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微语诉我心》小说完整版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第九章 把她带回家】


“你是怎么看护病人的?”


同一时间,另一家医院的走廊里,刘浩宇正在遭受着医生和护士的轮番白眼。

   这事儿,说起来他挺冤,下午那会儿他见韩晨阳冲出公司之后,不放心的去他的办公看了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言舒雅。

“那个……她……病人怎么样了?”

事到如今,刘浩宇也懒得解释,反正也被骂了,要误会就误会去吧。

“现在才想到关心病人?”小护士冷冷地看着刘浩宇,这人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就偏生了驴肝肺呢?

“你早心思什么去了?”

小护士还要说什么,却被医生扫了一眼,等小护士不甘心的闭嘴了之后,医生才打开了手中的病例。

   刘浩宇原本还纳闷呢,不就是昏迷么,这也至于看个病例?可接下来医生说出口的话,却让他犹如晴天被雷劈了一下。

“前段时间病人自己来的时候,我已经和她说过了,她是脑癌晚期,原本也没有多少的时间了,化疗也不过是徒增痛苦……”

   “等等!”

刘浩宇一下子抓住了医生的胳膊,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您刚刚说什么?什么脑癌晚期?什么化疗?”

   “你不知道么?”

医生皱眉,表情严肃:“言舒雅这位病人已经被确诊为脑癌晚期,经常性的昏迷和双眼失明,也是因为扩散的癌细胞压迫了脑神经,不过刚刚检查,我们发现她怀孕了,但是……我们建议,孩子还是尽快打掉的好……”

癌症……

言舒雅她竟然得了脑癌?!!

   医生走后,刘浩宇站在走廊里,久久不能回神,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掏出了自己的电话,给韩晨阳拨了过去。

   言舒雅的事情,他觉得,韩晨阳有权知道。

“那个……言舒雅她……”

可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呢,就被电话另一边的韩晨阳给打断了:“别和我提那个女人!恶心!”

   “晨阳,你真的都不关心言舒雅的死活吗?”

   “她死了我才开心!”

   “……”

挂断了电话,刘浩宇觉得自己的嗓子眼很干,像是要裂开似的。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电话,无奈的摇头,韩晨阳恨言舒雅还是如此的根深蒂固啊!

   刘浩宇推开病房门的时候,言舒雅已经醒了。

   看见刘浩宇,言舒雅紧张的连眼睛都快竖起来了,紧咬着自己的嘴唇,浑身绷紧着。

   刘浩宇见她那刺猬的样子,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装作若无其事的说:“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是韩晨阳。”

   “刚刚,医生和你说什么了吗?”

   “没说什么,只是说你怀孕了。”

怀孕了?!

   言舒雅震惊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还平坦的小腹,五年了,她终于怀上了韩晨阳的孩子,她终于要做妈妈了。

   欣喜,让她红了眼眶,她抬起自己细瘦的手臂,朝着自己的小腹抚摸了去,可就在颤抖冰凉的指尖,即将碰触到小腹时,她又愕然停住了动作。

   那原本堆积在唇角的笑容,渐渐地僵硬住了,慢慢地,她那从死灰中挣扎出希望的眼睛,又再次蒙上了无尽的尘霾。

   她马上就要死了啊,又怎么去生下这个孩子?

“咳……”

站在病房里,看着言舒雅不断变化着表情的刘浩宇,心里也很不舒服,他怕自己再看下去,自己跟着抑郁了,赶紧咳嗽了一声。

“那什么……你再休息一会吧,我先走了。”

   “不用了,我也走。”

刚要转身的刘浩宇一愣,声音不由自主的抬高:“你都这样了还不住院?!”

言舒雅没想到刘浩宇的反应会这么大,怔坐在病床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刘浩宇把话说出来之后,也觉得自己有些过激了。

   再次咳嗽了一声,他已经恢复了平静:“我送你回去吧。”

   “啊。”

言舒雅回神,点了点头:“好。”

对于刘浩宇,言舒雅虽然也很熟悉了,但毕竟他是韩晨阳的死党,所以哪怕是认识了好几年了,她对刘浩宇依旧是生疏客气的。

   所以,一坐上刘浩宇的车,她就赶紧开了口:“麻烦你,谢谢你了。”

正在开车的刘浩宇,扫了一眼副驾驶的言舒雅,她的脸色很白,就连嘴唇都没有血色,自然卷翘的睫毛,微微垂着,遮住了那一双天生会笑的眼睛。

   刘浩宇以前就觉得言舒雅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无论放在哪里都是个吸引人瞩目的美女,但是在韩晨阳的荼毒下,他早已忽视了这个女人的美丽。

“言舒雅。”

医生说的话还在耳边回响,刘浩宇终是没忍住的含糊了一句:“其实……你没必要折磨你自己的。”

言舒雅只当他是在说怀孕的事情,没多想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像我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折磨完别人,就该折磨我自己了。”

这话说的没错。

   据刘浩宇从韩晨阳那里得知,言舒雅这女人没少做祸害孙小婉的事情,言家人也算是丧尽天良了。

   但是为什么?

