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在黑夜里遗忘》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


第12章 解除婚约

附近的其他病人都因为她门口的架势而不敢靠近,就算听见屋里有人在说话,也不敢上前半步,只能远远的躲着。

这样的场景,阮舒早已料想过,所以她压根就没考虑会有人救自己。

她能做的只有自救。

她连着喊了好几声,门口的人皱了皱眉,其中一个给另一个递了个眼色,走了进去。

“说话注意点,夫人的名字也是你随便叫的。”

阮舒冷笑道:“那你又是什么东西,杨宜琴给你什么好处你们要这么替她卖命!”在黑夜里遗忘

大概是她的话戳中了对方的痛脚,保镖脸色一变,扬手就扣住了她的下颚。

饿了两天,阮舒早就脱了力,此刻也不过是虚张声势,她回瞪着保镖的眼睛,不甘示弱的倔强坚持。

门口突然出来一声闷哼,紧接着,阮舒的身子蓦地坠回床上,疼得她额间冷汗直冒。

“什么人!”保镖还没看清对方的出手,刚喊了一句,腹部猛地被狠踹了一脚,当即跪倒在地。

“小舒!”有声音在耳边响起,似乎震惊,亦或是一点其他的情愫,阮舒眼前迷糊了半天,好一阵才看清面前的人。

“你,你怎么会——”阮舒牙根一紧,表情瞬间变得痛苦起来。在黑夜里遗忘

楼予深眉间褶皱越发的深沉,他帮她按过了呼叫铃,狠踹了两脚地上的两个瘫软的保镖,让手下处理掉。

医生仓促的接踵跑来,许是男人的脸色太过恐怖,这些人没一个敢怠慢的。

等检查结束,几个医生的后背都已经渗出了不少薄汗。

幸好,没什么大碍。

“医生说,你两天没进食?”医生陆续离开后,楼予深走到她的床边,问得有那么点咬牙切齿。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问。在黑夜里遗忘

阮舒只觉得这话好笑,而她也真的就这么笑了,“我连什么时候晕过去的都不知道,去哪儿联系你?”

她没说家里的事,她知道,就算她不说,楼予深也能查到。

这个男人,总是神通广大,让她没有办法隐瞒起什么。

果不其然,男人的脸色更差了,但他只是在她的病容上轻轻的扫过,而后道:“我让人给你转病房。”

“不,我,我要出院!”阮舒慌忙拉住他的手,固执的说。

杨宜琴把她关了两天,还把母亲的遗物全都藏了起来,她不能就这么算了!

夜长梦多,她不确定对方会不会偷偷的又计划着什么。

……

杨宜琴把人丢进医院后,就回了家。在黑夜里遗忘

一想到阮舒昏迷前还在对自己冷嘲热讽,她就没法控制情绪,气得在房间里摔东西。

不多时,房间里便已经一片狼藉了。

等摔完了东西,她看了一眼躲在门外唯唯诺诺的女佣,恶狠狠道:“看什么?躲在那里是想干什么?”

那个女佣快要被她脸上的狠戾给吓哭了,听见她问自己话,连忙拖着哭腔答道:“夫人,是老爷回来了,让,让我来通知夫人下楼去。

原来是阮世诚回来了,杨宜琴用力的压下心里的火气,换上平时的笑容,对着她和蔼道:“我知道了,你进来吧!把东西收拾了。”

女佣见她一下子便变得和蔼可亲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更害怕这位夫人了在黑夜里遗忘,连忙开始打扫房间。

杨宜琴下了楼,阮世诚一看见她便问道:“怎么样,那丫头同意和楼亦深解除婚约没有?”

杨宜琴摇了摇头,咬着嘴唇委屈道:“她根本不同意,我好好同她讲道理,她倒好,还把我骂了一顿。”

“岂有此理!真是反了她了,我亲自去找她!”

阮世诚听完,只觉得气愤不已,这个女儿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哎,老爷,你还是别找她了,我们还是想个法子解决这个事情吧!可不能让这个疯丫头毁了我们女儿的幸福啊!”

杨宜琴赶紧拉住阮世诚,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他沉吟了一会,突然开口道:“这件事不难。”

“什么办法?”听见有办法了,杨宜琴眼前一亮,连忙问道。

阮世诚伸出手敲了敲桌子,“不就是让那丫头取消和楼家的婚约吗?既然那丫头不愿意去,我们就帮她去说就好了。”

“帮她去说?”杨宜琴皱起眉头重复了一遍,“可是,我们该怎么做呢?直接上楼家去说吗?楼家未必肯信。”

“谁说要我们去说了?”阮世诚瞟了一眼她,随即开口解释:“要是我们这位女儿自知自己配不上楼家少爷,手书一封退婚证明,再由我们交给楼家,到时候,楼家还会考虑她吗?”

