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悬疑小说《尸妹》全文无删减免费在线阅读

尸妹》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尸妹》简介:人,从生到死就是一个过程,看开了也就一口气。 但是,这世上总有不愿意咽气的人,不愿意进棺材的尸,不愿意去阴间的鬼。干我们这行,说白了就是去掐断死人没咽下去的那口气儿。 不过,谁掐谁的脖子,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0-temp-201806-21-1529549273427.jpg

第四章 大黄鸡
  

  突然被师傅唤醒,又听到这样的话,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而师傅直接就递了一件衣服给我:“把这东西先穿上!”

  接过一看,却发现是一件灰漆漆的寿衣,上面还有一些印花。

  见是这东西,顿时露出一脸的尴尬:“师傅,这不死人穿的衣服吗?你给我穿干嘛?”

  师傅白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让你穿就穿,现在开始,你就得当自己死个死人。”

  “为啥啊?”

  “你小子那那么多废话?告诉你,这寿衣可以压住你身上的阳气儿。要不然等那打渔的来了,你就等着和她去河里洗澡吧!”

  听师傅如此开口,脸都吓白了,那还有什么怨言?急忙将其穿在身上。

  同时,师傅将早已经写有我生辰八字的黄纸符塞到了黄鸡的肚子里。

  并且飞快的将黄鸡的脚上套上红绳,另外一头则拴在了我的左手小指上。

  做完这些,师傅让我抱着黄鸡,然后便带我出了门。

  我问师傅去哪儿,师傅却说去殡仪馆。

  说那儿阴气重,容易盖住我身上的气息,不容易被发现。

  师傅这么说了,我也就没多话,跟着师傅来到了殡仪馆。

  刚到这里,便见老秦爷迎了上来。

  老秦爷是我师傅好友,也懂得一些粗浅的趋吉避凶的方术。

  而我师傅见了老秦爷,也不绕弯子,直接开口道:“老秦,我带徒弟过来避避风。”

  老秦爷点头:“场子里的人都回去了,就我一个!”

  说完,老秦爷便带着我们往里走。

  最后来到了停尸房,师傅说停尸房是整个殡仪馆阴气最重的地方,在这里藏身,可以最大限度的迷惑那打渔的女鬼。

  随后师傅便让老秦爷回去休息,好似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毕竟老秦爷也知道我们今晚面对的是什么,就算他留在这儿,也于事无补。

  所以让我门今晚小心,然后便一个人离开了这里。

  老秦爷走后,师傅便在停尸房内起了香。

  让我给这里叔叔伯伯问个好,还让我在屋子洒了不少白大米,说是给的过路费。

  同时,师傅还让我规规矩矩的给那只大黄鸡拜三拜。

  说万物有灵,今晚这大黄鸡要给我背命,这是要替我挡灾,要我好好感谢。

  对于师傅的话,我是言听计从,毕竟这可关系到了我的身家性命。

  等做完这些,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

  师傅又对我叮嘱了几句,大概意思和昨晚给我说的差不多。

  就是不能说话,不要随便喘气,把自己当做一个死人就行。

  最后,师傅便指着停尸房里的一口黑棺材道:“小凡,今晚你就抱着大黄鸡躲在那棺材底下!”

  那棺材是被架在板凳上的,下面空空如也,连块布都没有,这地方能藏人?随便一扫不就被看见了?

  我有些纳闷儿,便问道:“师傅,你是不是说错了。那棺材底下连快遮挡的都没有,能藏人吗?”

  师傅却没给我好脸色看,但嘴上还是解释道:“人能看见,不代表那打渔的就能看见。等她来了,你就把这大黄鸡放出去就成!”

  听师傅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了。

  嘴里“嗯”了一声,便钻到了那口黑棺材下面,手里紧紧的抱着黄鸡一动也不敢动。

  同时,师傅还递给一面八卦镜给我,让我在万不得已的时候,用来防身。

  见师傅还站着,就问师傅躲哪儿。

  可师傅却说,他如果留在这儿,阳气就会旺,容易让我暴露。

  让我安心躲着就在,他会在外面盯着。

  说完,师傅也就离开了这里。

  此时的停尸房寂静无比,又黑又凉,而且还躲在满是棺材的房间中,那感觉真叫一个酸爽。

  大约在这里等了一个小时左右,这密闭的房间之内,忽然间起了一阵阴风。

  本来就冰冷的房间,这一刻更是凉了好几度。

  经历做昨晚的那一幕后,我知道,八成是那打渔的女鬼上门了。

  我瞪大了双眼,不断扫视四周,一脸的紧张。

  忽然,只听“咔咔咔”一阵低沉的开门声响起,然后就见到不远处的停尸房大门,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