   刘浩宇想不明白,明明坏人已经得到老天的惩罚了,但为什么他现在不但开心不起来呢,反倒是有些替言舒雅感觉到心疼呢?

   一路再无话。

   半个小时之后,刘浩宇把车子停在了言舒雅家的门外。

   言舒雅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下了车,余光,看见有温暖的灯光顺着自家的窗户反射出来。

   韩晨阳回来了?

   他怎么会回来?

   她已经完全算不出来,从父亲去世后,他有多久没有主动回到这个家里面了。

   期盼,惊喜,不敢置信,不断冲击着言舒雅的大脑,她有些慌乱的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把手和脚放在哪里了。

   刘浩宇看着这样的言舒雅,目光渐渐沉了下去,相对于言舒雅的惊喜,他更多的是担忧……

果然,等言舒雅快步走到门口,颤抖着手指打开自己家大门时,原本所有的情绪都变成了震惊!

   孙小婉……

怎么会出现在她的家里面?!!

fb9721adcbef76092959ad1c25dda3cc7dd99e42.jpg

落花微语诉我心小说已完结,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落花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第十章 你的心是什么颜色的】
装修别致的别墅里,灯光一片明亮。

   孙小婉系着围裙,正在洗手池前仔细的洗着各种水果,一滴水,不小心迸溅进了她的眼睛,打湿了她的睫毛。

   她不舒服的眨了眨,下意识的开口轻唤:“晨阳哥哥,你来帮帮我……”

听见声音的韩晨阳,穿着一身的家居休闲服,从客厅走了过来,伸手抬起孙小婉的面颊,莹润饱满的指尖,温柔且小心的轻轻揉着她的眼角。

   这样和睦融洽的一幕,是那样的温馨,也是那样的刺眼!!

   言舒雅站在门口,眼前一阵的发黑,像是被人抽走了最后一丝生气一般,整个人向后仰了去。

“小心。”

还好,站在她身边的刘浩宇及时搀扶住了她瘫软的身体。

   门口的响动,引来了韩晨阳的侧目,不过他根本没有看言舒雅,只是对刘浩宇示意了一下。

“你倒是会挑时间来,进来吧,正好吃饭。”

刘浩宇有些尴尬,这个时候他要是放开搀扶在言舒雅手臂上的手,言舒雅一定会虚弱的倒在地上。

“你脚下钉钉子了?”

韩晨阳不悦的走了过来,拉着刘浩宇就往客厅里走,“咕咚——!”一声闷响,不出意料的响起在两个人的身后。

   言舒雅体力不支的倒在了地上,脑袋重重磕在了门角上。

   韩晨阳却没有回头,只是讥讽一笑“现在才想起来装可怜,是不是有点晚了?韩太太?”

和孙小婉受的伤害比起来,这个女人这点伤算的了什么?要不是他今天赶过去的及时,孙小婉就会永远的闭上眼睛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女人的手段,都是这个女人的狠毒!!

“言姐姐,你没事吧?”

孙小婉放下水果,走到了门口,蹲下身子,想要拉言舒雅起身:“都是我不好,你千万别生晨阳哥哥的气……”

言舒雅想要拨开孙小婉的手,但试了几次都使不出力气。

“啊——!!”

忽然,好端端的孙小婉惊叫了一声,然后捂着自己的手腕,疼痛难忍一般的哭了起来。

“怎么了?”

韩晨阳和刘浩宇同时从客厅里走了出来。

“没事的,没事的……”

孙小婉抬起缠绕着纱布的手腕,对着韩晨阳摆手,丝丝渗透过纱布的血,在灯光下是那样的醒目。

“啪——!”

言舒雅刚刚站起身,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呢,就感觉耳边炸开了一声脆响,紧接着她整个人再次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面颊,是火辣辣的疼,眼前,是韩晨阳那还没有收回去的手。

   言舒雅抚摸上自己瞬间红肿而起的面颊,不敢置信的问:“你,你打我?”

   “你知不知道小婉的手腕上刚刚缝了五针?你推她,是想让她的伤口再次崩开吗?!”

推?

“我没有……”

她现在连喘气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又哪有力气去推别人?

“晨阳哥哥,你别这样……”

孙小婉走过来,挽住了韩晨阳的胳膊:“也许,也许言姐姐不是有意的。”

听见孙小婉说情的声音,韩晨阳就窒息的难受,一步一步走到言舒雅的面前,他蹲下身子,拉起了她的脖颈,盯着她,带着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的恨意,一字一句的说:“你怎么能这么狠?真想看看你的心是什么颜色的!”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落花微语诉我心小说已完结,如想免费阅读全文,添加微信公众号:小牛书单 回复:落花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swifting.com/?id=117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