杨宜琴听完,顿时喜上眉梢,“对呀,可是,这证明该怎么写呢?那丫头肯定是不愿意写的,如果找人代写的话,就怕临摹的不像。”

杨宜琴想起字迹这个问题,顿时又皱起眉来。在黑夜里遗忘

“不要担心。”阮世诚安抚道:“我认识一个人,是个临摹高手,他临摹的字迹连原主都未必能认出来,找他出手,一封证明还不是简单的事情。”

“那可就太好了,老爷,还是你有办法。”杨宜琴连忙给阮世诚揉着肩膀,急急道:“那这件事情可要赶紧去办,不然等楼家那边通知了媒体可就麻烦了。”

第二天,阮世诚果真拿着一张证明回来,“你过来看看!”

杨宜琴一脸惊喜的接过来,一张张的翻看,字迹与阮舒的果然十分相似,再看内容,里面的话颇为自傲,话里话外都透露着看不起楼亦深和楼家的意思,说自己想明白了,不愿意嫁给楼亦深了,希望和楼家解除婚约。

“好,这真是太好了,我不信楼家看到这个还能不退婚!”

杨宜琴满意地笑了笑,拿着证明满心欢喜地开口,“那我们现在就去楼家给楼老爷子说说这件事情?”

“急什么,再等几天。”

阮世诚闭着眼睛坐在太师椅上,“等楼家自己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再说。”在黑夜里遗忘

杨宜琴本欲再问,但看着阮世诚这副样子,便咽下心里的疑问,上楼把证明放好。

楼予深用最快的时间给阮舒办了转院,又把消息封锁住,而后他嘴角微微翘起,吩咐秘书:“晚上的会议取消,让家里准备一下,请阮家到家里商量一下婚约的事情。”

对此,阮家的人还一无所知。

阮世诚接到邀请的时候,还觉得挺突然的,但他沉思了一下,却又觉得这是个天大的机会。

他对着杨宜琴吩咐道:“把证明拿上,这次就让楼家换人。”

二人赶到楼家时,楼予深还没有回来,楼老爷子见阮舒没有来,便开口道:“这小舒怎么没有来;”

阮世诚换上一张愁苦的脸,仿佛是极为沉痛,好半天才叹气道:“唉,都怪我太宠着她了!才让她这样胡闹。”

楼老爷子见他说得沉重,不禁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杨宜琴对着楼家老爷子歉意道:“不瞒您说,小舒这个孩子任性,今天闹着要和楼家解除婚约,我们吓了一大跳,可再怎么劝,她都不肯松口,您看这个可怎么办啊!”

楼家老爷子略一沉吟,开口询问道:“解除婚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我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啊!她就这样突然告诉我们的。”

阮世诚皱着眉,一脸沉痛的开口。在黑夜里遗忘

“既然如此,那她怎么不亲自来说呢?”老爷子慢悠悠的开口问道。

杨宜琴连忙接口:“谁说不是呢?我们也问过小舒了,可她不肯说,我们让她过来亲自和您说,可她也不肯,只手写了这封证明,让我们带给您,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太过重大了,只好亲自来和您说这件事情。”

说完,杨宜琴便拿出那封证明,亲手递给老爷子。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心痛文学”回复“遗忘”,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第13章 失败

楼老爷子满怀疑问的接过那封证明,双目难以置信的看了眼杨宜琴和阮世诚,最后还是打开了那封证明书。

“我阮舒自愿取消与楼予深的婚约,大好年华不应浪费在与不相干人的纠缠上,我的人生还需要去另开辟一条不一样的路途……”

“我已想清楚,不愿意再嫁给楼予深。”在黑夜里遗忘

这字迹看上去也分不清是否是她本人的,可这口吻完全不像阮舒上次来的那样。这封信字里行间全都透露着一股子自傲,甚至还有点看不起他楼家。

楼老爷子下意识的摸了摸头,又抬起那满是疑惑的双眼看向阮世诚夫妇。

“难道他看出来这字迹的问题了?”阮世诚看着楼老爷子满脸疑惑的样子,心下有点虚。“可是没理由啊,这已经模仿的很像了,连他这个亲爹都难以分辨这个字迹了。”

在他一旁站着的杨宜琴也不停地冒着虚汗,生怕这楼老爷子看出什么端倪来。

“这小舒她真是这么说的?”楼老爷子还是不放心的问了问他们。

阮世诚和杨宜琴两人听到他这么问,赶忙点头。

“老爷子,您看,我们也不知道这小舒怎么突然就改变了主意,都到这节骨眼上了。”阮世诚故意装的满脸愁云,仿佛真的在为阮舒与楼予深的婚事着急似的,“都怪我之前太纵容她了,才让她现在这么任性,把这婚事当了儿戏。”他说完还重重的叹了口气。

杨宜琴看着他这个势头,也急忙跟着说:“是啊,我们会再好好教育教育她的。”随即又眼珠子骨碌一转换了个话题,“老爷子您看,这小舒不愿意嫁了,不如把婚事改为我们彤彤吧,彤彤对楼少爷也是一片痴心啊,希望您能好好考虑一下她。”

楼老爷子越听是越气愤,他们楼家是用来戏耍的吗?想换谁就换谁,这还把他们楼家放在黑夜里遗忘在哪儿?