  这会儿紧张得要死,看着被推开的大门,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而我手中的大黄鸡,这个时候更是挣扎了起来,变得很是躁动。

  紧接着,我便见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屋外走了进来。

  和昨晚见到的女人一般无二,一身白衣,惦着脚,走路怪异无比。

  见到这儿,嘴里不要的咽了口唾沫,这、这就是打渔的女鬼,现在终于来了。

  我有些惊慌,但还是没有忘记放黄鸡的事儿。

  我急忙将躁动的黄鸡推出了棺材底,而那黄鸡“咯咯”叫了两声,拍打着翅膀就要跑。

  但因为脚上系了红绳,所以根本就走不掉。

  同时,门口的女鬼忽然扭头望向了大黄鸡,那惨白无色的脸上,顿时间露出了一脸诡异的笑容。

  如同死鱼眼的眸子,更是死死的盯着大黄鸡。

  看着女鬼的模样,我吓得都不敢呼吸,捂着嘴巴尽量把身子往里面靠。

  而那女鬼却惦着脚,很是诡异的走了过来,嘴里还忽然发出沙哑撕裂般的声音:“小伙子真淘气,真让阿嫂一阵好找!”

  说完,女鬼便走向了大黄鸡。

  而那大黄鸡好似感受到危险了一般,显得非常躁动,而且还想避开女鬼。

  可最后被那女鬼逼到了一个角落,躁动不安。

  女鬼却露出一脸的诡笑:“小伙儿,你别怕。来让阿嫂摸摸!”

  说完,女鬼便伸出那惨白无色,甚至有着锋利指甲的手。

  那黄鸡那里还跑得掉?“咯咯”叫两声,便被女鬼一把抓住。

  黄鸡不断挣扎,可是女鬼却爱不释手,不断抚摸着黄鸡的身体,特别是脖子。

  嘴里还有些兴奋的开口道:“小伙子你可真性感,毛茸茸的,真有男人味……”

  本来我还有些害怕,可是一听这话,我差点没咳出一口老血。这女鬼竟有这癖好。

  同时暗道;鸡爷对比起了,今晚就只能委屈你了。

  我想到到这儿,那女鬼便微微的张开了嘴,对着那大黄鸡的脑袋便吸了一口。

  说也是奇怪,上一秒还不断挣扎,拍打着翅膀的大黄鸡,这个时候却和泄了气似的,当场就萎靡了,连脖子都歪了。

  见这一幕,我只感觉全都都凉了不半截,鸡皮疙瘩一层层的往外冒。

  这女鬼显然是在吸阳气,以前就听师傅说,厉鬼索命爱吸阳气。

  而且被吸上一口,十天半个月都别想恢复。

  要是被吸多了,当场身亡都是有可能的。

  但也只是听说,从来没见过,现在算是涨了见识。

  随着黄鸡萎靡不振,那女鬼的脸色却是猛然一变,露出一丝怒意。

  嘴里还愤怒的开口道:“没用的东西,还以为是个精壮汉子,没想到这么虚!就这么点阳气。”

  说完,那女鬼竟毫不犹豫,猛的一张嘴,对准了黄鸡的脖子就咬了上去。

  顿时间,只见那黄鸡“咕咕”叫了两声,拍打了两下翅膀,然后便断了气儿。

  女鬼嘴角染血,一把将黄鸡扔在了地上。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便转身离开。

  见那女鬼离开,脸色顿时一喜,一脸的期待。希望这女鬼快些走,这样就又熬过了一晚。

  可就在那女鬼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忽然之间,门外又惦着脚走进来一男的。

  而那男的始一出现,我便认出了这是谁,赫然就是前天收的那具男尸,这女鬼的鬼老公。

  那男鬼刚进屋,便望着那女鬼:“媳妇儿,那小子的命收了吗?”

  而那女鬼微微点头:“收了。不过他的阳气好少,甚至都不够我吸上一口!”

