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睫毛下的伤城》全文在线阅读-睫毛下的伤城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睫毛下的伤城》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小牛小说】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小牛小说】,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包括标点符号),便可阅读全书章节。

睫毛下的伤城》简介:她的病危通知书下来的时候,男人只对医生留下两句绝情至极的嘱咐。 “堕干净点。” “她的子宫是要留给别人的。”

0-temp-201807-26-1532592455607.jpg

第三章 都要抢过来。
周迦拿着手机,仿佛拿着一个烫手芋头,她下意识地看向陆以沉,不住地摇头,“以沉,这不是我的聊天记录,你知道的,微信现在有那种可以制作聊天记录的小程序……”

周迦还没解释完,陌生男人抓着周迦的双手,骚里骚气地说:“小迦,我知道你和陆以沉结婚是为了跟我怄气。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们前两天在床上不是还很合得来么?”

“混蛋!你别碰我——”

周迦用力踹开陌生男人。她瞥了眼站在陆以沉身后的陈水沫,忽然想到什么,起身冲过去一把拎起陈水沫的衣领,“是你!陈水沫是你对不对,你这个贱人——”

“啪——”

一个巴掌落在了周迦的脸上。

陆以沉面无表情掐着她的下巴,冷漠至极地说:“荡妇!”

周迦难以想象——

她那么爱的男人,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狠狠扇了她一巴掌。

周迦捂着疼痛的脸颊,眼眶通红地看着陆以沉,“我说了我不是。陆以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

静了静。

陈水沫忽然挨近陆以沉的怀里,声音娇软无力,“以臣,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我的背好疼,上面的皮肤像是在烧一样。好痛啊——”

陈水沫略一侧头,疼晕在了陆以沉的怀里。

陆以沉冷冷凝了眼医生,道:“马上植皮手术!”他侧头,半边的脸隐在光线之中,神情萧瑟。他指着周迦,声音寒凉如晚风:“把她立刻送到手术室去。”

周迦试图挣扎。

然而几个医生和护士一同上来架住了周迦。周迦单枪匹马,压根挣扎不过他们。

她跪坐在地面上,期期艾艾地看着陆以沉公主抱着陈水沫离开的背影,嘶声低诉:“陆以沉,它真是你的孩子!以沉,你就算不相信你等孩子出来检查DNA不就好了……陆以沉,我不要做手术!我不做手术!”

一直到视线完全被泪水模糊的时候,周迦都没有看见陆以沉回头看她。

他冷漠绝情到——

一次都没有回头。

……

手术室里安静到仿佛窒息。

其余的护士和医生都被赶出去了。

陈水沫站到了周迦的病床前,皓齿明眸,笑容晏晏。

周迦咽不下这口气,喉间仿佛涌上来一口热血,她怒瞪着她:“是你,陈以沫。是你故意在以沉面前诬陷我!陈水沫,怪不得我手机被偷了,原来都是你故意安排的!火灾的事,根本也是你自导自演的!陈水沫,你从小就是这样,从上学开始,你就永远都把作业推给我做,把你零分的考卷换我满分的考卷;高考的时候你让我替你考试,我复读了一年才考上大学!和陆以沉结婚那天,你还想找人强.暴我,若不是当时你母亲救了我,我……”

陈水沫打断她,仰天哈哈大笑。

笑了好一会。

她抚着周迦光洁细腻的脸蛋,动作出奇的温柔,可目光狠戾,“是啊。我就是讨厌你,讨厌你这种没钱没势的东西学习好人品好,我妈天天夸你是块宝!我告诉你,什么火灾啊,那根本就是我自己放的一把火。我压根没被烧伤,背上的伤疤都是我找人故意做上去的,脸上么,我本来就想整容了,这刚好是天赐良机!”

听陈水沫亲口承认,周迦莫名后悔自己没带一个窃听器好把陈水沫这些话都录下来。她此刻被绑在手台上无法动弹,只能握紧手心,一腔怒火烧在胸口,“陈水沫,你这么栽赃嫁祸,总有一天要遭报应的!”

