭味,熏得我情不自禁的捂住了鼻子。

李麻子当即就站在院子里骂了起来,那懒汉却只是冲我们傻笑:“李哥,你别骂了,我都习惯这味道了,你让我去大城市里住,我还不习惯呢。”

看李麻子还准备继续骂,我干脆拦住李麻子,说道:“正事要紧,先去看看那青花瓷再说。”

青花瓷被懒汉摆在了卧室,我们一掀门帘,就看了个对眼。

这件青花瓷的外表,和普通的青花瓷也差不了多少,通体青色,晶莹剔透,散发出一股古朴的气息。而且光泽圆润,我一眼就辨出这的确是个好东西。

不过,若是凑到旁边去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件青花瓷的诡异之处。

我从小到大,别说接触了,连听都没听说过这种青花瓷!

这件青花瓷上,全是一个个凸出来的正方形图案。密密麻麻的,就好像是毒蛇身上的鳞片一样,布满了整个瓶身。

而且上半部分特别粗,下半部分特别细,和普通的青花瓷截然相反。

这东西怎么形容呢?

就好像是一个全身长满了牙齿的小人儿,顶着一个大头。

我深呼吸一口气,却被这房间里的酸臭味给熏的咳嗽起来。我大概已经知道这青花瓷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这种类人的青花瓷,叫人头青。

一般来说,有两种情况下,会造出这种青花瓷。

第一种,就是用人体器官或骨灰,附属物等等,混合泥坯一块放进窑里烧制,这种青花是用来祭奠死者的,希望死者能和青花一样永存于世。

还有一种,就是在从土坯烧成青花瓷的过程中,经常会因高温而导致瓶身有稍微的变形。而某些象牙塔中的匠人,为了追求完美艺术效果,往往会将自己和青花瓷土坯一块封入土窑中,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来保持青花瓷完美的瓶身。

而每一件匠人用肉身打造而出的青花瓷,都会成为精品中的精品。

以上无论哪一种青花,烧制过程中都会吸附亡灵,从而成为阴物。

我将手臂探入青花瓷之中,摩挲着内壁。

和其他的青花不同,这青花瓷内部比较涩,有点磨手,工艺并不好。我于是就排除了第二种情况,猜测这件青花瓷应该是用人体骨灰烧制的。

听我这么一说,懒汉当即傻眼了,连连叫道:“怎么可能?谁会变态到用骨灰做青花瓷。”

李麻子不耐烦的说道:“这位小哥说是,那就是,人家的见识岂是你能比的?”

懒汉不再言语,只是再看青花瓷的时候,目光之中充满了恐惧。

李麻子问我今天晚上该怎么办?

我沉默了片刻,走到门口抽了根烟,淡淡的说道:“我们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弄明白他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所以,今天咱们得住下了……”

一听我说要住下,李麻子当即就激动起来:“要住你自己住,我宁愿睡在猪窝里,也不愿在这地方睡觉。”

“成。”我笑着说道:“那钱,你一毛也别想得到。”

李麻子深深的叹口气,说道好吧,你赢了。

我觉得和懒汉同处一室,可能效果不怎么好,一来容易被阴物发现,二来万一伤了我们,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在对懒汉家四周进行过一番考察过后,我和李麻子决定爬到懒汉家房顶,用来时刻观察动静。

这里天气还真有点冷,李麻子从他二婶家抱来了两床被子,我们两人裹着被子,在房顶揭掉了几片瓦,便盯梢了起来。

很快,天色就完全黑了下来。

村庄安静极了,偶尔一两声老鸹声,听的人心里挺不舒服的。

我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洋葱,用手把里面的汁水给挤出来,然后洒在我们的被子上。

李麻子问我这是干嘛?我说这洋葱汁能盖住阳气,免得给发现了。

懒汉一个馒头就着老咸菜,吃的正香,还时不时的抬头望着我俩,咧开嘴露出一口大黄牙,问我们吃不吃?

看他那恶心的模样,我都想吐了。我心里边挺困惑的,明明年轻力壮,为何会堕落到这种地步?即便是去城里打工,也比现在的条件要好几倍吧。

真是搞不懂这个人。

算了,人各有志,人家自己既然挺满意,我也不必操这份闲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懒汉也躺在床-上睡着了,一脱掉鞋子,又是一股熏天臭味。

我连眼睛都不敢眨,生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细节。

不过懒汉睡的很香,甚至连身子都很少翻。就这样一直熬到了凌晨一点钟,竟然一点异象都没有。

李麻子哈欠连天的说道:“张家小哥,我看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有动静了吧?咱们到车里睡一会。”

我对李麻子说道:“再熬一会,现在子时刚过,那东西不作祟也很正常。其实早上太阳刚刚升起,阴阳交接的时候,阴气才是最重的,我总觉得那个时间点,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李麻子硬着头皮点点头。

就这样一直熬到了三点钟,卧室里终于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一看李麻子竟然没出息的睡着了,赶紧一巴掌把他拍醒。

李麻子刚想说话,我立刻捂住他的嘴,用手指了指下面,示意卧室里有动静。

而这么一看,我俩顿时就傻眼了。

不知什么时候,懒汉竟然从床-上爬了起来,光着上半身,死死的盯着我们看。

我确定他是在看着我们!

他使劲的咬着牙,五官扭曲的如同恶鬼一般,刚才咯吱咯吱的声音,正是他在磨牙。

就这样跟我们对视了一段时间,那懒汉突然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然后伸出手抓向自己的后背。

刹那间,他的后背就被抓出了五道血淋淋的口子!

而再看他的后背,竟然全都是这种密密麻麻的抓痕,大部分都没有痊愈。

我心跳加速,感觉这场面实在是太血腥了。

我觉的我不能坐视不管,因为此刻的懒汉好像浑身都瘙痒难耐一样,不断的在抓,根本不知道停。

我刚准备下去救他,李麻子却忽然尖叫一声。

我大吃一惊,连忙揭开一片瓦往下看。而这么一看,差点没从房顶上滚下来!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我与阎王做交易》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我与阎王做交易》(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5563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