  说完,那女鬼还指了指那大黄鸡。

  男鬼随即望了一眼,可是他这一瞅,脸色却是当即大变。

  当场怒斥道:“你这傻婆娘,又着人家的道儿了……”

0-temp-201806-26-1529992296284.jpg

第五章 鬼夫妻
  

  本来以为这事儿今晚就这么过了,可谁也没想到这女鬼的鬼老公却是横插一脚。

  此时紧张到了极点,特别是听到那男鬼看穿真相之后,我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后背直冒冷汗。

  手里死死的捏着八卦镜,身子不断往后挪动。

  而那女鬼却一脸的惊讶,望着黄鸡道:“他不就在哪儿吗?没错啊?”

  可是那男鬼却一把按住了女鬼的脑袋:“你这傻婆娘,你仔细瞅瞅。那是一只鸡,你被又被当猴耍了!”

  男鬼非常愤怒的开口,而那女鬼却是愣了愣。

  随即也好似看穿了师傅的障眼法,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这该死的,我一定要找到那个家伙!”

  厉鬼的声音非常的沙哑且撕裂,听得人极其不舒服。

  作为当事人,而且就躲在距离他们不过七八米远的棺材底下,我更是被吓得胆战心惊,惶恐到了极致,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个。

  跟随师傅做这个行当虽然很多年了,但师傅出门做法事,都不会带着我。

  最多也就是守灵,相地啥的。

  从来没遇到这种情况,更加没有遇见过厉鬼。

  我躲在棺材底下,完全是六神无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可那男鬼却和狗似的,扫了屋子一眼,用鼻子嗅了几下,然后对着身边的女鬼道:“那小子就躲在这附近,而且很可能就在这屋子里,要不然他肯定用不了这障眼法!”

  说着,这男鬼便惦着脚走进了停尸房,并且不断打量四周,用鼻子嗅食。

  或许师傅说得对,我躲藏的地方虽然显眼,也没遮挡物。

  可这两只鬼在这里找了好几圈,沿着停尸房来回走动了几次,都没有发现我。

  心中暗自庆幸,可嘴里的唾沫却一口接着一口往下咽,可见紧张。

  大约在这里煎熬了十多分钟的样子,这两只厉鬼还没找到我,如同最开始一般,不断徘徊。

  见到这儿,我便以为今晚可能就会这么熬过去,一只撑到天亮。

  所以悬着的心也微微的放松了一点,可谁知道还不等我喘口气儿。

  我正前方的棺材板前,却忽然间冒出一颗死人头。

  脸色惨白无比,带着一脸的诡笑,白洞洞的双眼,死死的瞪着我。

  “小伙子,原来你躲在这儿。让阿嫂好找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那女鬼的更是加重的声音,非常的低沉。

  无声无息,很是突然。

  见到这样的一幕,脑子“嗡”的就是一声,那里还忍得住?嘴里本能的就叫了一声!

  “啊!”

  双腿一蹬,不断往后退去。可我已经贴到了墙壁,那里还能挪动身体?

  只能看着那颗死人头对我露出狰狞的诡笑,同时那男鬼也忽然出现在了正前方。

  弯下身子,一脸诡异的望着我。

  “小子,来,大哥带你去洗澡!”

  说话的时候,这对打渔的鬼夫妻还“呵呵呵”的诡笑,非常的刺耳,让人心中一阵发毛。

  “我、我不去,要洗、你们自己去洗!”我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开口道。

  结果话音刚落,那女鬼便沉下了脸:“不去?不去阿嫂就带你去!”

  说完,猛的一伸手,那苍白的利爪,一把就抓向了我。

  我手里就一面师傅给的八卦镜,这会儿见对方抓向我,双手拿着八卦镜,本能的就往前一照。

  结果那女鬼的手恰好就抓在了八卦镜上,八卦镜可是驱邪避凶的至阳法器。

  在农村,很多人家都会将其挂在大门处,用来驱赶邪祟。

  脏东西见了,大都会敬而远之,更加别说去触碰了。

  现在到好,女鬼却一把抓了个结实。

  此时只听“滋滋滋”的一声,一道道黑烟出现。

  那女鬼的手就好似抓在了烧红的铁棍上,瞬间被烫伤。

  女鬼吃疼,嘴里“啊”的一声惨叫,急忙缩回了手。

  另外一边的男鬼见状,脸色大变,非常愤怒的开口道:“敢伤我媳妇儿,我要吸干你!”