楼老爷子也是不说话,脸色铁青的别过了头去。

就在这时候,楼予深回来了,他看着阮世诚夫妇早已到来,眼中不禁略过一丝玩味之意。他倒要看看今天这阮世诚夫妇怎么来演戏。

目光从这夫妇俩身上移开,楼予深注意到爷爷此刻脸色并不是很好看,便大步走上前来询问:“怎么了爷爷,出什么事了吗?”

老爷子看到是楼予深回来了,脸色稍微变了变,扬起了手中的证明,就对着他说:“哎,你看看吧,小舒说要取消婚约。”脸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们是怎么搞的,上次回来还说的好好地,怎么就突然要取消了。”

楼予深结果老爷子手中的那张纸,仔细看了一番。

这想也不用想了,肯定是这阮世诚夫妇俩搞得鬼。

杨宜琴看着他接过了那封证明,在他看的时候还不忘在一旁说着:“小舒啊他就是任性了点,这也好,本来婚事就应该是你和彤彤的。”

本来看的认真的楼予深被她在旁边这么一说话,不禁皱起了眉头。他轻扬着左在黑夜里遗忘手,示意杨宜琴别再继续讲下去了。杨宜琴也识趣,赶紧闭上了嘴。

看了这封证明,楼予深大致知道阮世诚和杨宜琴两个人是在搞什么鬼了。阮舒想取消婚约?还手书了一封证明书?这两个人还真是做的脸不红心不跳的。

楼予深颇有深意的看着他们俩,问道:“这真是她亲笔写的吗?”

听到他这么一问,这两个人顿时愣了一愣。难道被他发现了?

“对啊,当然是她亲笔写的。”虽然这虚汗是冒了一身,但还是不能自乱阵脚,谎话还是要继续说下去的。

一个都已经躺在医院的人,还能拿笔写这个?

之后便是久久的不说话。杨宜琴呢,还是不死心,试图打破这个沉静。

“楼少爷,您还是考虑考虑我们彤彤吧。”那副谄媚的嘴脸让人看了想吐。

楼予深看着她,一脸严肃。“不必了,婚约还是照旧。”说着转过了身,背对着他们,一股强大的气场油然而生,“至于你们说的阮舒想取消婚约的事,除非她亲自来跟我说,不然我是不会同意的。”

阮世诚和杨宜琴俩人愣在原地讲不出话来,只能面面相觑。

楼予深见他们迟迟不发话,便冷冷的撂下一句:“今天谈的时间也够长了,下次再谈吧。”

他们知道他这是在送客了,便也不好再继续呆着了。不过杨宜琴还想说点什么,阮世诚看着赶忙拉走了她。人家都已经明摆的送客了,还有什么好继续说的。

两人悻悻地离开。

阮舒一个人躺在新的病房里,床上就像针扎的似的,她怎么也躺不舒服。她不知道楼予深是怎么想的,明明自己说了不要转院,还要把自己弄到这儿来。

她从被自己探出了头,四下里打量着。楼予深不久前离开了这里,估计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

于是她连忙从床上蹦跶了起来,换好了衣服就出发去阮家了。

这病房楼予深是留了人看守的,不过他吩咐过,如果她想走的话不必拦着。所以阮舒才能这么轻易的就离开了病房。

从病房里离开后,阮舒拦下了一辆的士,赶回阮家。在黑夜里遗忘

一路上,她感觉脑袋就快炸了似的,这几天的事情停留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上一次的事故,今天她不会再这么大意了。

很快,出租便停到了阮家门前,阮舒下车后跟司机道了一声谢,便踏了进去。阮世诚和杨宜琴还没有回来,她便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他们回来,把话说清楚。

在楼家处理完今晚的事后,楼予深又赶来了医院,想看看阮舒的身体怎么样了。但是踏进病房便看到床上空无一人。

他就猜到她会先走,真是不让人省心。

阮世诚和杨宜琴由于今晚的事,心里添了不少的堵。尤其是杨宜琴,本来最后她还想再替阮梓彤说说话,就被这阮世诚给拉走了,这回来的路上一直都拉着脸。

两人下车进了家门,便看到阮舒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手机。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心痛文学   回复:遗忘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240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