陈水沫笑着,掐住周迦的下颚,“我会不会遭报应我不知道,你抢走了我姐姐的心脏我也无所谓,但是你竟然敢从我手里抢走了我的陆以沉,我就会把你的东西,一样接着一样,都抢过来……”

0-temp-201807-16-1531725323983.jpg


第四章 厌恶。他说是贱种
陈水沫喊来了一个医生,她拍了拍医生的肩膀,说:“表哥,这手术就靠你了。”

那医生点点头,阴森一笑,慢慢把麻醉剂推入周迦的皮肤。

周迦心里大恸,想挣扎,可意识却已经慢慢模糊了。

临昏迷前,她还在想。

在想,陆以沉看着那么聪明的一个男人,为什么会相信陈水沫这样歹毒的诡计。

她马上又想明白了。

大概就是因为,陆以沉一点都不爱她吧。不爱她,所以都懒得花时间来调查真相;不爱她,所以一味地相信陈水沫的一面之词;不爱她,所以哪怕她说的每句话比真金还真他也不相信。

……

手术结束时,天已经黑了。

麻醉药效一过,周迦的背部像着了火一样疼痛难忍。

她被推出手术室室的时候,陆以沉马上迎了上来。

周迦眨了眨眼,手术室外的光线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点亮的那一束光。她期待着陆以沉安慰她一字半句,可他看也不曾看她一眼,第一句话问医生:“医生,水沫怎么样了?”

周迦眼睛热乎乎的,蒸出一脸的水汽。

她把脸埋进枕头里,无声地哭了。

她在想,她为什么会这么贱。

贱到对这种渣到没底线的男人还能死心塌地。

……

半个月后。

陆以沉第一次推开了周迦的病房。

周迦的孩子虽然保住了,但人瘦了一大圈,脸色泛白,跟个瓷娃娃一样,坐在太阳光底下,懒洋洋地晒太阳。

忽然,身后探出来一只手,猛地环住她的脖颈,掐住了她的呼吸。

呼吸急促,大脑缺氧,周迦想喊救命,头顶上方却被一抹阴影笼罩。

是陆以沉。

他似乎是在生气,眉心皱成个川字,拿着她的喉咙,一字一句道:“周迦,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周迦浑身打了个机灵。

陆以沉将一叠的报纸照片劈头盖脸砸在周迦脸上,声音像浸在冰块里的冷,“周迦,我有时候真想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水烟这么美丽善良的心脏,都被你玷污成什么样子了!放火烧水沫不成,现在竟敢找人绑架强.暴她……”

周迦呼吸难耐,吃力地眨了眨眼睛。

眨出一眼眶的滚烫液体。

她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报纸,零星的几行大字:

“陈家二女儿疑似被保姆之女陷害绑架,遭遇强.暴子宫破裂”

“最毒妇人心:拿恩人的心脏和男友,把恩人妹妹送去绑架强.暴”

新闻铺天盖地——

都是明里暗里说她派人绑架强.暴陈水沫的新闻。

周迦气得脸颊涨得通红,气着气着就笑了,艰难地用气音一字一顿地问:“我找人绑架强.暴陈水沫?证据呢?凭什么都算到我头上?”

“证据?还要什么证据?你不就是觉得水沫拿走了你的皮肤,你心里不爽么?”陆以沉抬起她的下巴,黑沉的目光与她相对,低促道,“水沫要是子宫有了什么问题,我就拿你的子宫还给她!”

周迦一惊,抚着她的小腹,姿态放低:“不行!陆以沉,你忘了吗,我怀孕了,我……”

陆以沉目光一斜,盯着周迦尚未显形的小腹,讽道:“那个也不知道亲爹是谁的野种?周迦,你真以为我会让这种贱种活在世上吗?我现在就恨不得把你肚子里的野种给堕了!”

本小说已出全文,继续阅读请点击《睫毛下的伤城》获取更多内容吧!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小说 回复《睫毛下的伤城》(包括标点符号)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4088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