  说着,也猛对我一把抓来。

  此时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在求生欲的驱使下,一脸惶恐的又将八卦镜对准了男鬼的手。

  嘴里还激动的开口道:“滚,滚开!”

  男鬼虽然凶恶,但也不敢直面八卦镜,伸出的手,也猛的缩了回去。

  但我并不感觉自己安全,手里就好似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死死的抓着八卦镜,还是紧张无比的盯着外面的两只厉鬼。

  心中不断念道;师傅、师傅,你不是在外面盯着吗?怎么还不来救我,你要是在不出现,你徒弟我就跪了。

  可现实很残酷,男鬼见我躲在棺材底下无法下手,在缩回手后,竟一把将棺材给掀开。

  只听“哐当”一声闷响,那口黑色薄棺,瞬间摔成了几块。

  而我也在此时暴露在了两只厉鬼的面前,此时避无可避,我就想起身逃跑。

  结果两个方向都被这两只厉鬼给堵死了,同时那受伤的女鬼更是狰狞的亮出了獠牙:“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就收了你的命!”

  说完,就要对着我扑了上来。

  满脸惊恐,就想用八卦镜去挡,结果被那男鬼一巴掌给扇中手背,手中的八卦镜顺势飞了两米多远。

  “我看你还怎么挡!”男鬼恶狠狠的开口。

  我只感觉手臂一阵刺疼,发现被衣服都被划破了,手臂上还出现了一道血口子,鲜血都渗了出来。

  可现在也顾不上其它,我捂着手臂不能的往旁边挪了挪了,满脸的惶恐。

  而两只厉鬼,见我一脸的恐惧,好似显得很兴奋。

  阴着脸,一步一步的往我靠了过来,其想法不言而喻。

  心头打鼓,害怕到了极点;完了完了,这下可玩儿完了。

  可就在我认为自己没有任何活路的时候,门口却忽然传来一声低喝:“孽障,还不住手!”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两只厉鬼也不由的扭头望去。

  赫然发现,门口站着一老头,显然就是我师傅,丁友善。

  师傅手中拿着桃木剑,另外一只手还提两块牌子,好似是灵位。

  正当我打量师傅手中是何物的时候,两只厉鬼的脸色却是猛然大变。

  同时只听那男鬼一脸凶恶的开口道:“老头,快放开我们的灵位,要不然杀了你!”

  声音低沉,杀意满满。

  而师傅却是面不改色,想要灵位,就自己来取。

  说完,还将手中的灵位故意在旁边的门上敲打了一下。

  这一幕气的两只厉鬼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恨不得撕了师傅一般。

  “啊!”男鬼最先忍不住,对准了师傅就扑了上去。

  而那女鬼也紧随其后,嘴里发出一阵刺耳的嘶吼,也举起利爪扑向了师傅。

  师傅见二鬼扑了上来,瞪了停尸房中的我一眼,然后转身就往外跑。

  显然是想将两只厉鬼给引走,给我创造逃生的生路。

  等两只厉鬼追出停尸房后,我捡起地上的八卦镜也迅速跟了上去,想要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躲起来。

  可是等我跑到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师傅根本就打不过这两只厉鬼。

  而且师傅的后背更是被抓伤,鲜血染红了黄色道袍。

  见到这儿,我整个人都傻了。

  师傅收养了我,从小将我带大,此时更是为了救我受伤,我现在要是自顾自己逃跑,我还是人吗?

  想到这儿,也不直到从哪儿来的勇气。

  嘴里一咬牙,见旁边有一口装香灰的大瓦罐,根本没多想,抄大瓦罐就冲了上去。

  嘴里还大声的喊道:“师傅,我来帮你……”

  话音刚落,我便冲到了二鬼身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瓦罐就砸在了最凶恶的男鬼脑袋上。

  结果只听“咔嚓”一声,瓦罐四分五裂。

  要是普通人被这么砸一下,开瓢是肯定的,不死也头晕。

  这可这是阴煞厉鬼,一般的东西那里伤得了他们?

  结果这男鬼不仅没事儿,脑袋还转了一百八十度,直勾勾的瞪着我,变得更加的凶恶。

  “敢打我,我要你死!”

  说完,猛的一张嘴。

  不等我躲闪,一口就咬向了我的脖子……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尸妹》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尸妹》(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5542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